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六章 久到我几乎忘了
    回答蛟夫人的,是一阵死一般的寂静,不过她却也不甚在意,摇摇摆摆如风摆柳的走了。

    洞穴里顿时一阵安静,鲲氏一族的老祖宗看一眼沉默不语的鲲十七,再看看自己手里的玉牌,沉沉的叹了口气。之前都是她一时眼拙,才被这蛟蛇迷了眼让她用上古秘法生下了洛枢的一对儿女,可惜那两个孩子却因此而受了大苦,直到现在,天生的某些缺陷也不能根治,虽说有些对不起那个被算计了的女孩子,可是事到如今,就像蛟夫人之前说的那样,她也不可能放着这天赐的机会不用,而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孙儿孙女去死啊!

    只是,却也委屈了十七这个孩子了。

    之前小十七生动活泼的样子还在历历在目,可是现在,却又已经恢复成了之前的呆板模样。虽说有些冷漠,可她倒是真希望,这孩子,能一直保持这个情感皆失的样子,这样,至少不会因为自己今天所做的一切,而感到后悔……

    “十七,你先坐下歇一会儿吧。”

    鲲十七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然后规规矩矩的坐在了石台边上,似乎是觉得自己身子底下的触感有些不对,一扭头,就看见了一具眼熟的身体,不由得沉默了。

    “十七若是觉得现在这个身子不太方便,不如恢复原来的样子可好?”那样的话,或许十七对以前的事情,就会逐渐淡忘。这样无论是对他自己,还是对苦苦恋着十七的小孙女儿,都是最好的结果。

    沉默了半响,就在鲲氏一族的老祖宗开始提心吊胆的时候,鲲十七却突然抬起了脑袋,毫不留恋的开口。

    “好。”

    ***

    “我是在后山遇见你的,不如你就叫大山吧?抗议无效哦!”

    “你为什么老是板着脸,不累吗?”

    “要你管?!”

    “废话少说!快冲上去!它不死,你就得死!”

    “我如果能早点儿遇见你就好了,那样的话,你就不会一直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了。”

    “这里的风景真好看啊……快看那里!”

    “这有什么好看的?!等我带你去看真正的美景!”

    “别哭了,修士,那都是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人物,哪里会像你这般,哭哭啼啼的!让人看了不像样子!喏,这个给你,把眼泪擦干了!”

    ……

    “换成荷华好不好?那样的话,如果我能再次活过来,说不定还能记住你的名字……”

    “好。”

    “人修,你记住,吾,乃是鲲氏一族族人。吾的名字,乃是,鲲十七!”

    不知为何,林小胖模模糊糊中,似乎记起了许多被珍藏在记忆角落里的东西,只是那些自己珍而重之的记忆,此刻回想起来,似乎都显得充满讽刺。

    林小胖本来以为自己是醒不过来的,说她懦弱也好,胆小也罢,她已经,不想醒过来了。

    只是在记忆的最后,看见大山原本熟悉无比的脸上突然覆盖上的大朵大朵的血花,以及自己耳边时有时无的呼唤声,林小胖还是缓缓的,艰难的睁开了眼。

    入目所及的,是一大片灿烂的金黄色。

    “小胖?你终于醒了!”

    一个欢快的声音在林小胖耳边突兀响起,林小胖只觉得一阵地动山摇,自己似乎被什么东西举起来一样,凑进了那双灯笼大的黄金色的眼。

    “食金……兽?”

    终于从记忆的犄角旮旯里将这个名字翻出来的林小胖有些惊讶的瞠大了眼睛,看着这只比初见时大了不止一圈儿的食金兽,“你怎么,怎么会在这里?”

    说着还要挣扎着坐起身来,只是还没怎么动作,腹部就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林小胖本就毫无血色的脸上,顿时更加惨白了。

    “唉唉唉,你别乱动啊!我好不容易才给你止住了血。”语调欢快的指责了一下林小胖的莽撞,食金兽笑眯眯的扬起了嘴角,用尾巴尖尖帮助林小胖坐直了身子。

    “你能醒过来真是太好了,昏迷了这么长时间,还失了元婴,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呢。”

    林小胖先是爆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呛咳,良久才缓缓坐直了身子,闻着呛鼻的味道,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里无疑还是那个地方,只是这味道……

    不由自主的就要低头去看,却被食金兽温柔的用尾巴尖尖挡住了视线。

    “小胖,你还是别看了,看看这头顶多好啊,红红的,漂亮极了。”

    林小胖默不作声,只是安静的与食金兽对视了会儿,目光中充满了坚持。食金兽与她对峙了会儿,还是讪讪的挪开了爪子,“你说说你,怎么就这么倔呢?”

    在看清脚下到底是什么东西支撑着自己没有被岩浆淹没后,林小胖顿了顿,腹中突然一阵翻江倒海,“食金兽……”

    那矗立在滚烫的岩浆里的,被一层层烫掉皮肉的柱形物体……是食金兽的腿吗?

    “哎呀,小胖你还是别叫我这个名字了。我给自己取了好多个名字,不过叫来叫去的,最后还是觉得小金最好听了!怎么样,叫我一声试试?”

    “……小金。”

    知道食金兽这是不想自己太过担忧,林小胖硬生生咽下一口涌上来的瘀血,神色平静的开口唤了一声,食金兽立马就笑得一脸开怀。

    “太好了,这些年来,除了二娘,就没有其他人叫过我的名字呢!”

    “二娘?”

    林小胖一愣,然后迅速回头,立马就看到了不远处一个模糊的影子,心头顿时一跳,“胡二娘?”

    那窈窕的身影,赫然在五大宗门考核中,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胡二娘。

    “你不是,不是去……”

    突然闭上了嘴,林小胖有些明悟,“你们都是大山,不,被鲲十七抓起来的?”

    “嗯。”

    多年不见,胡二娘的脾性似乎变了许多,并不像以前那样爽朗爱笑了。脸上毫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林小胖,胡二娘说的话简直锥心泣血般惨烈,“我们已经被抓起来几十年了。”

    “你们?”

    “对啊,”往自己的腹部看了一眼,胡二娘飘飘摇摇的身子突然一顿,脸上也露出一些微笑来,温柔的抚了抚自己的肚腹,“我和老三,在一起很久了。”

    “久到我几乎都忘了,自己,早就已经死了。”

    被那形容可爱的桐华兽,不,是鲲氏一族族人鲲十七,生生将魂魄抽取出来日日锤炼了二十多年……

    她早就已经是个真正的,死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