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章 天可怜见的
    “哼!”

    几乎是瞬间就弄明白了辕掌门的意图,那叫商林的狐族长老虽然脾气暴躁了些,可却不是傻子,此时只有迅速答应的,哪里还会再耗下去?

    因此勉勉强强的开口,“既然辕掌门都这么说了,我哪里还会跟这么一个小家伙斤斤计较?”

    “只不过话说回来,辕掌门是不是也应该将我的族人发出来了?毕竟在没弄清楚之前,也不能轻易就定下那孩子的罪责吧?”斜眼看了下表情微微一僵的辕掌门,商林此番才扳回一成,心里有些舒坦了。

    “……也好。”

    即使不太情愿,可是狐族长老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辕掌门只要不想立时跟狐族撕破脸,就不得不妥协。

    挥手将那笼子门打开,原本萎靡不振的商钰此时微微动了动耳朵,睁开了那双清澈纯净的眼睛,被他眼尾扫过的众人此时居然有种心头微微一阵酥麻的感觉,不得不纷纷垂下了脑袋,默念清心咒。

    连屠珑都不例外,或者说,她更惨一些,此时正手忙脚乱的擦拭鼻血呢!

    你说把屠珑给郁闷的哟!

    人家明明什么都没做,自己就跟色鬼上身一样鼻血长流,要是让别有用心之人看见了,还指不定心里头怎么想呢!至于这别有用心之人……还用想吗?一看就知道是一脸惨不忍睹表情的司马潇泽了!

    “我说你这是多少年没见过美人了,之前又不是没见过,至于这么没出息吗?”司马潇泽挪喻的给自己的好友递帕子,边忙活还边不忘嘲笑一下对方。

    “你知道什么?!”屠珑简直是恼羞成怒啊!气咻咻的一甩袖子上沾染的淡淡血迹,脸色通红,“这是因为天干物燥,我上火了!”

    “哦哦哦,上火了,我知道我知道。”司马潇泽一脸‘你不必说,我都明白’的表情,险些引来好友的一阵爆锤,只得暂时偃旗息鼓了。

    “啪嗒”,此时,场中传来的微微一声清响,顿时将本来还想跟司马潇泽‘讨论讨论’的屠珑吸引了过去,直勾勾的看着走下来的商钰小美人。

    艰难的走出这个代表着羞辱意味的笼子,商钰伤心欲绝的看着吴昊别过去的脸,优美的唇形抖了又抖,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你,你从一开始,就是骗我的吗?”

    救命之恩是,一路上的扶持也是,就连这其中对他的种种迁就……

    也是为了将他骗过来所特意展示给他看的吗?

    从商钰走下来的一瞬间,吴昊就不曾抬起过脑袋,或许是因为羞愧之类的原因,脑袋几乎都要低到土里去了,此时听见商钰近在咫尺的声音,吴昊还是忍不住抬起头来,却直接对上了商钰那双杀伤力极大的眼睛,不由得一愣,随即立时垂下脑袋,声音低低的,却是顾左右而言他,“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

    商钰眼中的那一缕希冀的光芒几乎是一瞬间就灭了,“我不是说这个!你应该明白我想问的到底是什么?!”

    被商钰突然暴起的气势吓了一跳,或者是早就对他有了防备,又或者是心中太过紧张,吴昊居然条件反射一般出了手,在诸位长老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一巴掌将商钰打了出去,倒在地上狂吐鲜血不止。

    “大胆!”

    商林实在是忍不了这小子如此目中无人了,袖中一道金光甩着尾巴飞了出来,就要将那个胆敢伤了他们狐族中人的臭小子撕成两半,却被几个混元宗长老联手挡住了。

    现在这个情况,可不是讲道义的时候啊,虽说联手有些不太公平,可这个时候,要是真让商林得了手,他们这些灵霄阁长老的脸就不用在开源大世界混了,直接一头撞死不是来的更方便些?

    “辕掌门,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当着他们的面就敢这么对商钰了,这是真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啊!商林等人面无表情的看着灵霄阁众人,虽然处于‘敌营’当中,可看他们的样子,却没有一丝一毫紧张或者害怕的意思,反而一个个气质端凝正大,有气势极了!

    “商林长老请息怒,”辕掌门心里也是一阵晦气,不满的看了一眼行事不妥当的吴昊,眼中闪过一丝明显的不满,直将吴昊看的脸色惨白,才收回了目光。

    随即脸上就带了一丝真真切切的歉意,“大概是因为商林长老的气势委实太足了,所以我这小弟子才吓了一跳吧?”还是忍不住小小的反刺了商林长老他们一句。

    “不过长老放心,”赶在商林长老等人不满之前,辕掌门就开了口,“过后我一定狠狠责罚那个不成器的小子!只是现在……您看,要不要先开始询问呢?”

    商林勉强压下一句到嘴边的唾骂,强自一笑,“那是当然,正事要紧嘛……”

    不满的看一眼地上萎靡不振到精气神儿都有些混乱的商钰,商林简直想一巴掌呼死他。就算商钰这小子修为再怎么弱,就算被族长封印了大半实力,商钰也不应该躲不开那叫吴昊的修士的一击啊!

    难不成这小子根本就没有防备?!

    一想到这里,商林心中就是一阵呕血。天可怜见的,他们英明神武的族长哟,你不会是算错了吧?他几乎看瞎了这双老眼,也没看出来商钰那小子有九尾灵狐的半分风采啊!

    “长老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由于距离实在太远,合体期以上修士的对话又不是人人都可以听的,因此底下大多数灵霄阁弟子只能听见个大概。

    偏偏对象是这些平日里难得一见的长老们,所以弟子们就更加抓耳挠腮了,很显然,坐立不安的屠珑就是其中一员。

    “唉,小胖啊,你说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怎么神神秘秘的?叫我们来,不就是听这件事的始末吗?”

    林小胖没有立时答话,只是反问了一句,“你知道宗门里本来要我们来做什么的?”

    “啊?”屠珑挠了挠后脑勺,好奇的反问,“难道不是让我们做个证人什么的吗?”

    “……”

    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林小胖无奈的拍开屠珑不安分的手,“咱们这些小弟子哪有那么大脸面啊!还是你以为咱们说句话,狐族长老们就要听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