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四章 到底做了什么?
    “我再也不欠你了。”

    不知为何,这句话从商钰口中说出来,吴昊无端端鼻子一酸,竟然有了一种想要落泪的强烈冲动。

    只是此时他却一动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子小小的少年缓缓用力,将那柄好生锐利的长剑慢慢从自己心口处抽了出来,不带一丝留恋。

    就好像将自己性子里那些软弱、天真与单纯那些无用的东西缓缓剥离出去一样,抓住剑刃的双手鲜血淋漓,却充满了坚韧。随着他的动作,商钰脸上的动作也缓缓变得平静起来,一张原本稚嫩的小脸也缓缓变得坚毅。

    说实在话,利刃抽出身体的动作不但不好受,连听的人也纷纷露出了忍不住蹙眉的动作,尤其是那些终于从一系列变故中回过神来的灵霄阁弟子,更是忍不住站起了身子,皱眉看着前面的掌门以及狐族一干人等。

    他们虽是灵霄阁弟子,可也有属于自己的判断,今天这事儿怎么看怎么透出一股子诡异的气息,有罕见的几个知情人看着辕掌门等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对劲了。他们从练气修炼到如今,都是有大气运大能耐的天之骄子,可不是傻子!更有属于自己的善恶观,自然能看出来辕掌门一干人等是在强词夺理!

    “钰,钰儿……”吴昊迷茫的看着举止决绝的商钰,目光尤其在那些滴滴答答的血液上停留了许久,脸上的表情有些绝望,他方才……到底做了什么?

    此时,高台上注意到这一幕的诸位长老们都不由自主皱起了眉头,方才吴昊那一剑应该是伤到了商钰的心脉才对,就算商钰不会立时死去,可也应该身受重伤才对,怎么立刻就能站起来了?而且看他的脸色,好像也不是很差?

    唯有离商钰与吴昊最近的商林长老看着商钰的表情有些复杂,他们岐山狐族一脉,一向性子刚烈,爱则欲之生,恨则欲其死。但商钰却是他们族中的一个例外,这孩子的性子一向温和,这在岐山狐族中也算是罕见的。

    在这之前,他一直以为商钰不会觉醒的这么早……

    唯有大悲大痛,才能看透人心,早日超脱世俗。看来这吴昊虽然可恶了些,可这一遭却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只是看商钰那表情,似乎……

    并不是要放过这一茬人的意思?

    至于辕掌门,自然是不太乐意,看着缓缓将长剑抽离自己心口的商钰与他对面的吴昊,辕掌门眼中闪过一丝恨铁不成钢的怒意,在他看来,吴昊还要等个甚!直接捅下去,不是啥事儿都没有了?

    罗山宗已经有了个修为极高的太上长老,若是连狐族都出来个九尾灵狐,就更没有他们灵霄阁什么事儿了!想到这里,辕掌门长袖一挥,迅速来到了商钰面前,当然,是被商林拦在一个恰好的位置上,不能伤到商钰。

    “……”

    辕掌门眉头不引人注意的一扯,随机就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看着商钰,“你这小孩子也是,怎么一声不吭的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这下子我想护着你也不行了……”

    “先不说那些被你无辜杀死的修士,就说因你之顾死了灵霄阁以为化神修士,这事儿就不好处理啊!凡事都需要一个法度……你别这么看着我啊,不信你问问,我灵霄阁弟子成千上万,数都数不清,正是因为有宗门法规约束着才不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像你这样的,随便拉出一个弟子,都不会为你求情的,只因你做的不对……”

    看着絮絮叨叨的辕掌门,商林忍耐的抓了抓锋利的爪子,威胁的看了他一眼,险些将辕掌门看的脸色发青,才讪讪的闭上了嘴巴。

    商林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嫌弃脏了自己的眼,这还是堂堂灵霄阁掌门呢,莫不是脑子有病吧!

    倒是商钰,面无表情的将那柄灵剑扔到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哐啷”声,然后,出乎意料的,直接一巴掌将吴昊扇的弹跳起来,狂喷鲜血的到飞了出去!

    “!”

    这是一片掉下巴的声音!

    毕竟,毕竟那个商钰刚被放出来的时候,那叫一个身娇体软易推倒啊!再跟现在这一巴掌就将人拍的生死不知的状态对比一下,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轰!”

    几乎是与此同时,看见这一幕的所有长老都打了起来,好在灵霄阁的广场质量够硬,不然的话估计还要天翻地覆个几回!

    不过好在他们交手的时间不长,几乎是试探出对方的实力之后就立时收了手。到了他们这个高度,无意义的比试已经成了没必要的事,有空的话还不如留着灵气来闭关呢!

    底下的灵霄阁弟子倒是看得一阵热血沸腾,有几个好战分子,也顾不上是自己宗门与狐族的比试了,直接出口叫了好!当然,下一刻就被几位长老狠狠瞪了一眼。

    尤其是辕掌门,恶狠狠的看了对面的商林等人一眼,勉强压抑着自己的怒火,“算是我灵霄阁得罪了,今日,狐族之人,还是先留下来吧。”

    “放心,五大宗门在上,等事情有了论断,立刻就会恭恭敬敬地送各位离开!”威胁的意味已经不言而喻。

    “滚!”自从之前骂了辕掌门一回之后,商林再次骂出口就流畅了许多,与此同时还做了个维护商钰的动作,“今天你就是说出朵花来,我也不会让钰儿留下来!”大不了就是个打!这年头,哪个妖修会惧怕打架啊!大家简直都求之不得好不好?

    “更何况,钰儿做的又没错!任谁来说,都不可能说他做错了!你凭什么要治他的罪?!你有这个资格吗?”

    “错就是错!”辕掌门脑门上青筋直冒,目面无表情的开口,实则肚子里已经气的要死了!一直旁边黑压压的灵霄阁弟子,“若是你能找出来一个说商钰做的没错的弟子,你就可以带着他大大方方的从这里离开!”

    坏了,这句话一出口,辕掌门心中就是一跳,他上了商林那家伙的当了!居然用激将法!不过……

    想通了的辕掌门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来,充满信心的看向商林,不过商林难道以为他们灵霄阁的弟子会去偏帮外人吗?

    真是狂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