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四章 看到了吗?
    “可是……”

    商钰可怜巴巴的看一眼吴昊,结果发现他的样子比自己还要可怜,顿时气结,“本来就是那女修不对啊,我又没说错!而且周围那么多人明明就看见了,却一言不发,我当然要出声了!你平日里不是也说要让我做个好人嘛?!”

    得!吴昊还能说什么呢?

    明摆着这时候他说什么都是错的啊!

    所以只能苦哈哈的赔了笑脸,将商钰连拉带拽的带走了。再不走怎么行?他刚才可是看见那女修走之前隐隐带着杀意的眼神了,为了小命着想,也得先撤啊!然后……

    神色复杂的看一眼喋喋不休的商钰,吴昊眼中闪过一丝愁绪,虽说商钰是天生的妖兽,可是他有血有肉,这些天的相处下来,吴昊发现他几乎跟一个普通的小小少年没什么区别,反而还要比那些中规中矩的修士还要更正义一些。

    似乎跟师尊说的妖兽不太一样啊……

    “你看什么?”商钰自己巴拉巴拉说了老半天了,发现没人搭理自己,发现吴昊正看着自己,理直气壮的反问了一句。

    “我看你长得好看啊!怎么,不能看吗?”吴昊连忙收起了复杂的表情,笑嘻嘻的回了一句。

    不过他大概小看了商钰的脸皮厚度,只见商钰微微皱了皱眉头,沉思了会儿,好像突然想明白了什么一样,一副乡下老财主逼债的无耻模样,“再看!再看我就要收钱了!”

    “噗!”

    幸亏吴昊现在嘴里没喝茶,要不然非得一口茶喷商钰那张绝世美颜一脸不可,即使如此,吴昊也郁闷的咽下一口淤血,语重心长的开口,“钰儿啊,虽说咱们见识过不少事情,可是啊,怎么说呢,咱们可不能什么都学别人啊!那样多不像样了,你说是不是?”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就这样吧!赶紧回去,你还想不想见我师尊了?!”

    “那不是……”

    别看商钰年纪不大,可是对那些年长的长辈还是十分敬重的,更何况那位长辈还是救了自己的吴昊的师尊!

    “咱们之前可是说好了,到了以后,你什么都得听我的!”

    “好吧……”

    远去的两位好友里,传来了其中一位少年委委屈屈的声音,虽然委屈,可是为了自己的好友,少年以为自己能做到许多事情,就好比好友不怕危险救了他的性命一样。

    彼时,阳光正好,景色宜人,友情正浓。谁都不会去想今后的日子会有什么天翻地覆的变化,就如同他们光彩夺目的友情一样,放眼望去,连一丝瑕疵都没有,哪里有什么不好的存在?

    在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那个早就应该离开的蒙面女修慢吞吞的走了出来,看着离去两人的背影,眼神里充满了恨意,微微走动间,背后还有隐隐的黑雾缭绕。

    “小姐,属下们四处找了,到处都找不到林小胖的影子,灵霄阁里的人,好像都不认识她一样,什么都问不出来……”

    看了一眼林雅清高挑的身影,说话的黑影不知为何突然瑟缩了下,然后才小心翼翼的问,“太上长老那边已经派了人出来寻小姐的踪迹,罗山宗也几乎倾巢出动,咱们的人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小姐,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怎么办?”林雅清毫无目的的重复了遍这句话,突然生恼,一巴掌扇了过去,直接将那黑影的脸都给扇肿了,“只知道问我怎么办!你难道就不会自己动动脑子想想吗?!我养你们有什么用?!”

    那黑影不言不语,垂下眼眸,在林雅清没有看见的角落里,眼神中充满了怨毒,只是声音却依然如同最忠心的下属一样,斩钉截铁,忠心耿耿!

    “属下该死!请小姐示下!”

    林雅清疯狂的表情也只有一瞬而已,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小心翼翼的捧着黑影的脸,温柔的开口,“疼吗?”

    那黑影不由自主的一抖,迅速开口,“多谢小姐垂怜,属下不疼!”

    “不疼就好啊,不疼就好……”林雅清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神经质般开口,“灵霄阁里的人当她不存在岂不是正好?我刚好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掉她!就算老祖宗来了灵霄阁又怎么样?到那时候,人早就死了!我还是他老人家唯一的血脉后嗣!”

    “唯一的!”

    低头看了眼毕恭毕敬的黑影,林雅清笑吟吟的开口,“你懂了吗?”

    “是!”那黑影微微一动,整个人如同水纹一样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空气中,那片空间只是微微一阵扭曲,随即就迅速恢复了正常,除了还在原地的林雅清以外,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安静极了。

    “林小胖啊林小胖,看到了吗?”林雅清微微伸出手来对准蔚蓝一片的天空,狠狠地握紧了拳头,满足又得意的开口,“看到了吗?这就是我的实力,事到如今,你拿什么跟我斗?又有什么地方斗得过我?”

    “连老天都在帮我,看来你不死是不行了!”

    “就算是为了给我娘陪葬也好,你就乖乖的,乖乖的去死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

    行人如织的道路旁边,林雅清这么癫狂的表情动作话语,来来往往的行人却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自顾自的走动。

    微风拂过,隐隐约约可见,有一层淡淡的薄膜将林雅清与外界隔了起来,任凭风吹雨打,它自巍然不动,显然是一件难得的灵宝。

    ***

    苍穹炉里。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林小胖执着剑的手都被磨破了皮,血流不止,将剑柄都氲湿了,若不是她时时刻刻注意着,小晚几乎都要脱手了!

    再看林小胖,除了还在雷打不动的劈砍戳刺那些仿佛永远都不会有破洞的石壁以外,动作僵硬的仿佛僵尸一般,连眼珠子都不会转了,若不是有偶尔低头看一眼食金兽的动作,就像是个死人了。

    “喂,小金……”良久良久都没再听到食金兽啰啰嗦嗦的声音,林小胖老半响才反应过来,艰难的开口,嗓子沙哑的如同被刷子刷过一样,难听极了!

    “你没事吧……还活着吗?”

    良久以后,久到林小胖以为食金兽都不会回答,久到林小胖都想放弃的时候,终于得到了虚弱的回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