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一章 怎么还不来?
    难不成……

    她的属下在骗她?

    这个念头刚一出来,林雅清就看见迎面一只爪子恶狠狠的兜头抓了过来,带着无比凄厉的风声,险些将她一向小心护着的脸抓成两半!

    “你敢?!”

    惊讶的声音还没来得及说完,林雅清就感到一股子凛冽的劲风略过自己的脸庞,那刺骨的寒意,几乎要将她整张面皮都给扒下来一样,可见其蕴含的深切恨意。

    狼狈不堪的一个癞驴打滚躲过这个猝不及防的攻击,林雅清重新站直身体时,看向那黑衣人的眼神跟淬了毒的小刀子一样,嗖嗖的带着冷风。

    “你竟敢背叛我?!”

    “你也配说背叛这个词?”那个黑衣人冷然一笑,面无表情的看着惊怒交加的林雅清,黑布边缘露出的眼睛里满是恨意,“我早就受够了!我是人!不是你养的猫猫狗狗!我在你身边呆了这么长时间,为你做了那么多事,可是你,你是怎么对我的?!把我当成一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吗?哦,我说错了,估计连只狗都不如吧?你或许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

    林雅清自从回到罗山宗得到林开阳的庇护之后,除了在林小胖那儿受到些磨难,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狼狈过!而且更讽刺的是,造成这个后果的,居然还是她自己的手下!

    重重的喘息几次,林雅清素手一扬,一柄细细的长剑出现在她手中,面无表情的直指对面叛变的黑衣人,“是只有你一个人背叛了我,还是……”

    说到这里,林雅清突然顿住了,“算了,哪里还用的着问你……”只看对面这黑衣人对她执剑相向这么长时间都没人出来,她就可以想象出来其他下属的态度了!

    长长的吐了口气,林雅清这点儿度量还是有的,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既然如此,那就废话少说,来吧!”

    对面那黑衣人的手掌微微一握,然后毅然决然的扑了过去,她知道自己不一定是林雅清的对手,毕竟林雅清不仅是元婴修士,身上还有林开阳送给她的无数法宝,不是她一个小小的死士能打得过的。可是……

    可是心中憋闷已久的怒火怎么可能因为这小小的障碍就转小?

    她等了这么久,冒着死无葬身之地的风险才得来这么一个机会,怎么可能因此就放弃?!

    更何况,这可是她细细为林雅清选的葬身之地啊,就算那苍穹炉受损严重,可是却也能将林雅清这样的修士送入黄泉,永不翻身!

    “嗤!”

    一次短暂的交锋过后,林雅清一剑刺入了那背主之人的胸膛,只是心中却没有一丝喜悦,因为那黑衣人眼中不仅闪过了一丝解脱,竟然还有一抹淡淡的得意之情!

    得意?

    她有什么好得意的?得意于自己背主的行为吗?

    “轰!”

    漫不经心的将那死士的尸体扔在地上,就在林雅清转身离开的一瞬间,清秀的眉眼中却映照出了冲天不灭的大火,似乎要燃尽天地间所有的东西一样,灼热又霸道,只是一瞬间就席卷了整个后山上的生灵!

    “!”

    ***

    “嗯?”

    正准备从车架上走下来的林开阳似乎心有所感,蹙眉看向了灵霄阁后山的方向,刚刚那种感觉是……

    “怎么了?”

    一旁早就已经下去了的鲲洛枢瞬间抬头看一眼脸色严肃的好友,向来清冷的眸子上映照了些许微不可见的暖意。

    “……没什么,”林开阳摇了摇头,有些疑惑的再次看了一眼灵霄阁后山的方向,才稳稳的走了下来,隐晦的踩了踩脚下硬实的土地,林开阳抬眼看了看鸦雀无声的广场,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方才在天空上还能听见这里人声鼎沸的声音,没想到他们一下来就变得这么安静,看来他们果然是影响到了这些修士们吧?

    “喂!”

    一旁站着的鲲洛枢却没像他那么小心翼翼,他简直比林开阳这个罗山宗正牌太上长老还要有威严,而且还使唤人使唤的顺手无比。

    冲着罗山宗最小一辈的大弟子招了招手,等那弟子迅速跑过来之后才懒洋洋的开口,“我说小秃子,灵霄阁的人呢,怎么还不来?难不成是故意的?”至于那些嘴巴睁得大大的灵霄阁执事弟子……算了吧,那根本就不在他老人家的眼里!

    只是因为头发比别人略微少了些就被叫了一个难以接受外号的罗山宗小弟子(大师兄)抽了抽嘴角,却还是毕恭毕敬的开口,“回禀前辈,自晚辈们来到灵霄阁起,这里除了一些执事弟子之外,就再也没出现过任何灵霄阁的人!而且山上不停传来阵阵不小的动静,弟子怀疑……上面应该是出了事。”

    说话间,又是一阵地动山摇,鲲洛枢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灵霄阁巍峨的山门,说出口的话简直能将人活活气死,“这只要是个长眼的就能看出来出事了吧?”

    噎的大师兄哽了哽,鲲洛枢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略微惊讶的问,“上面那么大动静,你就没想着上去看看?”

    “这个……”大师兄一时失语,有些窘迫的摇了摇头,然后在鲲洛枢异样的目光中抽了抽嘴角,还是勇敢的回了一句,“没有……”

    不知怎的,在鲲洛枢惊奇的目光之下,罗山宗大名鼎鼎的黑脸大师兄竟然觉得脸皮子火辣辣的痛,有种惭愧的感觉,不由得默默地垂下了脑袋。只是还忍不住为自己辩解了一句,“主要是我们不好插手灵霄阁的内部事务……”

    “好了,我知道了,”林开阳的目光在眼前这个小弟子红的简直要滴血的脸上转了一圈儿,温声安慰了一番,就让他下去了。然后转向不太高兴的鲲洛枢,温和的开口,“你都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处理的不好也是因为宗门的规矩使然,你就别为难他了。”

    “……哦。”暗地里撇了撇嘴,鲲洛枢好悬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不满,反而笑吟吟的转向自己的好友,“那咱们不如先上去看看?灵霄阁闹出这么大动静,五大宗门同气连枝,你虽是罗山宗的太上长老,可是在场估计还真没有比你辈分还高的人,所以也只有你适合去。”至于他自己嘛,他想上哪里难道还需要别人的允许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