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章 怎么这么熟悉?
    瀛海深处。

    一大早的,原本寂静辽阔的水域今日却出人意料的热闹,各种各样的鱼虾等妖兽噙着色彩鲜艳的彩绢等装饰物爬来爬去,一路装点着热闹的海底。

    “快点快点!怎么动作那么慢?!被夫人看见的话还不剥了你们的皮!”一个人模人样的男人掐着嗓子呵斥周围那几个笨手笨脚的妖兽,力图让他们将客人们即将经过的地方都装点的好看一点儿,只可惜鱼虾们的手手脚脚本来就不适合做这种精细的活计,所以即使他呵斥的再怎么厉害,进度却还是慢的很。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没弄好?!”本来羞怯不已的鲲柔本来心血来潮的出来转转,结果看见这些笨手笨脚的妖兽时顿时就火了。一双美眸似要喷火一样紧紧的盯着那些奇形怪状的鱼虾们,心中恨不得将他们都扯成几十块!

    这可是她的成亲仪式!一辈子只有一次的那种!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她一定要将这几个妖兽打入寒冰狱,永远都不放出来!

    被鲲柔冷厉的目光一看,几个海底妖兽们都瑟缩的在原地颤抖,连手中的东西都拿不稳了,让看见这一幕的鲲柔更添怒火。

    那本来呵斥妖修的男人见状不妙,连忙挪了过来,笑眯眯的给鲲柔道了个喜,好话不断地说了好几句吉祥话,直接把鲲柔夸的两颊羞红才意犹未尽的闭上了嘴,“小公主不必担心,有小的在这儿看着呢,一定将这里布置的漂漂亮亮的,绝对不会误了您的成亲大典!”

    “嗯,”故作矜持的挥了挥手,鲲柔脸上满是压抑不住的笑意,“那这里就交给你了,给我好好置办,若是出了什么差错,我唯你是问!”

    “是是是。”点头哈腰的送走鲲柔,男人抹了把汗,心中对以后的日子更觉难受,面上却是不肯露出来半分的,立时又呵斥着几个妖修布置起来。

    另一边,走出去老远的鲲柔摸了摸自己娇俏的脸,眼中满是笑意,压都压不下去。只要一想起来自己与十七就要结为夫妻了,她心里就十分欢喜。只是这么多天了,她还没见过十七,今日就要结亲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跟自己一样,心中欢喜呢?

    旁边有机灵的侍女一见鲲柔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了,立时抖机灵,“公主,奴婢听闻十七少主现在正在老祖宗那里试穿礼服,夫人也在那里,不如……咱们也去看看?”

    “你说什么呢?”假意呵斥了几句,鲲柔就按耐不住得在婢女的求饶声中拐了个弯,往老祖宗居住的洞府走去。

    一路上遇见无数正为自己的婚典忙碌的妖修族人,鲲柔皆矜持的点了点头,一路杨柳摆风的就走到了老祖宗居住的洞府。

    将婢女们留在洞口,一进这昏暗幽冷的洞府,鲲柔就下意识的皱起了形状优美的眉,明明老祖宗有那么多住所可选,为什么偏偏要选这么个黑洞洞的地方住?不仅不好看,住起来肯定也不方便。更何况……

    低头看一眼自己被淤泥弄脏的华美锦靴,鲲柔心中就是一阵无名的厌烦,但是想起来自己来的目的,还是跺了跺脚,将那些淤泥留在洞口,施展起法术,踩着水花飘了进去。

    “老祖宗?老祖宗您在不在?”

    娇柔的嗓音回响在这处位于悬崖之上的洞府,让洞里本来紧张对峙的两人都不由自主僵了僵,最后还是那个年老的率先认输,叹了口气扬声道,“在,老祖宗在这里。柔儿啊,过来吧。”

    话音刚落,一道雪白的悄影就滑了过来,笑吟吟的一把扑到老人怀里,撒娇卖痴了许久,才将自己的眼角分给了安静站在这里的绝美男子,貌似漫不经心的开口,“十七,你也在啊?”

    “呵,”被鲲柔的小心机弄得一笑,老人拍了拍怀里年轻的身子,自己起身离开,嘴里还不忘调侃道,“算了算了,女大不由人,我这把老骨头哟,还是先离开吧。别碍了你们的眼,不然的话,就是没眼力见儿喽……”

    “老祖宗,您真是的……”

    一边跺着脚,一边言不由衷的用眼角的余光瞥着默不作声的鲲十七,鲲柔僵硬的站在原地,把玩着自己的双手,心中一阵狂跳。自己以前也不是没见过十七,但是多日不见,现在再看十七的话,总觉得他比之前更加好看了……

    只是看上一眼,鲲柔就觉得自己腿脚一阵发软,十七他,原来有这么好看吗?

    旁边站的跟尊雕像一样的鲲十七无机质的黑眸在坐立不安的鲲柔身上一绕,见她许久没有说话,动了动脚,就要离开。

    虽然今日就要跟这个人成亲了,可是鲲十七心中却没有半分波动。若不是鲲洛枢应诺自己只要与她成亲就能坐上族长之位,鲲十七绝对不会再看她第二眼。他可没有什么自虐倾向,小时候被鲲柔怎么对待,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等等!

    没有丝毫波动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一丝纠结,自虐倾向?这个词……怎么这么熟悉?

    可是他能确定自己根本就没听说过……

    又是这样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鲲十七实在是厌恶透了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方才跟老祖宗对峙,他就是想要知道自己这些年来时不时会冒出的奇怪念头与词语到底是怎么来的,可是这一直对他多有照顾的老人在这个问题上却死活都不肯所说,让他感觉恼怒极了!

    他知道自己几十年前曾经分出去一半魂魄,也记得自己是为了鲲柔才这么做的,可是其余的细节,却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淡忘,可是身为鲲氏一族年轻一代最优秀的人,这样的情况本不可能出现!

    “嘭!”烦躁间不小心碰掉了旁边的一个罐子,巨大的声响让陷入沉思中的两人都猛然惊醒,尤其是鲲柔,控制不住的扭头去看鲲十七的脸,在看见他脸上控制不住的燥郁时,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抹愤恨,转瞬即逝。她自然知道鲲十七为什么会觉得燥郁,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会觉得气愤!

    一个月前控制不住去找林小胖的麻烦正是因为如此!她不想让属于自己的东西去想别的女人!

    就算起因是自己,也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