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二章 不许我也来了
    看见对面女修眼中的朦胧水汽,陌源生死死的掐住自己的手指,才能控制住自己不要发狂,慢慢走到林小胖面前,伸手碰了碰她的脸颊,见林小胖无意识凑过来蹭了蹭的模样,眼中笑意更深,“嗯,小胖也做到了自己的承诺,所以……”

    剩下的话缓缓消散在空气里,林小胖摸了摸自己方才好像被柔和清风扫过的脸颊,看着空无一人的对面,愣在当场。

    “所以,不要再责怪自己了。”

    缓缓仰起头看着天边最后的一抹余光,林小胖眼边隐隐有水光划过,一双浸润了水光的眸子显得更加流光溢彩,好像包裹了整个星空一样。

    “又是这样……”

    她好像又把事情搞砸了啊……

    “什么这样?你在喃喃自语些什么啊!”

    身后钻出来个有些狼狈的身影,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沾染上的碎叶片子,陆晟纶无奈的看着林小胖,“我说,下次能不能不要这么玩儿!我都要快吓死了!话说你下回跑出来,能不能先给我说一声啊,或者别跑这么偏僻也行啊……”

    “啰嗦!”狠狠搓了把脸,然后才转过身去看那个啰啰嗦嗦的少宫主,丝毫看不出异样,林小胖笑眯眯的开口,“怎么着少宫主,这是被那位姐姐妹妹给拒绝了所以才这么烦躁?”

    “怎么可能?!”陆晟纶当即跳脚,脸上满是对自己能力的自信,“本少宫主想要什么女修,还从来没有得不到的!就连那个……”

    说到这里,陆晟纶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顿时焉了下去,“算了,咱还是先走吧。”他差点忘了,对面这个女修不就是拒绝了自己的人吗?

    “哦。”难得乖巧的应了一声,林小胖跟在陆晟纶身后走了两步,貌似漫不经心的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茂密树丛,然后转身离开。

    过了片刻,幽密的森林里仍然是一片寂静,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点点星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撒了下来,调皮的映在那个神色幽微的男修身上,给原本清雅的人带了一丝难以言喻的幽暗。

    盯着林小胖消失的方向沉默了半响,陌源生忍不住叹了口气,小胖她,究竟什么时候才能不需要自己提醒就想起自己来呢……

    “陌源生,”一道常人难以发现的细微光芒从深深地地底蜿蜒而来,空幽的嗓音直接响彻在陌源生脑海中,原本毫无波动的声音,此刻竟然带着一丝气急败坏,“我不是说过,不许你再找这个人类!”

    “不许?”面无表情的重复了一遍这个词,陌源生挺拔的身姿在风中静静矗立,身上的衣衫在夜风的吹拂下缓缓摇曳,就像他这个人一样,不管外面有多少狂风骤雨,他自巍然不动,然而这么一个清俊淡然的人,说出口的话却意外的噎死人。

    “不许我也来了。”

    “你?!”那个声音的主人被气的一噎,随即带了丝淡淡的恶意,“就算你来见她多少次,她都不会记得你!你忘了吗?这是天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之法,是你作为天道之子应有的代价!”

    狠狠地闭了闭眼,陌源生攥住自己的手指,有些许淋漓的血液滴落在地上,一阵奇异的芳香过后,地上原本因为踩踏而有些萎靡的青草顿时迎风而长。不过须臾,就已经比陌源生整个人都要高出许多,亲昵的包围着他,草叶子在空中摇曳不停,比起之前对林小胖透漏出的那种嫌弃,态度简直天壤之别。

    然而陌源生却并不高兴,反而,他有些厌恶的后退了两步,避开了那些殷切不已的植物,面无表情的开口,“这只是你自己的决定,我从来都没有说过,要做什么天道之子!”

    “无论你如何抗拒,这都是不争的事实。”那道声音先是噎了一下,随机就没有一丝儿波动的说出这句话,然后意有所指的开口,“再过一段时间,只要再过一段时间,等你真正赢了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就可以自由了……我保证。”

    “呵,”陌源生冷笑一声,此时他的脸上哪里还有那些温润之意,表情简直难看的过分,还带着难以压抑的厌恶,“几十年前你就这么说过,现在你还是这么说的,到底什么时候才是结局!”

    “我从来不骗人,”细细的微茫缓缓退去,那道声音也随之而变淡,但那种恍如天地威压的感觉却丝毫没有减退,“你是知道的。”

    过了许久,直到月亮都缓缓挂在了枝头,陌源生僵立着的身子才微微一动,慢慢转身离开了,“希望你真的没有骗我……”

    微风拂过,此处再次恢复了平静,只有那丛因得了鲜血滋润而生机盎然的植物在空中雀跃摇摆,它们在为自己得到新生而欢呼。但也许是太过激动,所以引来了一只以此为食的妖兽,几口就将之嚼碎咽到了肚子里,只是没等这幸运儿满足离开,就被隐藏在身后的肉食者一爪按在了地上……

    夜晚的森林,从来都不会寂寥。

    皎洁的月光下,一男一女两位修士一前一后的走着,彼此沉默不语,气氛有些诡异的压抑,过了许久,稍微落后一些的男修终于忍不住张口,“喂,你就不能慢点儿?”跟他说几句话是会死还是怎样!

    慢慢停下了脚步,林小胖慢条斯理的看着身后那个不满的男修,嘴角噙着一抹温柔的笑意,仔细看时却能看见她暴着青筋的额角,“少宫主,您‘又’怎么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烦着她,乱七八糟的话问了一箩筐,林小胖就奇了怪了,这人难道就不会觉得累吗?反正她是被烦的够呛!

    “什么叫又啊……”嘟囔了句,陆晟纶也觉得自己现在的状况有些不对,但他就是忍不住想要逗弄林小胖一下,所以又记吃不记打的上前撩拨,“我真的很好奇,你这些天一直被打,到底疼不疼啊?”

    “!”

    青筋蹦了蹦,林小胖努力抑制住心中的怒火,笑眯眯的看着对方,“您说呢?”简直见光死啊!不会说话就不能不说吗?一口就戳中了她的痛处……

    “啧,”撇了撇嘴,陆晟纶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赶在林小胖发火之前机灵的开口,“那你刚才在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