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七章 简直别提了!
    “是你……”

    “怎么?你们认识?”看见商钰惊讶的样子,辕掌门好像抓到了什么把柄一样突然开口,看着林小胖的眼神里也充满了精明与算计。

    然而林小胖却根本就没搭理他,只是略略整了整思绪,就赶在辕掌门再次开口之前道,“说认识倒是谈不上,我与这位小修士也只是见过两次面而已……哦,对了,其中有一回他还是昏迷着的。”

    “昏迷着的?”商钰忍不住重复了遍这句话,一双精致的大眼逐渐闪现出一抹浓重的不可置信,“那,那个救了我的人,难道是……”

    “所以,”林小胖打断了他的话,看着商钰眼中的神采忍不住微微一笑,她并不是要求什么回报,只是看着原本神采奕奕的人因为一个渣滓而变成这样心里有些不舒服罢了,所以在适当的时候,她并不介意说出一些真相。

    从怀中的储物戒里拿出那个少了一颗宝石的腰带,林小胖遥遥指了指那个生死不知的男修,笑容灿烂无比,“所以,不要再说什么欠不欠之类的话了,正主可是在这里呢,至于那个冒牌货……管他去死?”

    “呵,”不知怎的,听到林小胖这句不客气的话,商钰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也许从一开始,商钰对吴昊的友情就掺杂了浓重的感激之情,这种感情在友情中是绝不对等的,尤其是放在有恩必报的狐族身上。

    所以这会儿听到了真相,商钰竟然觉得心中有了淡淡的解脱之感,目光再次扫过那个曾经让他难过至极的身影时,商钰已经不会再有那么浓重的感情了。虽说不可能一时之间抹消干净,可那些曾经难忘的感情总会在时间的消磨下,逐渐化为齑粉。

    “你说得对……”商钰的笑容里带着让人难以直视的轻松之感,似乎已经不在意将自己压的喘不过气来的辕诲方一样,嘴角勾起一抹温暖到极点的笑意,“只可惜,我现在的情况纯属堪忧,要不然的话,你的这份救命之恩,我必誓死以报!”

    “我倒不是要你报恩,”想起狐族的报恩方式,林小胖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然后迅速对嘴唇微动似乎有话要说摸样的辕掌门开口,“当初,我第二次见商钰的时候,吴昊就已经跟商钰同行了。而且那一次,是商钰请我去救被妖兽攻击的吴昊。”

    “在救治吴昊的时候,我从未看出吴昊有什么求救的意图。要知道,我虽然修为不够精深,可也是个元婴修士,只要吴昊开口,我一定能救下他来,可是从始至终,他都一声不吭,反而与商钰相处的甚为和睦。”

    “其实,就算他不向我求助,以吴昊的修为,不说一招制敌,可是逃出来,应该不是问题吧?”

    “还有,”林小胖稍微顿了顿,休息了下,顺便欣赏了一下辕掌门一干人等难看至极的脸色,全当娱乐,随后才继续开口,“当我离开的时候,曾经邀请他们二人跟我一块儿回灵霄阁。商钰很高兴的答应了,可吴昊却拒绝了,说是另有要事要做……”

    “请问,若他真的如自己所说是诱骗商钰来灵霄阁的,那为什么明明有那么多机会与我练手将商钰制住,却还要撇开我,自己带着商钰离开呢?”

    “你……”

    辕掌门张了张嘴,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毕竟林小胖说的有理有据,将实情一一道来,竟然没有一丝破绽!低头看一眼一脸求知欲的灵霄阁众弟子,辕掌门犹豫了会儿,就丝毫没有压力的将包袱甩给了辕诲方,“太上长老,您看……”

    辕诲方脸皮子一抽,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故作谦恭的辕掌门,心中恨不得将之暴打一顿,却还是勉强压抑住了自己的思绪,和蔼的看着一身傲骨挺立的林小胖,“就算你说的那些事情再怎么可信,可那并没有证据,怎么能证明你说的是真的呢?孩子,我知道这位狐族的小修士长得极好,可你也不能因此就偏颇至此吧?咱们修士,还是要压制住自己的私欲才行啊!”

    闻言林小胖还没什么反应,那几位狐族长老就已经对辕诲方纷纷怒目而视了,辕诲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他们商钰用自己的美貌来诱使这仗义执言的小修士为他开脱吗?

    另一边,似乎早就已经料到辕诲方的反应,所以林小胖并没有乱了阵脚,反而继续接道,“所以,我还有别的证据。”

    从怀里掏出一块儿化影石,林小胖直接将它抛到了空中,虽说失了元婴,可是将化影石扔出去这点儿小事林小胖还是能做到的,她并没有说出司马潇泽与屠珑二人也在场的事实,林小胖相信,就算自己说了出来,辕掌门等人也会找出一大串‘证据不足’的理由。

    好在她有一桩事事记录下来的怪癖,反正有储物戒在,也费不了她多少事!之前也避着众人将他们与商钰吴昊等人相遇的事情给录了下来,要不然这回估计得悬。

    众人皆仰起头去看化影石上露出来的画面,看着商钰跑去寻找救援,遇到了林小胖,然后去救人等一系列事情。

    大家都不是傻子,能在这里有个位置的,都是在外游历闯荡过多年的弟子,看到这里,孰是孰非,怎么可能没有个定论?于是大家看着辕掌门等人的眼神哟……

    简直别提了!

    辕掌门他们简直恨不得将爆出这一切的林小胖碎尸万段!

    “你,你们……”

    偏偏这时候,已经缓过气来的商林等人也神色傲然的看着辕掌门等人,“我就说我们商钰不是那种人,果然!这一切都是你们臆想出……不,一切都是你们计划好的!”就算不是辕掌门等人计算的,也是吴昊与他师尊弄出来的事儿!虽说商林更倾向于第一个选项,可是现在这个情况,就算他们已经澄清了自己的嫌疑,也不可能正大光明的嘲笑辕掌门他们。

    万一他们恼羞成怒了怎么办?

    还有……

    他们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商林眼珠子一转,硬生生在脸上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来,强忍住心中的恶心,温声道,“那个,辕掌门,既然钰儿的事情已经澄清了,那我们是不是就可以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