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二章 怎么可能放弃?!
    “你啊……”林开阳无奈的抽了抽嘴角,只得同意好友的建议,毕竟自己此番前来灵霄阁,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有关那个叫小胖的修士……

    自从那小修士离开之后,他也在背后查了很长时间,虽然当初林小胖做事十分隐蔽,顾家的后续处理的也十分到位,只不过这世上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到了他这个修为地位的人,认真想要查些什么东西,怎么可能会查不出来?

    更何况他背后还有开源大世界五大宗门之一的罗山宗做后盾,查出林小胖的真实身份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可以说现在只需要用亲缘石做最后一次确认,就能确定林小胖是不是当年助他良多的林家后人了。

    “其实要按我说,”鲲洛枢见林开阳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忍不住挑了挑形状优美的眉头,“你直接问一问那个林雅清不就什么都知道了?我看那丫头这些年来暗地里做的小动作可不少啊!”

    “雅清……”听到这个让自己彻底失望的后辈名字,林开阳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生疼的额角,面无表情的开口,“还是算了吧,那孩子不会告诉我实情……”

    自从知晓是林雅清将清和害到那般境地的时候,林开阳就已经对她彻底失望了,他不会出手杀她,可也不会再继续护着她了。按照她之前那个性子,得罪的人不知凡几,日后找林雅清麻烦的人一定不会少,他没有将断绝关系的消息放出去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至于以后她会怎么办……那就要靠她自己了!

    “啧!”见林开阳似乎还在为此事而烦恼,鲲洛枢撩了一把自己顺滑的长发,一指前方似乎永无边际的台阶,意气风发的开口,“别的事先别管,咱们开始走吧!”

    事后,鲲洛枢曾经无数次后悔为什么要鼓励开阳前去灵霄阁,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在他踏上灵霄阁的台阶之前就拦住他,可是后来,沧海桑田,世间轮转,早就已经来不及了……

    几千重的台阶从山脚下蜿蜒而上,一眼望不到头,林开阳摒除了身边的罗山宗弟子,与鲲洛枢一起漫步而上。其实以他们的修为,根本就不必一步步走,可是只要一想起来小胖就是这么一步一个脚印的爬上这数不清的台阶,变成一个小小的灵霄阁弟子,林开阳心里就一片柔软,脸上也带了些融融的暖意。

    他这一腔无处安放的报恩之意啊,今日终于能够送出去了,林开阳不由得心情大好,在这种绝好心情的影响下,他久久停滞的修为竟然也开始松动,心境更是上升了不止一个境界。

    旁边的鲲洛枢看着好友几乎可以称得上雀跃的表情,心中浮起一点儿淡淡的酸涩之感,随即就消失不见了。算了,只要开阳开心就好。

    虽说两人是一步一个脚印走的,可以他们的修为,跟直接飞上去的速度也差不多了,因此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就踏上了最后一个台阶,林开阳脸上下意识的就带了些真挚的微笑向广场之上看去。

    只是下一刻,林开阳本来盛满融融笑意的澄澈瞳孔就因为看到的场景而猛然放大到极致,里面盛满了被吓到的惊怒。

    “小胖——”

    ***

    “噗!”

    被突然暴走的商钰打的措手不及的辕诲方等人虽然极为警惕,但还是中招了,此时正站在半空中心有余悸的看着脚下抬头看他们的商钰。摸了一把嘴角溢出来的血迹,摸了摸自己身上的伤痕,辕诲方脸色发苦。

    这算不算是他罪有应得?

    一切都事先计划的好好的,原本以为绝对不会出错,只是他唯一漏算了的,就是即将长出第九尾的商钰会神志不清到大开杀戒!

    尤其是,他的修为还远远超出了在场所有人!

    难道就要这么前功尽弃了?

    狠狠握了握拳头,辕诲方眼中闪过一丝浓烈的不甘与疯狂,不行!怎么可能放弃?!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他就能跟随众位师兄师祖们的脚步飞升而去了,为了今天这一幕努力了那么长时间,怎么可能被眼前这点儿小小的挫折打断?那他还俢什么仙,练什么道?

    侧耳听着天际隐隐传来的阵阵雷声,辕诲方长长的吸了口气,心中有了计较。低头看一眼下方那只野兽血红的兽瞳,眼神微微一闪,顺手从旁边拉过来一个人,对准那张长大的兽口就扔了下去。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过后,满脸不可置信的辕掌门就那么手无缚鸡之力的被辕诲方扔进了狰狞的兽口里,然后就不甘的被撕成了碎片,直到死,他的眼睛还死死的看着辕诲方所在的方向,充满了怨毒。

    见到他的惨状,原本围在辕诲方身边的其他灵霄阁长老纷纷不由自主的远离了他,以免自己变成下一个惨死的家伙。他们站在辕诲方身边是寻求保护的,可是没想到在他身边反而更危险了,那还在这儿干什么,等死吗?

    辕诲方却不在意那些胆小的家伙,面无表情的看一眼头顶上声响越来越大的天空,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孽畜,你造孽太多,现下连天道都看不过眼了,老老实实的伏诛吧!”

    说这话的时候,辕诲方眼角的余光还淡淡的扫过广场的角落里安静站着的小小女修,闪过一丝细微的贪婪,然后就迅速收回了目光。

    虽说商钰已经发狂到神志不清,可奇怪的是那叫商钰的小狐狸不管再怎么发狂,却都不曾主动去伤害那个小弟子,这灵霄阁的广场之上混乱不堪生灵涂炭,倒是只有那小弟子呆着的小小一角是个难得的清净之地。许多灵霄阁弟子都纷纷躲了过去,倒是保了一条小命儿。

    “太上长老,请您将这阵法打开,让我宗门里的弟子逃出去。”几个核心弟子见自己许多修为不高的同门被殃及,广场之上一片人间惨状,虽然暂时还没人陨落,可是再耽搁一会儿,可就难说了。

    听到这些请求的辕诲方根本就没有反应,还警告的看了一眼想要走过来的灵霄阁弟子,那毫无理智充满浓浓癫狂之意的眼神几乎是瞬间就将那几人定在了原地,面面相觑,踌躇不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