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 你到底是什么人?
    “小小的魔族?”嘴角狠狠地抽上一抽,林小胖真想一把沙子糊大山脸上,一指外面铺天盖地的箭枝火焰,“如果这是你口中的‘小小的魔族’做出来的,那能不能请你大发慈悲的去解决呢?”

    “不能!”大山的回答一如既往的简洁有力,拍拍林小胖的肩膀,“年轻人,这么点儿小事儿就让我出手,我要你何用?”

    ……

    她竟无言以对……

    叹口气,对门后的沈静等人迅速打了个手势,听见一声微不可闻的回应之后林小胖笑眯眯的点头,深吸一口气,等魔族的箭雨稀疏时猛然持剑冲了出去。

    身体前后左右都有沙盾护着,只余最前方有个小小的孔洞用来观察情况,林小胖就这么一往无前的冲到了魔族阵前,在一片慌乱的呵斥声中一剑挑飞了最前方挡住自己去路的低阶魔族。

    看着那个身着黑袍的高阶魔族,林小胖不由得挑了挑眉,怎么总感觉这个面上隐隐有些慌乱的高阶魔族,和之前遇上的阜石等人不太一样呢……

    好像,弱了许多!

    “快快快!快给我挡住她!”黑袍魔族慌乱中一把将旁边的低阶魔族拉到自己身前,以求他们能挡住林小胖如鬼魅一般诡异的身形,自己则是步步后退,连高阶术法都忘了用,颇有些狼狈不堪的样子。

    “你说……他是不是装的?”在看见那黑袍魔族一不小心被自己的左脚拌个狗啃泥后,林小胖面无表情的问大山,同时不停躲避着蜂拥而上的魔族攻击。

    现在她离得近了,这些魔族也不敢再用噬灵炎攻击林小胖,好像生怕自己也沾上一般。

    “……你想多了,他只是蠢而已。”大山也没想到实力强劲的魔族中竟然会有这样的奇葩,别开脸去不忍再看。

    咂巴咂巴嘴,林小胖一脚踹开狂涌而上的魔族,心中一阵暗爽,结婴之后就是不一样,似乎打破了什么屏障一样,灵力更加充沛,视野也比之前辽阔许多。

    还有就是……

    “砰!”

    “啊……”一个被林小胖一拳砸在胸口上的魔族惨叫着倒飞出三丈有余,一路上砸倒无数同族,哀嚎一片。

    力气也大了许多!

    眼角的余光不小心瞥见落荒而逃的黑袍魔族,林小胖脸色一沉,这魔族可不能逃走,她还有许多疑问要靠他解答呢!

    “站住!”

    那魔族听见这声音跑的更快了,其余低阶魔族更是纷纷跑过来挡住林小胖的去路,死都不肯退上一步。

    “这黑袍魔族人品不怎么样,他的手下倒是忠心的很啊!”虽然嘴上十分客气,但是林小胖手上的力度却没有半分减轻。

    大山也在纳闷呢,显然是没想到就那黑袍魔族的模样居然也会有那么忠心的下属,看一眼他逃窜的方向,大山嘴角扬起一个小小的弧度,“不过那人的运气还真不怎么地……”居然自投罗网了,他该说一声那魔族运气不错吗?

    “杀!”见林小胖游刃有余的样子,低阶魔族咬牙切齿的握紧自己手中的黑色石块,在同族的帮助下悄悄潜到了林小胖身边,不顾自己燃烧着的手指,猛然将噬灵炎扔到了林小胖身上。

    “啊!”林小胖一声‘惨叫’,狼狈不堪的弯了脊背,熊熊烈火在她身上燃烧,发出一股股焦臭味儿!

    “成了!”其余低阶魔族兴奋的握紧了拳头,发出一阵欢呼,慢慢向林小胖聚拢,准备将之一举灭杀。

    连慌不择路逃窜中的黑袍魔族都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神色颇为激动,难道是奏效了?

    只有那偷袭林小胖的低阶魔族觉得有些奇怪,“那火焰的颜色……”还有温度好像都有些不对劲啊……

    眼前突然划过一丝流芒,那低阶魔族猛然瞠大了眼睛,“不好!有诈……”

    然而此时已经晚了。

    一道雪炼似的白色光芒迅速在低阶魔族中划过,带着浓重的煞气,所过之处一片鲜血飞扬。

    所有围过来的低阶魔族没有一个逃走的,都死在了林小胖剑下。

    缓缓站起身子,林小胖脱下身上最外层的那件普通衣物甩了甩,小心翼翼的将还未完全熄灭的噬灵炎扑灭,才反手披在了身上。

    “果然,如果身上穿的是普通衣物,噬灵炎也就跟普通火焰差不多……”而且这点儿温度林小胖还是可以承受的。

    低头翻拣出低阶魔族身上的黑色石块儿,林小胖好奇的掂量下,“这就是噬灵炎?”若不是不小心看见那魔族攻击自己的模样,她还不知道噬灵炎居然是长在石头里的!所以只要将之砸碎就可以使用里面的噬灵炎了?不知道她可不可以用……

    “……”

    远远看见这一幕的黑袍魔族再也未回头看那些瞬间死光的属下,甩开步子就狂奔不止,心脏还在砰砰砰的跳个不停,怎么会这样!明明那些混账们说过人族修士不堪一击,为什么只是一个照面而已,他这些由姐姐亲自挑选的属下就死了个干干净净?

    “呼呼呼……遁地符是哪个来着……”手忙脚乱的分辨着符篆,黑袍魔族根本就没看见头顶上那几道无语的视线。

    屠珑一脸难以言喻的看着狂奔不止的黑袍魔族,不可置信的问司马潇泽,“这小子……真是高阶魔族?”

    “应该吧……”司马潇泽也不太确定了,犹豫的看着那魔族,最后惨不忍睹的捂住了眼,“难得他手下拼死给他争取了时间,可是他……难道连逃跑都不会吗?”

    其他人都没回答这个问题,沈静翻了个大白眼,瞬间俯冲下去,借着身体下落时的力道,一脚就将那魔族给踹翻在地,在黑袍魔族哀嚎之前,阴森森的踩在他喉咙附近,“你要是敢再发出一定点儿声响,我就碾碎你的喉骨,让你日后再也说不出话来!”

    “唔唔”了几声,见自己已经被俘虏之后,那黑袍魔族很是识相的不吭声了,乖乖的坐在地上,十分配合。

    见他这副模样,众人又有些惊讶,看起来还算淡定啊,难道刚才都是装的?毕竟魔族给他们的印象都是既狡诈又凶险的,他们不得不防。

    彼此对视一眼,众人迅速打扫了战场,保证不会被发现这里之前还有过一场战斗后,才将那黑袍魔族带回了王家堡的低矮城墙内。

    “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