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三章 我再也不欠你了
    那层淡淡的,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的薄薄黑雾,正围在被凌乱发丝盖住脑袋的商钰身边飘飘摇摇呢!

    那商钰难道是……

    心魔入体了?

    “钰儿!”

    显然,在场的不止一个人看见了这个情况,原本一直气呼呼的商林看见这个情况之后终于忍不住站起了身子,着急的看着垂着脑袋看不清表情的商钰,脚微微一动,立时就要冲过去。

    “商林长老且慢。”

    辕掌门一伸手臂挡住了商林的脚步,在得到一个足以杀死自己的凌厉眼神时也丝毫没有动摇,只是神色坚定的开口,“还请商林长老不要焦躁,心魔入体这种小事,我们灵霄阁有很多人都会疏导,一会儿就好,不必担心。”说罢还挥了挥手,派了两个修士要去帮那商钰。

    “滚你娘的!”

    商林蓦的一声爆喝,直接扔在辕掌门脸上,精致的脸上满是厌恶,一巴掌挥开了他有意无意拦在自己面前的手,就往商钰所在地方向跑去,“老子一看见你这张老褶子皮脸就觉得恶心!”

    ……老褶子皮脸?

    辕掌门一向道貌岸然的脸顿时僵了!

    “辕掌门,”其他狐族长老也有意无意拦在辕掌门等人面前,并用底下众灵霄阁弟子都能听见的声音说,“我等来之前听说您这掌门之位来的可不怎么名正言顺啊……莫不是正因为如此,您才要千方百计往我们狐族身上泼脏水,以达到转移目标的效果?”

    “你放……”

    “唉,说来也奇怪,我们狐族好歹也参加了几年前与魔族的战斗,再怎么说,也应该算是你们五大宗门的盟友吧?怎么五大宗门里其他四大宗门对我们也算友善,一到了你们灵霄阁,不仅一点也感觉不出来亲近,反而觉得灵霄阁这么敌视我们呢?”

    “难道是看不起我们狐族之人?”

    那几个狐族长老说话一个比一个毒,眼睛在快冲到商钰身边的商林身上一绕,就转了回来,言语毒辣的险些将辕掌门给顶死!

    事到如今,谁还怕谁啊?不就是翻脸吗?

    这个他们熟!

    之前只是碍于老祖宗的吩咐给灵霄阁留些颜面罢了,可是凡事总得有个度啊!

    他们已经忍得够久了,被泼了一盆又一盆脏水,结果灵霄阁的人居然蹬鼻子上脸!现在只要看一眼辕掌门那张假仁假义的脸,几个狐族长老就想去吐一吐!

    什么玩意儿!

    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

    脸皮子通红发紫的辕掌门狠狠地吸了一口气,但还不算失了心智,对着底下的吴昊师徒试了个眼色,毕竟他们距离商钰比商林还要近些。不管怎么说,既然已经跟狐族翻了脸,那今日一定要将那叫商钰的小崽子留下来!

    至于自己最在乎的秘密被人抖出来的事情……

    看一眼底下嗡嗡作响的弟子,辕掌门大义凛然的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厉芒,只要他还是灵霄阁掌门,哪里还要顾忌这些闲言碎语!

    接收到辕掌门眼神的吴昊犹豫了下,却抵不住自己师尊怒其不争的表情,只得被迫出了手,跟在师尊身后一柄长剑就捅了过去。

    “混账!”

    看见这一幕的商林顿时火大,偏偏离商钰的距离还尚远!一咬舌尖,嘴唇微微一动,一股血箭顿时喷了出来,顿时将吴昊师尊手中的长剑打偏了过去,整个人都狼狈的后退三步。吴昊见状,手中的灵剑微微一抖,对上商林凛冽如刀锋的目光,硬是出不了手!

    “吴昊!”

    被辕掌门突然扬起的声音猛然惊醒,吴昊咬了咬唇,往商钰那方向又靠近了一步。此时,被商林一道血箭打偏的吴昊师尊一脸癫狂,不惧生死的冲商林扑了过去,竟是不惜以自己的肉身为代价也要拦住怒气冲冲的商林,给自己的徒儿争取时间!

    “昊儿!去杀了他!杀了那个妖孽!为民除害!”

    “滚!”

    被拦住的商林怒极,带着掌风的一巴掌就拍了过去,吴昊的师尊口出喷出大口大口带着内脏碎片的乌血,却还是死死的抱住商林的腿,死不松手!

    “师尊……”

    吴昊用力咬了咬牙,口中已经嗅到了浓重的血腥气,终是不忍辜负师尊的一片心意,提剑刺了过去,“对不起了!”

    “噗!”

    一声微弱的闷响过后,互相别着劲头的双方长老都呆住了,看向胸口中了一剑的商钰。不同的是,辕掌门这一干人,眼中带了些微微的笑意,而商林等人则是目含悲痛,眼中带了些微微的湿润,就算商钰平日里傻乎乎了些,可那不代表他们这些长老们就厌了他,反而,他们对商钰比那些神智健全的孩子还要重视一些!

    尤其是商林,此时身上戾气猛然暴涨,纤细的手指上生出了长长的尖锐指甲,直接讲吴昊的师尊抓了个对穿,然后一步一个血脚印的走向了呆愣中的吴昊。

    每一步中都带了些焦急与浓重的忧虑,钰儿,那个傻孩子……

    或许连吴昊自己都没想到,商钰他……

    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抵抗。

    虽然怔愣了一瞬,可是他也看见了自己直接被抓穿了身子的师尊,眼睛顿时就红了,那可是捡他养他护他教他上百年的师尊啊!

    杜鹃泣血一般凄厉的声音顿时响起,“师尊……”

    手中的灵剑毫不停留的就要抽出来,事情却在这时突然有了变故。

    一只盈润剔透如同白玉的手突然抓住了那柄要抽离的灵剑,顿时吸引了无数目光转过去。

    “你……”

    吴昊惊讶的愣在了原地,呆呆的看着缓缓站起身来的商钰。不知为何,明明还是那张颠倒众生的脸,吴昊此前已经看了无数回了,却还是第一次知道这张美好的脸上居然会露出这样冷漠的表情,心脏突然一抽,有些尖锐的疼痛。

    这一刻,吴昊居然有种莫名其妙的错觉,就好像……

    方才刺入商钰心口的那一剑,斩断了什么,他最重要的东西一样……

    “钰,钰儿……”

    愣愣的抬眼去看表情冷漠的商钰,吴昊的声音里带了一丝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惶恐。当看见商钰嘴角突然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之后,吴昊的脸色一喜,下一刻却被商钰说出口的话给惊的烟消云散。

    商钰说的是,“吴昊。”

    “我再也不欠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