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四章 仙子与叫花子
    见那些剑修不搭理自己,说话的那个容貌俊俏的男弟子脸一青,顿时坐不住了,拍案而起,怒喝道,“那位仙子乃是天地宠儿,世间的女子多有不如,就连浮云宫少宫主都对之念念不忘,定然是难得一见的天人之貌!”

    少年难免慕艾,修仙界本就没有难看之人,再加上那位仙子的身份那么高,自然就有无数的幻想搁在那林仙子身上了。先是回味了一下那位传说中的林仙子的美貌,那男弟子继而愤愤不平的一甩长长的袖子,开口怒喝,“此等人物,岂是你们这样的人可以胡乱非议的!”言下之意,就是你们连提起那位仙子的名字都不配!

    “喝!”

    之前这小子说他们也就算了,没想到现在居然把整个客栈的人都给骂了,这也忒不识好歹了吧?!就连之前充当和事佬的和尚都对此不说话了。这等人,惯会惹是生非,偏偏自己又没有那个实力,怎能不让人生厌?!就连他的那些同门,都忍不住伸手拉了拉他的袖子,想让他低调一些。

    毕竟他们这个十八流的小宗门掺和到里面,除了想要营救出那位仙子,心中不一定就没有其他的想法。就比如这个虽然脾气不好但是容貌上却称得上一等一的小师弟。

    咳咳,虽然有些异想天开,但是据说那个女弟子的年岁也不大,心性还不定,说不定就一见钟情意乱情迷了呢?就是这个小师弟的脾气……

    “好了,你闭嘴!”身为大师兄的男修厉声喝止了自己容貌俊俏的小师弟,眼角不遗余力的往旁边那几个散修身上扫了一眼。其他人他倒是不放在眼里,就是那个为首叫元彪的男人,倒是格外有些实力。他心里也清楚的知道,就算他们是有宗门的人,可是出门在外,宗门又不是什么有名的大宗门,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可是大师兄!”那小师弟本来年纪也不大,气咻咻的喊了自家大师兄一眼,正想说些什么,门外却突然传来一声闷响。不怎么高兴的抬头去看,谁知道一眼就看见了个泥糊糊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子难以言喻味道的人一头栽倒在客栈的门槛上。方才那声巨响,就是那人的脑袋磕在门槛上的动静。

    整个客栈都因为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沉默了半响,然后又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没有几个会把眼神浪费在这么一个看上去就没有前途实力的人身上。尤其是那个小师弟,不屑的冷哼一声,掩住口鼻,跟躲避什么自然灾害一样利索的旋身上了楼。他才不想跟这个叫花子一样的修士待在同一片地界呢!

    由于那修士浑身上下散发出地味道着实不怎么好闻,顷刻间,客栈里走人的竟然不在少数,不一会儿整个大厅就没剩下几个人了。

    一直在胆战心惊的算着账的客栈老板见状,苦着一张老褶子皮脸去后面叫小二去了,显然是将来人当成了叫花子,想要将之拖出去。

    唯一没离开的也就是那几个散修了。他们本来就是生活在修士最底层的人,什么脏污的东西没见过,这会儿自然不会在意这倒霉催的修士身上足以让人退避三舍的味道了。

    只是走进了一看,却忍不住惊讶了,“大哥,这还是个女娃子啊!”就是脸被黑泥巴糊住了看不清长得怎么样。

    “嗯?”元彪皱了皱眉,他原本不想管的,但是一听说是个女娃子,还是忍不住走了过来。说到底,还是因为不忍心。好好的女娃子变成这样,指不定是遇到了什么事儿呢!自从机缘巧合踏上修仙之路后这样的事情他见得还少吗?

    走近了一看,发现这个女修身上也不知道是泥巴太厚还是怎么了,黑乎乎的一片,也看不出来但是有没有受伤,沉吟一会儿,还是伸手将之提拉了起来,想要带她去洗洗身上的脏污。女孩子嘛,能用水洗的,都不喜欢用净身术,元彪表示理解。

    谁知道在提拉着那女修起身经过拎着一整只鸡的兄弟身边的那一刻,那女修竟然抬了抬头,看样子竟然是想要张嘴去咬那油光水亮的鸡肉!明明还在昏迷不醒呢!

    “哟!这女娃子可是饿惨了。”

    那贼眉鼠眼的男修叹了口气,将另外一只手里还没动过得烧鸡放在女修的鼻子前面,看了看她脏兮兮的手,犹豫了一下,还是自己先拿住了。回头吆喝背后哆哆嗦嗦的店老板,“老头儿,赶紧的,让你家老婆子给这个小姑娘洗刷洗刷。别耽误事儿啊!”

    语气虽凶,但手下却并不刁难,反而大方的打赏了好几锭银子,那吓得直哆嗦的老婆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银子的魅力,立马屁颠屁颠的带着自己的儿媳妇儿将那泥人儿一样的女修带回了后院,细心的帮她洗刷。

    只是也不知道这姑娘到底在哪儿摸爬滚打了,身上的衣料虽然可以看出来是好东西,但是却破破烂烂的,上面不知道破了多少个口子,里面都没有一处好肉了。把个见惯世面的老婆子看的眼都红了。

    “作孽哟,也不知道这么好的姑娘到底遭了什么罪了,瞅瞅这身上,简直没有一块儿好肉啊!”咦?不过洗完了以后发现,这姑娘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瘦啊!反而……

    还颇有些丰腴。

    那婆子也说不出受虐待的话来了,但还是满心满眼的心疼,人老了,难免就多情,将那姑娘送到房间以后,就算面对那几个散修还是怕的要死,老婆子这会儿倒是能勉强说出几句话了,只是话里话外都是对那姑娘的可怜。

    “身上的料子倒都是好的,老婆子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好的东西呢,就是那身上啊……啧啧,全是伤……”

    元彪原本觉得有些头疼,他们的时间不多,本来吃饱喝足以后就要去南郊寻找那位罗山宗女弟子的,但是现在听见这几句话,倒是来了兴致。想起来之前那女修即使昏迷不醒都不忘啃上一口鸡肉的模样,挑了挑眉,带着同样很有兴致的几个兄弟去了安置那女修的房间。

    难得做了好事,总得要看看自己救得人到底长得怎么样吧?小胖修仙记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