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八章 我知道
    “哼!”冷哼一声,幽冥散仙没有说话,只是浑身上下的杀意没有丝毫减退,显然是对林小胖真动了杀意。反正他又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就算真的因为杀了那小小女修而遭到天罚,也不亏了!

    八劫剑仙皱了皱眉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天机子堵住了嘴,“老家伙,你可别这么凶啊,老瞎子我胆子一向小的很,万一一个手抖把你们天魔宫的命脉给点破了,可别怪我啊……”

    “老瞎子!你欺人太甚!”

    原本还不怎么在意的幽冥尊者勃然大怒,浑身上下的黑色怒火几乎要将对面看上去疯癫癫的天机子给烧死,可是对方那一句话却直接将他定在了原地,天魔宫的万世命脉所在,连他这个老祖宗都不一定清楚,可是这个讨人厌的老瞎子却一定知道!看一眼天机子那泛着白茫茫光泽的双瞳,幽冥尊者忍了再忍,才勉强压抑住自己的怒火!

    “我倒要看看,你能得意到几时!”

    近些年来,他虽然一直在天魔宫祖地闭关修炼,但也隐隐约约能感觉到天地间的一丝异变,当时还惊恐了许久,生怕这天地间的一缕异变因果会结在魔修头上。可是今日难得出来松快筋骨,竟发现天机子这老家伙身上,有隐隐约约一抹微不可见的因果之力!

    如此看来,即使那丝天地异变的因果不是结在天机子身上,也定跟他脱不了干系!天地之力有多么可怕,像他们这种真正登上顶峰的人,是最清楚的,要不然以他邪魔修的霸道性子,怎么可能会躲在天魔宫祖地一藏就是上万年不动弹?还不是要靠着天魔宫遮蔽天机,好苟延残喘?!

    “哈!”也不知道天机子的葫芦里究竟装了多少酒,这会儿用力喝了一大口,葫芦里还是叮叮当当的响,显然还剩不少。即使有些邋遢,但那一股子意态风流之意,却是怎么都遮掩不住的。

    “是生是死,是好死还是赖活着,都是老头子我自己选的。天衍玄机一门,向来求仁得仁。老头子我就是真死了,也算没有辜负祖师爷的教导!”

    “嘿嘿,倒是你这个老不死的,苟延残喘了这么久,不还是得借着天魔宫的余荫过活吗?怎么?这是终于知道自己躲不过去,所以想要最后来一次庇护后辈的壮举?”

    “你?!”

    饶是幽冥尊者成为八劫散仙已经上万年时间,只要再扛过一劫就能超脱天道,成为与天地同寿的真正散仙,也被天机子这几句话给说的火冒三丈,显然是踩中了他的痛脚!

    勉强克制了一下自己的怒火,以免引来天道的窥伺,幽冥尊者这才有时间瞪了天机子一眼,怒气冲冲的开口,“大家彼此彼此而已!不过三千年不见,老瞎子你身上的因果之力可是越来越重了,好心提醒你一下,若是再这么下去,小心死无葬身之地啊!”

    “哈哈哈哈哈……”

    这番话说的极狠,其他几个事不关己的散仙都忍不住蹙起了眉头,有心调和一下矛盾,谁知道天机子不怒反笑,而且还是极其愉悦的狂笑,笑的周围遮蔽他们周身气息的白云都隐隐震开了。

    八劫剑仙眉头微蹙,并起手指将那些白云又拉拢了些过来,然后面无表情的看了天机子一眼,带着无声的威胁,“天机子。”

    “……好了,”好不容易止住狂笑的冲动,天机子笑眯眯的灌了自己一口酒,然后没什么诚意的看一眼脸色铁青的幽冥尊者,笑吟吟的开口,“算了算了,就当是我的不对了……”然后就低头继续去看林小胖与那重魔的之间逐渐白热化的战斗,把个幽冥尊者气的不行却又不能妄动!

    天机子的性子众人都清楚,这会儿能得到一句半真半假的道歉,就已经是极限了,其他散仙也不可能真的为了幽冥尊者而得罪甚至连上界都有繁衍的天衍门门人,这会儿对上幽冥尊者的眼神,都尽可能的别开了眼,故作乐趣的去看底下那些其他修士的比斗。

    此时,地面上的人自然不知道头顶上几万里的高空处发生了什么,大家都在看那些明显已经打出了真火的修士之间白热化的打斗看的热火朝天的呢!尤其是身处其中的林小胖,对上重魔这个实力相当甚至隐隐不分上下的对手,体内压抑了十几年的战火此刻统统复苏。即使身上重创的部位越来越多,也丝毫不能减损林小胖的灼灼战意!

    “轰——”

    又是一次无声的撞击,重魔手中的方天画戟与林小胖幻化出来的紫色长刀狠狠地撞在一起,形成一道无形的光波,并迅速向周围扩散开去,几乎要将周围的数道墙壁都给震碎开去,但却在最后一刻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强行制止住了,离林小胖两人最近的几道墙壁勉勉强强维持着最后的完璧之身,可怜巴巴的矗立在原地。

    “滴答,滴答……”

    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耳朵里有什么液体滴落下来,林小胖并没有低头去看。因为她不用看就知道,那些液体跟多面重魔耳边的血迹如出一辙,都是因为肉身承受不住他们这般坐胎而发出的抗议。其实不只是耳朵,两人的七窍都隐隐约约渗出些许血迹来,看上去委实可怖。

    对上林小胖的眼睛,重魔淡红色的异瞳微微一闪,然后飞速后退,低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手中出现了好几道正呈逐渐蔓延趋势的裂纹,良久,才露出个充满快意的笑容来。他的兵刃被毁,想来那女修的也好不到哪儿去!

    果然!

    无声的对着林小胖手中破碎开来的长刀一笑,然后在看见她随意挥了挥手,空中就再次凝结出一道与之前一模一样的紫色长刀之后迅速愣住,随即慢吞吞的板起了脸。

    “你很好!”

    诧异的看一眼一字一顿的说出这几个字的重魔,林小胖耸了耸肩,“我知道。”所以,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牙疼的表情一次又一次的这么说话了?她牙真的很疼!

    嘛,虽然她的兵器委实有些占便宜的因素在里面,但是怎么说呢,虽然重魔的方天画戟严格来说并不算是一件趁手的兵刃,但是与他周身的气息却十分之契合,比之自己用雷霆法则凝出的长刀也差不到哪儿去。不,应该说是更胜一筹!只是唯一的缺点就在于……

    那东西貌似是个一次性消耗产品,一旦受损就不成了,不像自己的长刀,就算断了还可以重新铸造……小胖修仙记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