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九章 你到底意欲何为?
    “你去哪里?”

    见大山毫不犹豫的准备转身离开,厉筠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在他离开的一刹那叫住了他,想问出个所有然来,不过却被大山狠狠的驳了面子。

    “与你无关!”

    狠狠地一皱眉,厉筠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抽搐了下,似乎是联想起了什么事情,厉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第一次见到大山,厉筠就觉得他有些不对劲,虽然表面上是一个弱小无比的桐华兽,可气势却十分凛然,根本不是普通魔族可以拥有的。

    此刻再联想一下他的行为,几乎是下意识的,厉筠心中突然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假扮桐华兽跟在小胖身边……你到底意欲何为?!”

    可笑的回头看一眼厉筠,大山语气里的浓重讽刺意味只要是个人都能听出来,“怎么?现在终于想起小胖来了?不觉得已经很晚了吗?”手上悄无声息的捏了个决,趁厉筠还在琢磨他的话时,大山手指微微一弹,整个人迅速消失不见。

    眉头紧皱的厉筠看着他消失的方向一阵出神,“……妖族?”

    想了又想,还是觉得不放心,私下决定日后好好调查一下,转身看见陌源生禁闭的双眼,厉筠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阿源……”

    “你说什么?”寂静如斯的大殿里猛然响起一阵不敢置信的惊呼,吓得门外经过的低阶魔族一个哆嗦,赶紧识趣的走远了。

    林小胖搓了搓自己的脸,不可思议的重复了遍,“你要我去参加那个晚宴?!”

    悄悄将面前的阜石打量了再打量,林小胖心中暗自琢磨着阜石的意图,明知道她肯定会在暗地里琢磨离开这里,阜石怎么可能将现成的机会亲手递到她面前?莫非……

    奇怪的看他一眼,莫非阜石脑子不正常了?

    “……你在想什么?”冷冷的的看一眼林小胖,阜石的表情格外值得琢磨,“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

    “哦。”乖巧的点点头,林小胖拍拍身上的浮土,就这么站了起来,“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

    目光怪异的看一眼林小胖,阜石的眉头皱的几乎能夹死蚊子,犹豫了好半响,才面无表情的开口,“……走吧。”只要他好好看着,林小胖就绝对没有逃跑的机会。

    趁阜石转身的时候,林小胖迅速跟黑炎玄武打了个招呼,“小岩,那我先出去一下?”

    微微一顿,黑炎玄武利索的点了点头,然后目光一路尾随林小胖的身影,直到他们两个都消失不见,才猛然一低头,微微侧过了身子,肚腹上顿时淌出一大滩血液。

    有些狼狈的用嘴叼过放置在一边的药物,糊在自己的伤口上,黑炎玄武稍稍松了口气,虽然它智商不高,却也迷迷糊糊的明白,一旦自己死了,小胖就没有活下去的理由,所以,就算是为了小胖,也得好好活下去才行……

    只是,失了内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长时间……

    “咕噜噜……”冷清的大殿里蓦的响起一阵细微的咕噜声,黑炎玄武慢慢的将自己的脑袋放在冰凉的地上,大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明显的落寞,不知为何i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i

    ,虽然只是少了一个人,可这大殿里却还是冷清不少……

    明明以前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

    另一边。

    跟在阜石身后慢慢走着,林小胖即使不抬头也能感觉到周围那些魔族停留在她身上灼热的目光,故意加快脚步站在阜石身边,果然,那种灼热的目光顿时少了不少。

    “你在做什么?”

    感觉到身后的异样,阜石扭过头来面无表情的看了眼林小胖,“为什么凑这么近?”

    闻言,林小胖颇为无耻的抬头对着阜石露出一个略带狗腿的微笑,“没什么。”

    “……啧,”并没有多说什么,默许林小胖走在自己身边靠后的位置,阜石面无表情的迅速走到主位上坐着的魔修身边,大马金刀的坐了下去。

    “终于来了?”抬眼看了看跟在阜石身边的林小胖,那斜躺在毯子上的独角高阶魔族懒洋洋的给了阜石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怎么,这小修士你还养着呢?”按阜石那嗜血的性子,不是应该早就把林小胖给吃了吗?居然能活到现在……

    这小修士不简单啊!

    直把林小胖看的不自在的别开眼,独角魔族才将目光挪到了阜石身上,看来是势必要得出答案来。

    “……圣物要她。”生硬的憋出这么几个字,阜石就将目光挪在了底下热闹的场面上。

    “圣物?”忍不住嗤笑一声,低阶魔族惊讶的看一眼阜石,“你什么时候把圣物放在眼里了?”什么圣物,高阶魔族心里都知道,那不过就是个魔族养的药库罢了,或许粮食不足的时候还可以做个储备粮?

    再说了,现在那黑炎玄武连内丹都丢了,还不知道它的血是不是还有治愈作用!阜石要想弄走这小修士,不过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可现在,阜石的样子明显就是不想多说啊……

    “啧,”无趣的咂巴咂巴嘴,面无表情的看一眼底下热闹的场面,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独角魔族突然笑吟吟的对着林小胖的方向开口,“这些个小子们,真是没一点儿让人省心的。”

    一指角落里的漆黑柱子,充满恶意的开口,“小修士,我差点儿忘了,你现在体内灵力全无,看不见那里放的是什么,”拍拍手吩咐自己身后站着的低阶魔族,示意他将那些柱子推出来。

    疑惑的看一眼走下去的低阶魔族,林小胖有些疑惑,在来之前她就已经预料到自己在晚宴上会受到的各种羞辱,但是这独角魔族现在的表现却让林,最应该羞辱她的人,不是阜石才对吗?怎么会是个不相干的魔族?

    不过下一刻,林小胖就知道那魔族要做些什么了,只是当她看清楚那柱子上绑着的是什么东西时,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寒,手心更是攥的出血,恨不得将这独角魔族碎尸万段!

    “呃……”

    “杀了我吧……”

    仿佛来自地狱一般的微弱哀嚎顿时充斥了林小胖的耳朵,鲜血滴滴答答的顺着柱子的移动淌了一地,围观的魔族,不管高阶还是低阶,见到这一幕顿时都精神起来,兴奋的跟着那些柱子移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