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二章 你来了
    “……余年,这位小仙师是,是怎么回事……”

    张余年的娘吓得几乎站不稳脚,她一辈子都住在这个小村子里,去过最远的地方,也不过是城里罢了,虽然总是听村里人说仙师如何如何,可也从来没见过那些仙师施展本事啊!

    眼前这一幕给她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娘你别担心!”拍拍自己娘亲,张余年连扶带抱的带着她走了进去,顺便将大门关上,挡住了其他人好奇的目光。

    “唔唔,唔唔……”

    上官青音冲着这母子两人拼命摇着脑袋,想要他们将自己放下来,张余年却看都没看一眼,将自己娘亲好生放在一边之后利索的走到林小胖身边,“小仙师,请往这边走,大伯住在这边的大屋里……”

    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林小胖看着那个有不明显防护罩痕迹的屋子,点点头,跟着他走了两步,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脸看向身后的房间,“那里……有谁在吗?”好浓重的血腥气,普通人看不见,她却能清楚的看见那屋子外面附着的一层淡淡死气。

    “禀仙师,那里住着的,是我爹……”张余年有些难过的看一眼那个房间,“我爹他前些天去干活的时候被石头给砸了,现在,现在……”

    见这少年实在伤心,连旁边抖抖索索的妇人都强撑着站起身来,殷切的看着自己,林小胖心思一转,“先带我去看看吧,若是能帮的,我一定帮。”

    “是,是!多谢仙师,多谢仙师!”张余年连滚带爬的走在前面,连那妇人都慢吞吞的挪了过来,想要跟着看看自家夫君是不是能被治好。

    一进那屋子林小胖就不由自主皱起了眉,怎么这么多血?

    迅速上前看了看五郎的腿,发现都已经连根截断了,伤口处还往外浸着大量的鲜血,林小胖抿了抿嘴,“为何伤的这般厉害?”

    张余年一脸悲戚,那妇人更是哭的稀里哗啦的,说不出话来。

    幸好林小胖也没指望他们说出什么有用的东西,面无表情的动了动手指,将紧闭的窗户打开,屋子里的浊气顿时少了不少。

    有条不紊的从怀里掏出一颗丹药,喂昏迷不醒的五郎吃下,林小胖沉吟一会儿,小心翼翼的解开绷带,手上泛起一层淡淡的青光,按在五郎的断腿上。

    他的情况虽然惨烈,但好在战场上拼杀十年,见过类似的情况还真不少,林小胖已经习惯处理这样的伤势了。若是换了那些修为跟自己差不多甚至还要高出许多的修士,林小胖还真做不到让他们断肢重生,但五郎只是个普通人,那就好办了。

    在张余年母子两人不可思议的注视下,五郎那双断腿竟然就这么缓缓长了出来,不出一息时间,就恢复了正常,除了新长出来的腿较为白皙之外,与常人没有什么两样。

    不可置信的擦了擦眼,张余年母子俩迅速冲了过去,抱着慢慢转醒的五郎就是一阵痛哭。

    林小胖自己则是退了出来,看着院中的景致发呆。

    “你这是怎么了?”看着半响没有动静的林小胖,大山疑惑的开口,“你不是急着想见张铭?怎么都到了门口又不进去了?”

    “……没什么。”林小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大山,她现在竟然会觉得十分紧张……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近乡情怯?

    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林小胖鼓足勇气推开了那扇木门,眼前突然闪过一道亮光,林小胖不由自主的别开了眼。

    “你来了,”一道温和的声音突然响起,就算突然看见与三十年前一般无二的林小胖时似乎也毫不惊讶,已经是个成年人模样的张铭靠在床上朝呆楞中的林小胖伸出了手,“过来让我看看。”

    一步,又一步。

    看着笑容一如既往温和宽厚的张铭,不知怎么的,那些过往的岁月片段就这么在林小胖眼前闪现,一幅又一幅。少年逐渐长大,样貌逐渐变化,唯一不变的,只有一模一样的微笑和那双永远浸润着温和笑意的眼。

    “嗯,”吸了吸鼻子,林小胖低头擦了擦眼泪,再抬头时,脸上已经重新露出了个微笑,紧走几步握住了他的手,“我来了。”

    伸手给林小胖擦了擦眼泪,张铭笑呵呵的开口,“我就说这两天怎么老是梦见你,原来是你要回来了,难道这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呵,”忍不住喷笑一声,林小胖笑吟吟的回握住张铭的手,眼中满是欣喜,“说的不错。”

    然后两人之间就是一阵长久的沉默,不是尴尬,而是一种终于如愿以偿的温馨默契,这种默契不需要多说,只是安静的看着彼此,就会无端端觉得遍体生暖,惬意无比。

    “呼啦”,房门口传来有人走动的声音,林小胖转眼看了下,发现五郎一家三口慢吞吞的挪了过来,大概是照顾到五郎的腿,几人的动作都很小心。当发现林小胖在看自己的时候,五郎脸上闪过一丝激动,随即‘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多谢小仙师救命之恩!”他显然还记得林小胖的模样,眼中还闪过了一丝不可思议。

    “不必多礼。”林小胖顺手就将他隔空扶了起来,“你的腿虽然重新长了出来,可还是需要多加修养。”

    “是,是。”已经长成个中年男人的五郎激动的都口不择言了,最后还是张余年看不下去,扶着他回了房间。

    “呵,”林小胖仔细打量一下大牛,忍不住轻笑一声,“我记得五郎小时候与你十分相似,现在却很难看出来有什么一样的地方了。”

    “大概是因为,”张铭摸了把自己的脸,笑呵呵的开口,“我没他看上去那么老?”

    “你这家伙,还打趣起自己的亲弟弟了……”无奈的轻笑一声,林小胖并没有问张家其他人的去向,只是握住张铭温暖的手,轻声向他说起自己这一路的见闻来。

    “这么多年,每去过一处地方,我都默默记在心里,希望有朝一日你也能看看,我见过的美景……”

    手指伸进茶盏里沾了一滴清水,林小胖指尖微微一弹,半空中就出现了一幅幅水幕,将林小胖见过的许多世间美景一一刻画出来,栩栩如生,美轮美奂,简直让人身临其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