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六章 你下得了手吗?
    “你,你想做什么……”

    被裴玉竹冷漠的眼神盯得浑身上下不由自主的一寒,重冥终于忆起了自己目前是个俘虏的事实,但还是强撑着天魔宫弟子的诡异骄傲,语气不佳的开口,“识相的话,还不快放开我!”

    裴玉竹挑了挑修长的眉梢,他一向端方沉稳,众人还从来没见过他这般邪气四溢的模样,顿时都傻了眼,待反应过来之后都是一脸复杂的看着不知死活还在跟大师兄呛声的重冥。

    “哦?我还真是好奇,你们天魔宫,到底是怎么不跟我一般见识的……就像现在这样吗?”话音未落,裴玉竹手中已然飞出了数柄匕首,狠狠地扎在出言不逊的重冥四肢上,鲜红的血迹顿时染红了一小块儿土地,却丝毫都抵消不了裴玉竹心中的怒火!

    天知道当他得知魔修要抓自己亲妹妹做鼎炉的消息时有多震怒,直到现在他的心脏还在砰砰直跳,要不是收到消息及时赶来,要不是小胖及时赶到拦下重冥,他这几个嫡亲的兄弟姐妹是不是都要命丧魔修之手了?一想到这个裴玉竹就是一阵后怕!

    这个魔修,真是该死!

    偏偏这魔修现在不仅不知悔改,还要一直挑拨他的忍耐力!什么‘一旦杀了他天魔宫不会善罢甘休’,这种事,他会在意吗?

    指尖微微一动,那些小匕首就缓缓从重冥四肢上拔起来,然后,猛然扎了回去,原本已经因为修士强悍的修复力而有所好转的伤口顿时又撕裂开来,鲜血顿时淌了一地,与此同时响起的,不止有血肉撕裂的声音,还有重冥尖锐的惨叫声。

    只是平日里最是正直的几位罗山宗弟子此时却像是集体聋了瞎了一样,对这血腥的一幕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就连几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弟子也是一副眼瞎样,小心翼翼的给那几个身受重伤的裴家子弟疗伤。

    林小胖自然也不会去管,快速走了几步到那几个弟子旁边,低头查探了一下他们的伤势,在裴媛不自觉的期待目光下微微摇了摇头,脸色有些暗沉,“伤的太重了,还有丹田,都被搅碎了……”接下来的话林小胖没有多说,丹田被废的痛苦她是深有体会的,这几个弟子现在晕过去,说不定也是好事,不用承担那种非人的痛苦。只是一旦他们醒来,就要面对修为全失的困境……

    对比一下之前找到的那些尸体,一时之间,林小胖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方更惨一些了。

    耳边的惨叫声震天,却没有人在意重冥的咒骂,就连裴媛,都在裴玉岚的帮助下缓缓走了过去,手中拿着一柄锐利的长剑,即使微微颤抖也不忘对准躺在地上无力反抗的重冥。之前在她眼里那么厉害的人,在他面前连反抗的勇气几乎都生不起来的人,此刻竟然也会如此没有反抗之力的躺在自己面前……

    狠狠地闭了闭眼,裴媛强迫自己睁开眼睛去看表情诡异的重冥,她心里很清楚,如果自己走不出来重冥的阴影,大概永远都不会轻松,永远也走不出来了。

    “呵!你下得了手吗?”

    冷笑一声,或许是知道自己这次在劫难逃,重冥已经不再试图去反抗,脸上带着阴森森的诡异微笑,猩红的眼珠子一眨不眨的盯着裴媛和裴玉岚,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带着血迹的嘴唇,重冥的嗓音诡异又低沉,带着一股子从坟墓爬出来的浓郁死气。“别忘了,之前到底是谁被我追杀的四处逃窜,就算我今日失手被你们擒住,但是你们真的敢杀了我?”

    “若是你们杀了我,我天魔宫众人一定知晓,你们可别忘了,万人榜战,是不禁杀戮的!若是想为了这几个小弟子而在榜战中与我们魔道众人对上,那你就动手吧!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你们罗山宗,会死几个人!”

    握着剑柄的手微微一顿,裴媛的眼眸中带了一丝不自觉的迟疑,若只是为报私仇,那就算自己事后会被追杀她也认了,但这魔修说的对,万一因为她杀了这人而引起罗山宗与天魔宫的混战,可就都是她的错了……

    见裴媛的表情稍有迟疑,重冥心中得意,被在身后的手指蠢蠢欲动,但面上不显,一副不与凡夫俗子计较的高傲模样,“若是你就此放了我,咱们之间的事就一笔勾销!我保证绝不反悔……”

    周围的几个罗山宗弟子闻言都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就在重冥喋喋不休的劝说裴媛的时候,站在裴媛身边的裴玉岚却温柔的夺过了裴媛手中的长剑,毅然决然对准重冥的丹田位置,缓慢而又坚定的扎了下去。

    丹田被毁有多痛,没有经受过得人是不会知道的,而且还是被用这么缓慢的动作,魔修重冥看着裴玉岚的眼神几乎要渗出血来,却拿她无可奈何!口中喷出大量的鲜血,事到如今,重冥反倒是不惧怕了,目光在裴玉岚的身子上来回扫视,用一种充满恶意的口吻道,“其实,咳咳,其实还真是可惜。好不容易找到的鼎炉,居然没用过就要死了,真是可惜,可惜啊!”

    “说起来,像你这样的世家大族千辛万苦培养出来的女修,我之前还真没尝过,若是有机会……”

    “噗嗤!”任何一个女修被人用这种眼神看着,心中都不会舒服,更何况是差点儿就被掳走的裴玉岚。但出乎林小胖预料的是,即使重冥再怎么污言秽语的乱说,裴玉岚执着长剑的手却没有一丝儿颤抖,仍然稳稳的在重冥身上游走,先是慢吞吞的废了他的丹田,再就是手脚四肢,再是喋喋不休的咽喉,最后才慢吞吞的一剑插进心脏,结束了重冥的性命。

    因为之前丹田被毁,紫府被碎,重冥竟是就这么死的彻彻底底,连一丝儿逃出来的可能性都没有了!

    在场的几个罗山宗核心弟子看裴玉岚的眼神都微微一变,当然步数忌惮什么的莫须有情绪,而是带了一丝难得的赞赏。到了他们这个年纪地位,知道的东西肯定比裴媛这些十几岁的小姑娘多的多,那魔修死前说的话有真有假,大部分都是为了扰乱裴玉岚的心智好求得一死,裴玉岚能在这样的情况下稳稳下手,可见心智之坚。

    或者,该说一句不愧是大师兄的亲妹妹吗?小胖修仙记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