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五章 难解的死局
    ,精彩无弹窗免费!

    狐族外围的空旷草地上,林小胖与林开阳就要离开了。

    在狐族住了将近十年,当真要离开了,林小胖倒真生出一股不舍之情。只不过……

    看一眼神色欢欣鼓舞的狐族长老们,林小胖嘴角就是一阵止不住的抽动,话说,她有这么讨人厌吗?好吧,在狐族的这段时间,她确实给他们带来了不少麻烦,可是将嫌弃之情表现得这么明显,真的没问题吗?

    将散乱到眼前的发丝撩回耳后,林小胖微笑着拍了拍依依不舍的商钰,对着慢慢凑过来的狐族众人郑重其事的施了一礼,“在此叨扰多年,在下心中实在有愧,今日就要走了。但是狐族庇佑救治之恩,在下之余生,必不敢忘!”

    她并没有说什么有恩必报的话,毕竟她现在还是个重伤伤残人士,完全提不上什么报答,更别说,她也不知自己能活多久……

    但是日后,若有机会,这个恩情,自然是要报的。

    “小修士言重了,这本也是我狐族应做之事。”商林长老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说到底还是有些介意自己的宝贝被商钰拿走送给林小胖的事情。虽说林小胖私底下表示要还给自己,可他是什么人?!他可是狐族长老唉!怎么可能将已经送出去的东西收回来!就是,就是心里有些难受罢了……

    笑了笑,林小胖没有对商林长老心口不一的样子多做什么评价,在林开阳的帮助下转身就要离开,在路过一对眼熟的母子后,冲着那个惊讶到合不拢嘴的孩子微微一笑,然后慢吞吞的爬上了玉船。

    将林小胖好生安置好的林开阳这才松了口气,转身对着狐族众人感激一笑,然后就启动了玉船,利索的准备离开。不走不行啊,看商钰那带着微微不舍的表情,林开阳真怕他会临阵变卦,他可是想让小胖去罗山宗想了好几年了,一直没有成真,好不容易小胖吐口,怎么可能愿意让别人打断?

    不过,要是在这全体狐族面前打上一场,估计就要恩人变仇人了,那可不太好……

    “小胖!”

    果然,在玉船缓缓升空的时候,商钰突然上前一步,仰起头去看坐在船舱里的林小胖,以他的位置应该是看不见林小胖的,可是他的目光是那样坚定,就连想要带着自己的后嗣跑路的林开阳也迟疑的放下了准备加速的手,看向了坐在他身后的林小胖。见林小胖只是微微摇了摇头,林开阳顿了顿,保持玉船的姿势,等着商钰说完。

    “……一路顺风。”

    谁知道他等了许久,商钰才磕磕巴巴的说了这么一句祝福的话,当时狐族众人看商钰的表情都有些奇怪了,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做什么。

    一直不曾吭声的林小胖却突然微微一笑,温暖的阳光撒在她脸上,带出一抹温和的笑意,似乎整个人都在发光一样。

    “嗯。”

    不小心瞥见这一幕的林开阳不知怎的,鼻子竟然有些酸涩,极力控制自己不露出什么破绽,故作无事的低头冲商钰示意了下,然后就控制着玉船迅速前进,从狐族特意留出来的阵法缝隙中飞了出去。

    直到飞出狐族领地老远,林开阳才有些迟疑的走了过来,“小胖,你……”

    “长老不必介怀,这是我自己的决定。虽然,虽然有些对不住商钰,可也总比让他因此被心魔所困来的好。”伸出袖子拭去自己嘴角溢出的血迹,林小胖微微一笑,不甚在意自己的情况。能被人从地狱拉出来,已经是极大的幸运之处,哪里还能奢求更好的东西?

    就像她对商钰说的那样,商钰不欠她什么,林小胖自然也不能让他因为自己而修为停滞。与林开阳这场戏,是她花费了好几个月时间才决定好的,就让商钰以为,自己在别的地方,也过得好好的吧。

    她希望自己留给好友的最后印象,是在远方好好活着,而不是在他面前,慢慢虚弱至死。

    “我很抱歉。”慢慢蹲在林小胖面前,执着林小胖的双手,林开阳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他今日在狐族之人面前说的话都是真的,可是,他也只是说出了一部分真相。天道留的那一线生机,只够他们将林小胖救回来,但是其他的,就不能再多奢求了。小胖的元婴已失,就算他暂时用灵兽的内丹抵上,可毕竟不是小胖自己的东西,只能保她暂时不死罢了。

    “长老不必这么自责,我现在不是已经很好了吗?你看,我现在至少还活着,还可以动用一下体内的灵力,也不是没有自保之力。只是不能进阶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林开阳被林小胖安慰的,险些没流出两行热泪来。修士不能进阶,比杀了他们还要让人难受吧?更何况,曾经体会过那种灵力充盈与人酣畅对战的滋味,哪里会甘心与自己日后成个止步于元婴的废人呢?

    林开阳曾经想过直接助小胖突破到化神境界,有了紫府,也总比现在这样要好得多,可是一旦稍有妄动,小胖的心府就会承受不住……

    这根本就是个死局,怎么都解不开!

    想了许久,林开阳压抑住心中的难过之情,顺着林小胖的话开口,“你的想法倒是好的,只是,那商钰毕竟是九尾灵狐,虽然年纪小了点儿,可也不是傻得。如果等不到你,自然会发现……”

    “……这样啊,”林小胖叹了口气,狠狠地靠在了身后的靠垫上,她现在的身体很是奇怪,**坚硬程度比之以前不知要强横多少,但是却常常会感到疲惫,这才多长时间,她就又已经觉得疲惫不堪了。

    “到那时候,估计他早就已经忘了我了……”

    这世上,从来没有缺之不可的人,就算商钰现在对她在好,可是等她再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这份担忧挂念之情就会渐渐变淡,变得缥缈,直到最后烟消云散。

    就像大山。

    最初的时候,在还不知道他接近自己是另有所图的时候,林小胖也以为自己一刻也不能离开大山。在知道他背叛自己的时候,她曾经恨不能亲手将之碎尸万段,那种万念俱灰之下的憎恶,曾经让林小胖以为自己会铭记一辈子。可是现在……

    她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感情可以浪费了。

    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