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他才不会放弃!
    可不就是活力吗?

    就连那双眼睛都变得明亮了几分,里面也有了些许光彩,比之方才那副死气沉沉的模样好了许多。感觉……

    感觉更像是个活人了……

    想到这里,老祖宗不由得皱起了眉峰,疑惑的看一眼正在活动自己新身体的鲲十七,试探的喊了一声,“十七?”

    那只桐华兽检查自己身体的动作顿了顿,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即就低下脑袋自顾自的整理起自己的衣衫来。

    果然!

    老祖宗心中一动,十七天生三魂不全,情感稀少的将近于无,就连对她都是长年一副面无表情的冰冷模样,刚刚如果是在石台上的那具身体,十七肯定不会搭理她的,怎么现在……

    可是看见十七面无表情的脸,老祖宗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她想什么呢,十七现在这个样子难道不好吗?总比之前木偶一般的样子要好得多了。

    见十七整理好自己之后就要离开,老祖宗叹了口气,帮他撕裂虚空之后,见十七头也不会就要离开,忍不住开口嘱咐到,“十七啊,不管怎么说……我希望你能过的好好的……”

    鲲十七跨入虚空裂缝的脚步微微一顿,随即头也未回的跨了进去,小小的身影迅速消失不见了。

    “唉……”看着重新归于平静的山洞,老祖宗不由得叹了口气,将十七留下来的身体摆正,还给他拽了拽衣领子,“你这孩子,怎么老是让我担心呢……”

    满怀心事的慢慢游出了洞府,此刻外面正好升起弯月,皎洁的光芒洒在悬崖底下波光粼粼的海面上,一片明亮。其中偶尔还有顽皮的小家伙猛然从海中跃出,在半空中打个滚才又钻进了水里,嘻嘻哈哈的声音响彻了这片海面,鱼尾上的鳞片反射着点点月华,看起来好看极了。

    站在洞口处打量着这副美景,老祖宗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来。算了,她都这么大年纪了,小辈们的事儿就让他们自己决定吧!她只需要在背后安静的看着他们就行了……

    ***

    屠家老宅。

    “嗡。”

    原本寂静的屋子里突然响起一声极小的动静,正在床上盘膝而坐积极疗伤的林小胖并没有听见,她还沉浸在修炼带来的好处中不能自拔。今天跟瀛佑的比试虽然惨烈了点儿,不过却并不是没有任何好处,至少林小胖闲置了十六年的身子骨好好的活动了一番,不至于生锈。

    见林小胖迟迟都没有反应,她手指上带着的戒指突然动了动,半响过后,见还没有动静,突然从中飞出一本略有些发黄的古书来。

    正是林小胖之前在五大宗门考核时获得的春宫图!

    那古书绕着林小胖转了几圈,小心翼翼的避开林小胖布置在自己周围的防护罩,不过它好像很快确认了什么似的,大大方方的在防护罩里转了个圈。防护罩是预防外来的攻击的,它现在在防护罩里面,不用担心会惊醒林小胖。

    在林小胖身边转了几圈,见她没有丝毫反应,大大方方的飞到林小胖面前,慢慢的展开书皮,从中射出一道淡淡的黑色光芒,直指林小胖的额头。

    谁知道那道光芒在接触到林小胖皮肤的那一刻,竟然被她身上突然浮起的一层白光给反弹了回去,险些打到正在得意的古书。

    “可恶!”突然,古书中响起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来,里面充满了懊恼。他好不容易从容身的古书中醒来,潜伏了那么久才找到今天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没想到竟然失败了!

    愤愤的展开书皮,一股浓重的黑雾顿时从中涌出,包裹住林小胖的整个身体。他才不会放弃!

    黑雾慢慢的粘在林小胖的肌肤上,却也仅此而已,没有丝毫进展。不仅如此,入定中的林小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似的,微微皱了皱眉头。

    古书顿时保持着那个姿势不敢动了,他是瞅准林小胖已经沉浸在修炼中不能自拔的机会才大胆一试,可不能惊醒她啊!

    良久,见林小胖还没什么反应,古书就要再次动手,沉睡在她体内的小晚却轻轻的嗡鸣了声,想要提醒自己的主人。

    “哼!”古书一展书页,小晚还未出口的鸣声就被制止了,迷迷糊糊的继续沉睡了过去。

    古书正想再接再厉,却突然感应到了什么似的,转头看了眼窗外,暗骂一声,“嗖”的一下钻了回去,屋里顿时一片死寂。

    “咯啦”,下一刻,窗户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个小小的身影从缝隙里钻了进来,直到稳稳的站在窗框上,大山才松了口气。

    他原本以为老祖宗会把他送回离屠家较近的地方,没想到出了虚空一看,自己却在千里之外的海岸上,因此花费了点儿时间才赶回来,没想到今夜屠家外面的守卫不知为何严了许多,他也是好不容易瞅见个空当才钻了进来。

    迅速跳到林小胖身边,打量了下她身边布置的防护罩,满意的点点头,林小胖这厮,别的做不好,防护罩倒是做的挺不错的。

    绕着林小胖走了几圈,大山赞赏的表情突然一顿,皱着眉头打量了四周,刚刚……

    有什么东西在吗?

    他怎么觉得这屋里的气息有些奇怪?

    可是任凭大山如何打量,都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想了想,估计是自己想多了,手指慢慢做了个手势,一抹淡淡的蓝光在防护罩上绕了几分,正想将之打开,没想到那防护罩在接触到那抹蓝色的光芒时突然悄无声息的打开了道口子,像是在欢迎他进去一般。

    愣了一下的大山半响才回过神来,抽了抽嘴角,“这个林小胖……还真是,我还需要你给我留个门吗?”嘴里笑骂着,大山利索的钻了进去,顺手关了防护罩,自己‘嗖嗖嗖’的爬上了林小胖的肩膀,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好,这才舒了口气。

    想起来自己这次不得不离开的原因,大山忍不住冷哼一声,鲲小姐那个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发个病却能将自己都给牵扯进去,若是他这次回去的稍微晚一点儿,岂不是要就此英年早逝了?

    啧!现在想起来这件事,大山心里还是不怎么舒服,蹭了蹭林小胖的衣服,感受着透过衣服传过来的体温,大山舒舒服服的闭上了眼,准备好好睡一觉。

    窗外皎洁的月光温柔的将光芒撒了他们两个一身,照的那一人一妖都柔和了许多……

    不一会儿,屋里就传来了浅浅均匀的呼吸声。

    大山,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