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留下,留下!
    开发区工委大楼前的广场上,站满了人群,花坛边、柳荫下,全是成堆的群众。

    大楼前的东西大道,已经被出租车彻底堵死,几个司机把控着入口,只许人进不许车进。

    许多出租车直接把大道当成了停车场,出租车顶的顶灯上不断滚动着字幕,字幕都是统一的,只有六个字——“岳局长,不能走!”

    烈日下,群众在大道上的广场上缓步移动着,有的人手里举着牌子,上面写着,“修路不忘岳局长,吃水不忘挖井人!!!”

    “要想好,岳局留,要想坏,岳局走!!!”

    “岳局长,开发区是你的家!”

    这些牌子红字白底,很是醒目。

    晚上,蒋胜来得很早,并没有象岳文想象中的那样,等开席过来点个卯,应酬一下就走。

    看着蒋胜实打实地在一客的位子上坐下,而主陪却换成了陈江平,街道纪委的孙书记坐在了副陪的位子上,这本来应是刘志广的位子。

    斯人已逝,但生活还得继续,况且,路都是自己所选,每个人都应当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今天是腊月二十五,再有五天就过年了,这一年,我们这个班子,这个集体,在蒋主任的带领下,我们在全区街道的考核中又是第一名,连续三年第一,我们的班长功不可没,组织上对我们的工作也给予充分肯定,蒋主任昨天已经在秦湾市委组织部谈完话,呵呵,以后我们都要称呼蒋主任了,……”陈江平不等菜上齐,就站起来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岳文看看一脸微笑的蒋胜,短短几天间,身上竟有了区领导的派头,看来,环境改变人,职位也改变人哪。

    “今天,我们共同举杯,敬敬我们的班长,敬敬我们的蒋主任!”陈江平举起杯中的白酒,一仰头一饮而尽。

    蒋胜笑着谦虚道,“都是大家伙干得好,众人拾些火焰才高。”可是说归说,他也一口而尽。

    “岳文,你喝的是什么?”孙书记最后抓落实,看了看岳文的杯子,“这是白开水吧!你别说自己不能喝啊,阮成钢都被你放倒了!”

    蒋胜也看着岳文,目光中却并无责备,今天他的目光很柔和。

    “我那是为工作……”

    “这也是工作”陈江平叱一声,“倒上!”

    岳文看看陈江平,只得乖乖倒上酒,没办法,一饮而尽,可是他喝完他才发现,杯里不是白酒,仍是白水。

    他一看当着服务员的宝宝,宝宝一吐舌头,两人都互相眨眨眼,一切都在不言中。

    陈江平的速度很快,下面两杯转眼间又喝进了肚子里,“我领完三杯了啊,孙书记你进行,不用等我,呵呵,大家等会儿可以自由发挥,呵呵,我们要把对蒋主任的爱戴,转化成实际行动,光口头说不能算啊,得用行动来表示!”他站起来看看蒋胜,蒋胜也知道他有这个毛病,三杯酒已到极限,他笑笑也不阻拦。

    孙书记笑着正要说话,陈江平却走回来,一脸不悦,“门怎么锁上了?”

    祝明星赶紧站起来,“刚才还开着!”他起身走到食堂的门前,用力推了推,“哎呀,怪事,门怎么锁上了?宝宝!”

    宝宝马上提着酒瓶出现了,“主任,刚才还开着。”他一脸迷糊,一脸无辜。

    “快去找钥匙!”祝明星低喝一声,他看看一脸通红的陈江平,灯光照射下,连大脑袋都开始红起来,知道他再不吐出来,坚持不了多久了。

    看着宝宝进了厨房,祝明星走到陈江平面前,低声道,“陈主任,不行,到水池那边……”

    陈江平看他一眼,却没答话。

    谁都知道他有这个毛病,但这就象皇帝的新衣,谁也不揭破,都在留着脸面。

    陈江平自己也一样,吐归吐,但是那是在私底下,当着这么多班子成员,他不愿丢脸。

    “大师傅们都说没锁,门怎么会自动上锁呢?”宝宝拿着钥匙,就去开门。

    陈江平拍拍脑袋,努力控制着自己。

    蒋胜一笑,“老孙,你继续。”

    众多班子成员这才醒过味来,孙书记端杯笑道,“好了,我们继续……”

    祝明星看着宝宝笨手笨脚地打不开锁,“我来。”他一把抢过来,扭了几扭,锁却仍是不开,“怎么回事?”

    “可能不是食堂的锁。”宝宝嗫嚅道。

    “哪来的锁?”祝明星看着已经在一把椅子上坐下的陈江平,火气骤然上升。

    宝宝心里有气,却不敢回嘴。

    祝明星道,“拿把锤子来。”厨房里肯定没有螺丝刀,就是有,拧开螺丝,估计陈江平也快吐了。

    “我跟你一块去找。”岳文站起来,随着宝宝走进厨房。

    宝宝一眨眼睛,“是不是你……?”

    岳文就知道这人脸上迷糊,心不糊涂,“嘘,不能乱讲,好奇,会害死人的!”他窃笑道。

    看着他并不找锤子,反而隐身在售饭窗口的玻璃后面,宝宝也走了过来,他也是一个不怕事大的主儿,两人窃笑着看着外面喘着粗气的陈江平。

    “观众朋友们,我们收到了全国各地的许多贺岁电报,……”岳文边笑边模仿朱军那央视特有的主持人语调。

    宝宝马上接口道,“罗马尼亚大使馆发来贺电,新加坡大使馆发来贺电,印度尼西亚大使馆发来贺电,秦湾市委发来贺电,开发区党工委发来贺电……”

    “领导们,朋友们,新年春节马上就要来临,让我们一起倒数五个数,五,四,三,二,”两个人低声笑着。

    “一!”说完,两人一齐朝外面看去。

    “哗!”

    外间,陈江平到底控制不住自己,低头狂吐起来。

    ………………………………

    第二天,芙蓉街道办事处全体机关干部会议举行。

    会议只有一个议题——欢送蒋主任!

    但私底下,会议还有另一个议题,大家都在猜测着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竟然把食堂的门锁上了,让陈主任当众吐了一地!

    就在大家笑着议论的同时,一脸和蔼的开发区管委副主任蒋胜与一脸苍白的芙蓉街道办事处主任陈江平走上主席台。

    虽然脸色不佳,但话语仍是热情,会后,所有机关干部都自发走到办事处大院里,随着蒋胜笑着从办公楼里走出,随着众人的鼓掌欢送,再随着蒋胜坐车离去,芙蓉街道的蒋胜时代结束了!

    而陈江平时代,马上就要来临!

    ……………………………

    ……………………………

    春节,平州籍在外人士回乡过年者,大有人在。

    平州的大小领导一方面可以借此联络感情,谋划发展,一方面却要牺牲时间,舍弃小家,照顾大家。

    当岳文接到陈江平的电话,赶到平州宾馆的时候,陈江平正从宾馆南楼的大堂出来。

    他笑容满面,双颊通红,正跟在一个面容清瘦的中年人身后,中年人也笑容可掬,边走边与几个打扮不俗、气质不俗的人相谈正欢。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也处于其中,中年人不时与她聊上几句,周围的人也都笑呵呵地响应,一派其乐融融、喜气洋洋的景象。

    这个女人的个子估计得有一米七五左右,穿了一件雪青色的羊绒大衣,烫发蓬松及肩,雪白的鹅蛋脸,五官精致,处处优雅。

    也可能是中午喝了酒,岳文发现,这雪白的两颊面带桃花,煞是诱人。

    这世上还有如此气质的女人,岳文发现自己的目光离不开她了,在他二十四年的人生中,还从未接触过这样的女人!

    看着中年人与陈江平等人把一干人送上车,最后中年人握住了这个女人的手,“叶处长,招待不周,还多包涵,初三的团拜会一定过来参加。”

    “一定,一定。”女人笑道,她虽笑着,却不多言,陈江平大城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