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二章 那时候?
    “……小胖就不先问问我要你帮什么忙?”把玩着茶盏,魏无双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口,实际上视线牢牢锁住了林小胖,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

    果然是有事要自己帮忙啊!

    听到这里,林小胖反而松了口气,整个人也放松不少,脸上露出个微笑来,“师兄只管说就是了,若是我能帮的上的,一定会帮,若是我帮不上的,师兄怎么可能会提出来呢?”

    魏无双轻轻晃了晃手中的茶盏,忍不住微微一笑,“小胖果然聪明,不过我要说的事,还真只有你能帮我……”

    “请说。”微微一抬下巴,林小胖作洗耳恭听状。

    “在说正事之前……”

    魏无双转眼看了看周围无尽的花海,突然说起其他的事情来,“前几日你传音过来想让我去大昌国帮忙,我没有去,小胖可会觉得我不仁不义……不配做你的师兄呢?”

    “你说这个?”

    有些惊讶他会主动提起这个话题,林小胖微微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仔细斟酌着语气,“其实吧,我不太能理解为什么包括屠珑在内,总觉得你没有去帮我是件很不好的事。在我看来,你愿意冒着危险来帮我,是师兄妹之间的情分,不愿意去,是本分。这都是你的自由,我无权干涉。”所以她并没有在意这个问题,只是不知道魏无双竟然会提起这个话题……让她有些吃惊。

    “咯”,手中的茶盏不小心碰到了桌面,发出一点儿微弱的脆鸣声,魏无双迅速回过神来扶好它,掩饰自己的失态,“小胖的话,倒是新颖的很……”至少他就从来没有听过。

    “事实本就如此,”看着魏无双绝美容颜上露出的一点儿细微迷惘,林小胖暗地里悄悄一叹气,安静的看着这位行为古怪的师兄,静等下文。

    接下来魏无双沉默了许久,连大山都忍不住动了动身子,“小胖,我想出去看看,这里太闷了。”

    林小胖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将大山放在地上,任由他离开,“别跑的太远了,待会儿我去找你。”想来也知道大山对于这种沉闷的谈话不会有什么兴致,能坚持这么长时间,也委屈他了。

    在这个过程中,魏无双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林小胖与大山之间的互动,默默地看着大山走远,然后突然发出一声冷笑,“小胖跟这个灵宠的关系倒是好得很。我记得第一次见到小胖的时候,你身边就已经有它了吧?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小胖就没想过换个灵宠?这些年来,我见那些女弟子们手里换的灵宠都不知道多少个了,也确实有些可爱的,不如师兄送几只给小胖?”

    虽然不知道话题是怎么转到‘换灵宠’这方面去的,但林小胖却很好的掩饰住了自己的惊讶,“多谢师兄美意,但是不必了。养了他这么长时间,大山在我心里早就不是灵宠,而是可以同甘共苦的伙伴。”

    “是吗?”魏无双不置可否的嗤笑一声,“说到这里,我还真发现了个问题,按理说,以桐华兽的寿命……似乎不可能活这么长时间吧?难不成小胖用了什么秘法来维持它的寿命?”

    握着茶盏的手一顿,林小胖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语气显而易见的冷淡了下来,“这个就不需要师兄担心了。”

    “……小胖说的是,”扯了扯嘴角,魏无双终于开口进入了正题,只是看那神情,不像是在跟自己的师妹聊天,倒像是在回忆什么让人痛苦的东西一样,“小胖知道我是怎么拜入灵霄阁的吗?”

    说到正事,林小胖也不好计较魏无双之前的小小失礼了,不由得坐直了身子,“听说过一些,似乎是师尊在凡间游历的时候不经意间遇上师兄,发现师兄天赋过人,就将师兄带了回来。”这也是在灵霄阁流传甚广的一种说法。还有说什么魏无双是莫长老的私生子什么的,林小胖对这种说法简直嗤之以鼻。

    以前在混元宗的时候也有人说她是墨长老的私生子,可是现在年纪渐长,林小胖才知道这种说法的可笑之处,若莫长老这种年纪修为的修士真有一个天赋过人的私生子,哪里还会藏起来,简直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好不好?

    “对,师尊确实是从凡间将我带回来的,”狠狠地灌了口茶水,那种狠厉非常得表情差点儿让林小胖以为魏无双喝的是烈酒而不是茶水了。

    “只不过不是闹市,而是从……夜间的刑场……”

    还不等林小胖有所反应,魏无双就语速飞快的开口,似乎生怕林小胖开口阻挠自己一样,“其实说起来简单又好笑,跟这世间所有的话本小说一样……我出生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国家,是朝中一个官员的嫡子,后来在党争中那官员一家被问罪下狱,我自然也是其中一员,师尊就是那个时候突然出现救了我……”

    “嘛,也算是助我脱离了一个苦海吧……”

    魏无双的讲述很是简单,只是若真一一说出来,血海深仇,家仇国恨,哪里是这短短几句话就可以说完的?

    注意到魏无双对自己的家族称呼也冷淡的很,林小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劝慰?明显人家已经不需要这个。

    可是林小胖也不相信魏无双说这些话只是为了回忆过去,所以她张了张嘴,还是选择什么都不说,而是安静的看着魏无双,等他的下文。

    “后来我跟着师尊修炼有成,其实有回过那个地方看的,”撑着下巴,魏无双一侧的发丝自然而然的垂下,只露出了个线条优美的侧脸,“只是那时候已经几十年过去了,沧海桑田。那个小国家的皇帝早就换了两个,连我的家族都已经凋零的只剩下一两根独苗,却都已经不记得我了。”

    “那时候我才明白,凡人的寿命极短,陪不了你多长时间,而救我给了我新生的师尊,才是我一辈子都能见到侍奉到的长辈。所以我早早的就已经下了决心,一定要侍奉他一辈子。那时候,我是真的很感激他老人家……”

    只是那种感情,如今早就随着时间的流逝和种种情况的发生而不复存在了……

    那时候?

    林小胖敏锐的捕捉到魏无双话里的一丝不对劲,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