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八章 没看见你们吧?
    右手的剑猛然往旁边一划,因为他们此时焦灼的状态,剑修的剑也不由自主的往旁边挪了挪,与此同时,避无可避的林小胖只好一抬手用自己微薄的灵力对上了精力充沛的对手。

    “轰!”

    一声巨响过后,林小胖毫无意外的被这一掌打的身子一歪,却意外的没有栽倒,手中长剑一划,一招熟的不能再熟的叶落晚山划过,曾经在无数个日子里练过成千上万遍的招式在此刻使出来,没有遇到一丝凝滞,犹如呼吸一般自然。

    这一剑,如树叶轻轻飘落,如清风拂过茂密山头,如初雪飘在枝头,没有一丝儿烟火气,充满着难以言喻的玄妙之感。

    那柄有些残缺的灵剑也在这样让人惊叹的招式之下爆发出了最强悍的实力,轻而易举的撕开了对方的剑网。

    “嗤!”一道细小的声音响起之后,那剑修的身形微微一顿,握着自己的断剑有些僵硬的站在原地,垂眼看着自己喉间的雪亮剑尖,顿了好一会儿,才艰涩着声音开口,“我认输。”他知道对方已经是手下留情,要不然方才那一剑自己此时已经身首易处了。

    林小胖将剑收了回来,安静的看着剑修走到擂台边上自己跳了下去,才松了口气,她也是强弩之末了,若是那一招还不能赢,那她也没办法了。只是这口气一松,林小胖就觉得身子一软,在罗山宗弟子的惊呼中缓缓向后倒去,悬空的一瞬间,林小胖心中顿时一缩,药丸。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从天而降,衣袂飘扬间,轻轻伸出雪白的双手,将那个无力掉落下来的染血身影揽在怀里,缓缓的落在地上。

    “小胖,你可还好?”

    在感觉到林开阳气息的那一刻,林小胖就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这温暖的气息实在是让她放松,放松到忍不住要睡过去一样。不由得伸手揽住林开阳的脖颈,即使处在昏睡过去的边缘,林小胖还是难以自己的微微一笑,“我没事儿。”

    然后就干脆利落的晕了过去。

    心疼的伸手将林小胖凌乱的发丝拨开,林开阳将林小胖打横抱起,就要转身离开。目光的余角看一眼呆立在一边的灵韵峰众人,想起来小胖受的伤,林开阳一皱眉,那几个长老顿时身子一抖,往后缩了缩。

    林开阳没有那个心思去搭理他们,等目光转到那几个罗山宗外门弟子身上时,给了个略带赞赏的眼神,“你们做的很好。”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他走了许久,剩下几个弟子还都是一脸梦幻的模样。那个女修忍不住掐了自己一把,等感觉到疼痛时“嘶”了一下,一脸的不可思议,“我这是在做梦吧?”刚刚,刚刚那个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人,不是他们罗山宗太上长老吗?

    所以,那个被太上长老一脸温柔抱走的女修,到底是谁啊?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压下心中的惊涛骇浪,纷纷决定将今天这件事死死压在心里,谁都不说。不过……

    几人都忍不住笑弯了眼,能被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太上长老夸奖一次,他们心中也是可是极为兴奋的,今日这事足够他们回味好几年了。

    另一边,林开阳冷着脸将昏睡中的林小胖一路抱回首阳山山顶,没心思去管一路上看见这一幕的人有多惊讶,他现在心中满是复杂。他一直都以为让小胖好好活下去是对她最好的选择,小胖平日里也没有什么要求,所以他没觉得自己做得不对,可是直到今日,看着小胖在料理鲲柔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对了,更何况方才看见林小胖在擂台上神采飞扬的模样,他才知道自己娇养小胖的行为是不对的。

    平日里,小胖哪里像今日这般高兴过呢?就连站在暗处的自己看见擂台上闪闪发光的小胖,都觉得震撼。尤其是最后那一剑,竟隐隐触碰到了一丝暗合天地自然的“道”,以她现在的年岁,若是让修行剑道的那些老头子看到,估计不会白白放过。

    只是今日之事看到的人可不少,就算那几个罗山宗弟子不说,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传到那些人耳朵里,估计此刻就已经有人在暗地里打量她了。

    虽然自家孩子有出息,林开阳很高兴,只是小胖想不想修剑道一途,他还得先问问小胖的意思……

    “太上长……”

    正在四处乱跑欣赏罗山宗美景的陆晟纶不经意间一扭头就看见了脸色不佳的太上长老,本来想打招呼的话顿时咽了回去,一闪身,捂着嘴就蹲在了路边的草丛里,同时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对方,直到林开阳离开。

    “呼——”吓死他了,只要一想到方才林开阳那副严肃的表情,陆晟纶就一阵头疼,也不知道是谁惹到那位大能了,周身的气势几乎要将空气都燃起来了,骇人的很。

    慢吞吞的站了起来,一整衣衫,就又是个衣衫光鲜的俊俏青年了,只是当他扭过脑袋看见站在自己身后表情复杂的下属们后,脸顿时一青,“你们怎么还在这儿站着?!”突然想起来了不对,连连跳脚,“方才太上长老经过的时候,你们不会也是这个样子吧?!”

    见到下属们点头以后,陆晟纶眼前一阵天旋地转,深感未来一片漆黑,“呵,呵呵……”那他还躲什么躲啊!本来他没什么不对,可是方才那欲盖弥彰的一躲,岂不是明摆着告诉林开阳自己心虚吗?

    “你们,刚才太上长老,没看见你们吧?”抱着最后一丝儿希望,陆晟纶小心翼翼的问自家下属,活像个要等最后判决的犯人一样。

    “……少宫主,您放心,太上长老绝对没有看见您。”

    面无表情的攥紧了衣袖,看着下属僵硬的表情,陆晟纶连最后一点儿希望都放弃了,自暴自弃的往山上走,“算了,我去给他老人家赔个礼好了……咦?”终于反应过来,陆晟纶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的开口,“方才太上长老怀里抱着的人……不是林小胖吗?”

    几个下属都没有说话,显然他们可是记得自家少宫主对人家女修的唐突,说实在话,他们委实不觉得现在是个去找太上长老的好时机,奈何陆晟纶此时已经握紧拳头下了决定,也只好跟着他走了上去,心中默默祈祷少宫主这回不会再自寻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