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九章 ……你觉得呢?
    “所以,你是太上长老从狐族带回来的?”那个拽着林小胖不放的小弟子此时摸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的开口,惹来林小胖怪异的一瞥。她方才不是都已经说的清清楚楚了吗?

    “哎哎哎,小师妹,不要这么冷淡吗?好歹以后咱们就是同门了,别这么高冷啊~”

    林小胖:“……”

    其他的先不说,这句话最后那个诡异的尾音是怎么回事啊喂!还有……

    谁是你小师妹了?攀交情也不要攀的这么迅速好吧混蛋!

    “咳咳,少言,你先回去吧。”一边听八卦听的心满意足的裴掌门轻咳几声,指挥自己的小弟子离开,话这么多,连他的耳朵都有些疼了。

    “不是吧,师尊——”

    大喊一声,那被师尊赐名少言的小弟子表情夸张的一把扑过去抱住裴掌门的大腿,嘤嘤哭泣,“师尊你可不能抛弃我啊,我不是你最最喜欢的弟子吗?”

    亲眼看见裴掌门脸绿了的林小胖抽了抽嘴角,扫一眼周围众位长老们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些无语。她这究竟是到了什么地方啊喂?!为什么感觉,好像进了魔窟一样……

    “起来!”

    脸色轮番转换了回,裴掌门最终铁青着脸一脚踢开碍事的小弟子,故作正常的让到一边,让林小胖上去,“自这里开始,往上就是太上长老的居所,没有他老人家的允许,吾等皆不准上前,小胖,你先上去吧。”

    林小胖先是抬眼看了下山上云雾缭绕的模样,伸手微微一探,指尖果然触碰到了一层看不见的阻挡物,但是却好像并没有特别坚韧的样子,想来应该是她已经得了老祖宗允许的结果吧。

    转过身来毕恭毕敬的冲裴掌门等人施了一礼,林小胖举步就要进去。

    “哎!那位女道友,请等一下。”

    听到这个声音,林小胖的脸颊下意识的一个抽搐,迅速加快了速度,只是她现在空有一身灵力,稍微加快些速度,身子就是一阵疼痛,速度是远远不及来人的,于是在她大半个身子都已经进去了的情况下,硬生生的被来人拽了出来。

    “放肆!”

    没想到来人竟然会做出这等无礼动作的裴掌门一掌就打了过去,试图将林小胖抢回来。

    见到裴掌门这丝毫不留情面的一掌,那人眼中厉芒微微一闪,手脚迅速的将怀中毫无抵抗力的林小胖一把拎了过来挡在身前,一边不停的后退,一边笑眯眯的开口,“唉?裴叔叔,你怎么下手这么重呢?难不成多年不见,您老人家已经将侄儿忘了不成?”

    “陆晟纶——”

    暴怒厉喝出声,周围的几个罗山宗长老也包围住陆晟纶,目标直指他怀中脸色惨白的林小胖,心中皆是一阵慌乱,若是这小姑娘在他们的护卫中出了事,他们怎么跟太上长老交代啊?难道说您老人家前脚刚走,林小胖就被个无礼之徒给抓走了吗?

    他们一定会被太上长老用失望的眼神给看死的!

    “陆少宫主,请放开我罗山宗弟子。”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啊啦啦,”单手揽住林小胖分量不小的腰,陆晟纶还颇为不要脸的伸手捏了一把她身上触感不错的肉,才笑眯眯的开口,“几位叔伯这是做什么?小侄只是跟这位妹妹开个玩笑罢了,别紧张嘛。”

    “陆晟纶!快放开小胖!”裴掌门端着一张面瘫脸充满杀意的看着陆晟纶,这个登徒子,别以为他没看见方才对小胖做了什么!那可是太上长老唯一的嫡亲血嗣!岂能容人轻薄!

    “陆师兄,你放开小胖吧,”就连一直笑嘻嘻的裴少言都收了笑意,面无表情的看着笑吟吟丝毫不自知自己做了什么的陆晟纶,俊秀的脸上带了一丝淡淡的杀气,“她身体不好,你再这样下去,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真的吗?”低头看一眼眼眸低垂脸色惨白的林小胖,以他的角度,只能看见她时不时抖动一二的眼睫毛,其他的表情,却是看不见的。

    犹豫了下,陆晟纶缓缓松开了揽着林小胖的胳膊,毕竟他来罗山宗也是泡了人家的宗门至宝华音池的,若是将林开阳太上长老的后嗣给弄伤了,岂不是结仇?只是可惜了他刚看上的妹妹啊……

    变故就是在这一刻陡然而生的。

    “啊!”

    裴少言几人只看见那本来还仗着身法逃来逃去不可一世的陆晟纶猛然弯下腰去,抱着自己的小腹一阵惨嚎,顿时觉得自己小腹以下大腿以上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一阵疼痛,看始作俑者的目光也带着一点点难以言喻的敬畏。

    喘了几口气才让自己平静下来的林小胖丝毫没给身后那个惨嚎的家伙半个眼神,笑意盈盈的看着几位罗山宗长老与掌门,捋了捋自己火红色的长发,貌似不经意的碾了碾自己的脚尖,才施了一礼,笑眯眯的走了进去,不带一丝儿烟火气。就好像方才给了陆晟纶一记难以忘怀重击的人不是她一样。

    “咕咚,”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裴少言走到脸色惨白的陆晟纶旁边,抿了抿唇,带着点儿同情意味的开口,“陆兄,你……还好吧?”

    “……你觉得呢?”

    终于艰难站起身子的陆晟纶扭曲着一张俊脸,声音扭曲的问幸灾乐祸的裴少言,“那女修呢?”

    “哦,你说小胖啊,”裴少言勉强按捺住自己抽动的嘴角,一指那层看不见的阵法,笑眯眯的开口,“她刚刚已经进去了啊。”

    “……好,很好!”

    狠狠地捏了捏拳头,陆晟纶脸色铁青的看一眼山顶小道上缓缓前行的女修,身后似乎有无尽火焰在熊熊燃烧一样,充满了怒火,与此同时,那自顾自行走着的女修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一样,猛然回头。

    山风吹拂着她火红烈焰般的长发,发尖的一抹幽紫仿佛吸纳了天地灵力一般,不容人忽视,在这样热烈的发色衬托下,女修原本寡淡的容颜似乎也因此增了几分色彩一样,让原本怒气冲冲的陆晟纶也忍不住恍惚一二。

    只是还没等他从那种难以言喻的震撼中回过神来,那女修竖起中指的模样顿时又让他火冒三丈!

    虽然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可是他眼不瞎!那女修脸上带着强烈讽刺不屑意味的表情,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林小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