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九章 怎的这般寂寥?
    “好了,好不容易见一回,就别再这么针锋相对了。”见状不对,屠珑摸了摸鼻子,将气咻咻的林小胖拉到一边,同时心中还有些高兴。嗯,她这纯粹属于见到小胖也被人怼的说不出话来的幸灾乐祸。

    “我这叫针锋相对吗?”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自己,林小胖觉得屠珑这些年不见别的没什么进步,眼力倒是一如既往地矬!她这么美丽大方的女修,从进来到现在有大声说过话吗?怎么可能会跟一个毒舌针锋相对呢?

    见林小胖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魏无双眼神一眯,并没有错过她眼中那丝与活泼外表不太相符的淡然,心中突然觉得有些难过,看来经历过那么多事情,虽然不会沉浸在怨恨痛苦中走不出来,可是以往那个整日里笑眯眯好似不知人间疾苦的小胖……

    再也没有了。

    想到此处,魏无双突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伸出手将自己面前散乱的发丝别到脑后,绝世无双的脸上闪过一丝黯然,随即面无表情的开口,“你来灵霄阁做什么?还嫌那些混账东西没有杀了你不成?”

    虽是嫌弃的语气,但林小胖并不是那么不知好歹的人,自然听得出里面蕴含着的担心,不由得一笑,看来近十年不见,魏无双还是这么口是心非的性子啊!这叫什么来着?嘴硬心软是吧?

    心里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林小胖笑眯眯的开口,“这么多年不见,师兄不想我,我可是想的紧啊!有了空,自然要来看看师兄的近况。哦,顺便……又处理了一些私事。”

    “私事?”

    魏无双一挑优美的长眉,不怎么相信林小胖的说辞,目光在林小胖身上绕了一圈儿,嘴角露出一抹了然的笑意,“嗯,私事。”看来,小胖已经将那装疯卖傻了多年的狗东西给弄死了,真是可喜可贺啊。不枉他撑着活了这么长时间!

    林小胖也随之露出一抹心有灵犀般的微笑,笑眯眯的在这空旷的山谷里看了一圈儿,眼角挑起一个讶异的弧度,故作看不见屠珑拼命使眼色的模样,惊诧的开口,“多年不见,师兄倒是风采依旧,只是这山谷里……怎的这般寂寥?”

    “……”

    脸上浅浅的笑容顿时凝固,魏无双缓缓闭上了眼,好久才睁开来,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无辜的林小胖,“是吗?我倒不觉得,我在这里倒是过得很惬意。许是你在别处热闹的太狠了,咋一见这清净之地,觉得寂寥罢了。”

    瞥一眼旁边屠珑眼睛都要画起圈圈的模样,林小胖暗自叹了口气,无奈的开口,“算了,不跟你打哑谜了……我就想问你,师兄,你真的要一辈子都呆在这里吗?”

    “你要知道,就算你在这里待上一辈子,都是徒劳的。因为……”

    “你想见的那个人,早就已经不在了。”

    痛处被林小胖毫不客气的戳破,魏无双嘴角那抹勉强扬起来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下去,眸子垂下去看着脚下杂草繁盛的模样,白色的发丝无力的在他胸前飘扬,似乎在替自己的主人表达出难以开口的痛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苦寂寥一样,杂乱的很。

    见魏无双低着脑袋不说话,林小胖忍不住长叹了口气,用力眨去眼中的酸涩,挥手打散了魏无双加持在自己身上的阵法,原本虽然滞涩但还在运转的灵力此刻也露出了真容,让早就有所准备的林小胖都忍不住红了眼,“魏无双!你还要瞒我们到什么时候?!你就要死了你知不知道!”

    一边原本还在看热闹的屠珑也睁大了眼,惊恐的看着魏无双周身杂乱无章甚至有暴乱趋势的灵力,嗓音都忍不住拔高了好几个度,“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我刚刚过来的时候明明看见你还好好的!怎么,怎么……”

    看屠珑都惊诧到语无伦次了,林小胖不得不伸手将她拽到了自己的身后让她平静一点儿,自己对上了面无表情明显不准备合作的魏无双,眼中闪过一丝真切的痛楚,甚至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湿润,“师兄……你真的,想好了?”

    “……呵,”似乎突然想明白了什么,魏无双直接将大喊大叫的屠珑抛到一边,黑黝黝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面带哀色的林小胖,“或许我就是这么可笑。我这一生,总是在追求得不到的东西,却将自己原本拥有的嗤之以鼻。可是当真的失去了,我却又哀痛莫及……”

    “莫归元曾经说过,我有着常人拍马都赶不上的天赋,只要自己愿意努力,就能到达常人不能到达的高度。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以前,我还能骗自己说,是莫归元抢走了我的修为,不怨我,可是现在,我明明已经将他亲手杀了!可修为还是一成不变!”

    “或许,是我根本就不适合修炼之道吧……”

    轻轻抚摸自己手腕上带着的那抹褪了色的红,魏无双眼中闪过一丝深切的怀念,本来就倾国倾城的容颜,因为难得流露的情意加持,更加耀眼辉煌了。

    却蒙上了一层难以拂去的哀伤之感。

    “那是……珞谦的东西吧?”

    “嗯,”用衣袖将那根因为编者的技法不怎么纯熟而显得有些蹩脚的红绳盖住,魏无双看着眼前那片生长的肆意的花海,露出一抹难得灿烂的笑容,“她还活着的时候,这里都是她搭理的。没想到只是这些年不见她而已,这里就乱成这个样子……”

    “是吗?”

    安静看着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的魏无双,林小胖面无表情的看着魏无双。她从来没有爱过任何人,但也理解不了像魏无双这样古怪的想法。在珞谦活着的时候,魏无双不爱她,为何等她死了,才来做这种伤心断肠的模样?

    若不是与魏无双一向交好,林小胖都想说一句活该了!

    只是今生已经与魏无双是师兄妹了,林小胖也不得不体谅他一二,只不过再多却是不能了。以他们的关系,适当的关怀可以,可是却不能太过深入,毕竟,无论是谁,都会有不想与他人深交的时候。

    “只是师兄,发现你喜欢她,并不能成为你堕落的理由,又或者说……你难道想让珞谦看到你现在这个模样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