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五章 冥顽不灵!
    事到如今,辕掌门倒是放轻松了,无事一身轻的看一眼对面脸色铁青的商林等人,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个淡淡的满意微笑来。这还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头一回觉得自己占了上风。

    “无耻!”

    几位狐族长老此时也已经赶了过来,气愤的看着辕掌门几人,眼神锋利犹如利刃,“灵霄阁这是打算与我狐族撕破脸吗?”

    “怎么可能?”辕掌门呵呵一笑,不甚在意的摆了摆手,“只是一点儿小小的为了防止混乱的措施罢了。几位不必担忧。”

    狐族的事情到现在为止算是告一段落了,接下来要处理的就是那个小弟子的事儿……

    若是五大宗门大比在灵霄阁出了什么差错,他这个做掌门的,一定会颜面扫地!

    “唉……”

    一直端坐在原地没有出声的林小胖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尤其是当目光落在表面平静眼中却含着无尽哀伤的商钰身上时,心中更是忍不住有些难过。目光微微一个流转,在怏怏从后山回来的长老身上看了一眼,手指慢慢蜷了起来。指甲缓缓的刺入柔软的掌心,带来一阵钝痛。

    既然这个长老没有发现什么,一定会将心力全都放在这些数不清的灵霄阁弟子身上,本来还以为他会回来的晚些,没想到……

    就在林小胖心里转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时,在场所有人,包括那些义愤填膺的狐族长老们,似乎突然感应到什么一样,脸色微变,惊讶的看着不知何时到来并且漂浮在半空中的黑衣老者。

    那是个外表约摸五十多岁的老者,精神抖擞,一点儿都不显老,下巴上留着两缕半长的胡须,看上去仙风道骨的很。

    “太上长老!”

    见到那个人,别的弟子还没什么反应,辕掌门却欢喜的一头拜倒,高声喊了一句,直接把众人给叫愣住了。

    太上长老?

    他们怎么从来没见过?

    但不管怎么说,看着这位突然降临的太上长老和虔诚拜倒的辕掌门,灵霄阁众人还是缓缓行了礼。虽说不太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随大流做,一定不会出错就是了。

    只是与之相对的,则是狐族长老们难看至极的脸色了。本来他们几个在灵霄阁里闹事成功的可能性就不大,现在又出来了一个太上长老,虽说这位太上长老的实力比不上罗山宗那位,可也算是个人修大能了,再加上这漫山遍野的灵霄阁弟子……

    他们就算插翅,也难逃啊!

    彼此对视了一眼,狐族长老们脸上纷纷露出了一抹淡淡的无奈微笑,不过与之对应的则是更紧的将商钰围起来的动作。

    就算他们几个今天都折在这里了,也要护住商钰的安全!

    “本尊只是几百年没出来罢了,怎么这灵霄阁就这么热闹了?”

    轻轻捋着自己的胡子,辕诲方看似宽厚的在底下众人的脸上扫了一圈,才故作矜持的开了口,却是一点儿都不肯放下自己的架子,看的狐族众人一阵皱眉。此时,不止是商林一个人那么想,几乎所有的狐族长老都在后悔。这次来怎么没多带些人,不然的话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了……

    不待众人回答,辕诲方就自己接了上去,脸色严肃的看着被众位狐族团团围住的商钰,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狂喜与贪婪,不过很快就被压制了下去。

    “这就是那闯祸的小狐狸?莫要担心,我与你们族里的老祖宗也算有些交情,只要查清了事实,就会放你离开。”辕诲方的语气竟然很好,这倒是让狐族人对他的印象好了那么一点儿,只是下一秒,这种罕见的好感顿时就烟消云散了。

    “不过,在那之前……小家伙,你是不是应该先承认自己的错处?”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早就死的透透的吴昊师尊与生死不知的吴昊,脸上闪过一丝不满。

    他也是灵霄阁同意辕掌门计划的长老之一,虽说苍穹炉那边出了些差错,能延长寿命的丹药已经毁为一旦,不过现在有了八尾灵狐,哪里还用顾忌那么多?只要等他到了九尾再囫囵吞下,哪里还用再苦修多年,时时刻刻都在担忧寿元将近的问题,直接就可以白日飞升了!

    再说了,那逃跑了的小弟子也不可能逃的出去!

    “话不能这么说,您之前不是说过了吗?现在事实可没查清楚……”顶着辕诲方的冷眼,商林咬牙说出了这句话,若说之前还有那么一点儿小小的希望从灵霄阁中全身而退,那自从辕诲方出现之后,就变成了奢望。他们狐族确实实力都很不错,但那也要看到底跟谁比,他们跟辕诲方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勉强拼起来,不过也是个自投罗网的后果罢了。

    “哦?”辕诲方九曲八弯的回了个字,拉长的语调将狐族长老们压的喘不过气来,最后才在他们铁青的表情包围下笑吟吟的开口,“怎么,难道本尊说错了?”

    这是明显的要以势压人啊!

    狐族长老们的脸色顿时一阵青白,早就听说这辕诲方太上长老不讲理的很,没想到居然让这么一个人安全出了关……

    真是老天无眼啊!竟让这般小人得了志!

    旁边一直冷眼旁观的辕掌门见状也露出了个小人得志般的微笑,看的众人一阵气闷。偏偏此时辕诲方也出了声,其中蕴含的浓烈威胁感险些将直面这种压力的商钰弯了膝盖!

    “小子,你说!认不认错?”

    话音未落,一阵极其强烈的,属于高阶修士的威压就恶狠狠的冲商钰袭了过去,就算有好几位狐族长老的庇佑,商钰也还是控制不住的嘴角溢出血来,膝盖微微打颤。

    但是即便如此,商钰却还是倔强的挺直了自己的脊背,丝毫不减之前那种软绵绵的感觉,这一刻,只要直面他目光的人就知道,这是一场关于尊严的战斗,而处于弱势的一方。宁死,勿折!

    “我没错……”

    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话,字字带血,坚韧不拔,让众人都忍不住沉默了下来。

    “冥顽不灵!”辕诲方却感到了极大的侮辱,自从他成功突破以来,还从来没有受到这种待遇,这是在挑战属于他的权威!是在侮辱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