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这等好事?
    下午,芙蓉路街道全体机关干部大会,陈江平讲话,刘志广主持。

    岳文跟宝宝在后排坐下,“杨勇,跟蚕蛹有什么关系?”

    宝宝看看周围,嘿嘿笑着,用食指在裤裆处一比划,“他那个家伙事儿不比蚕蛹大多少,”

    岳文看着杨勇从大会议室门外走进来,转过头一阵窃笑,呵呵,有机会一定要观赏一下。

    宝宝小声提醒道,“别当着他的面叫啊,叫他勇可以,他也答应,其实,我们叫的是蛹!”说完,又坏笑起来。

    黑八踽踽从前面也走了过来,不客气地在岳文身边坐下。组织办的座位本来在前排,可是看到岳文、宝宝、杨勇、彪子几个人在后面,他也跑了过来。

    “你叫岳文吧?昨天的事我也听说了,牛逼啊!”黑八很不见外,脸上一幅佩服到家的表情。

    岳文看看黑八,严肃地说道,“觉着自己牛逼,一定就是****,哥还没有那么**。”他一连说了三个逼,说完,戏谑地盯着黑八。

    宝宝跟杨勇早听出岳文拐着弯在骂黑八,都嗤嗤笑出声来。

    “你才**呢,别当哥们听不出来,上午的事还有算账呢!”岳文警惕地看着黑八,但是黑八却笑着拍拍岳文的肩膀,“呵呵,敢假冒党委书记,有个性,哥喜欢!”

    宝宝、蚕蛹和彪子都呲笑起来,看着黑八的目光敌意尽销,心里都觉着这人很有意思,并不是想象中那种飞扬跋扈的官二代,而放下戒心与成见,年轻人很容易打成一片,一会儿,宝宝和杨勇抽着黑八的软中华,开始称兄道弟,哥长哥短。

    “下午的会议什么内容?”黑八喷了个烟圈。

    “俺不知道,这事办公室最清楚,问宝公公。”彪子粗声粗气道。

    “还不是金鸡岭的事?”宝宝也不计较,翻翻眼皮,瞅瞅岳文,“昨天是让岳文略施小计给弄走了,可保不齐他们明天后来还来。蒋书记这次下决心了,原话是“金鸡岭就是块试金石,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谁包村解决金鸡岭,普通干部直接提拔成中层正职,中层年底推荐提拔副处。”

    秦湾本身是副省级城市,开发区又比其它县市高一格,街道领导都是处级干部。

    “还有这等好事?”黑八的小眼一下瞪圆了,拽了一句,隔着岳文,脸就快要凑到宝宝面前。

    “瞧把你激动的,”岳文在黑八头上摸了一把,“要是简简单单,就不用下这么大本钱了,肯定没人愿意去,呵呵,”他话题一转,“包村的片长是不是中层?不用提拔,你去了直接就是中层了!”

    蚕蛹、彪子又一下笑了起来,搞得黑八好不郁闷。

    “文说得对,要是好事,不都争得打破头了,还用在这开会?”宝宝滑滑地说道,“芙蓉街道的四大精在金鸡岭折了两人,谁还敢去?”

    “四大精?”岳文和黑八异口同声道。

    蚕蛹低声道,“副镇长贾红旗、乡建办主任万建设,我们民政办的头——民政助理迟英山,再加上农机站长战凤阁,号称我们芙蓉街道的四大精,这都是精明人吧,结果战凤阁去年换届选举就差点被打,今年脸皮让村里那帮老娘们挠得呀,他老娘看见,得从坟里爬出来跟那帮娘们拼命,”他比划了一下,“贾红旗让人举报乱收好处,区纪委都来了,要不是蒋书记压着,早给处分了,好了,现在提前退休回家抱孙子去了,死活不干了。”他幽幽又加了一句,“去的领导可是都没有好下场啊!”

    “他有孙子吗?”彪子不解地问道。

    宝宝狡黠道,“说是儿媳妇的预产期快到了,还有三个月就要生出来了!”

    “这不得整天盯着儿媳妇的肚子?”几个人又是一阵压抑的笑声,惹得旁边几个朝这边注视着,“还得年轻好啊,笑得无忧无虑的!”

    几个人正在后排唾沫星子乱飞,不知什么时候刘志广和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

    “那就是陈主任,那个是刘书记。”宝宝捅捅咧嘴大笑的黑八,示意他严肃起来,他自动充当了解说员,给两位新人介绍道。

    刘志广昨天岳文见过,另一个不到四十岁的人男想必就是街道的陈主任了,他一脸严肃,也不看台下,径直在主席台上坐下。

    “陈主任我很熟,”黑八蛮不在乎,“我们住一栋楼。”

    呵,这下该轮到岳文几个惊奇了,他看看陈江平,这人个子中等,脸色很白,头发却一齐后退,露出光亮的前额。

    黑八得意地一笑,“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

    “靠,你能不能一次把话说完啊。”杨勇掐了黑八一把,黑八嘿嘿窃笑起来。

    “同志们,都把手机调到振动上,下面开会。”刘志广满脸严肃,扫视着台下。

    上面开大会,下面开小会,宝宝的嘴也没闲着。

    “交城人家是镇镇有金矿,咱们开发区就有几个街道有金矿,可是咱们街道南面落雁山上的几个村,村村都有金矿,有金矿是好事,可是现在让领导很头疼!”宝宝神秘地说道,其实这也是不是秘密的秘密。

    岳文听刘志广讲过几句,心里有些印象,“是不是村里分成两派了?”

    宝宝看看岳文,嘴角一翘,笑道,“对!这些村以前都把金矿承包出去了,现在金价一个劲地猛涨,这些金矿都成了摇钱树了,村民靠着金矿要饭,自然不平衡,可是都还没到金鸡岭这一步,现在的金鸡岭,告状的、上访的、打架的、斗殴的,去年好不容易选出个村委来,又带头想收回金矿,现在成了街道的“三乱村”,谁包村谁头疼。”

    岳文抬头看看主席台上,刘志广讲了几句,却起身走下主席台,来到台下,任陈江平一个人在台上发挥。

    主任讲话,副书记主持,他应在台上听啊,还应装模作样地作笔记,主任讲完,他再总结表扬几句,岳文碰碰宝宝的胳膊,“刘书记挺谦虚啊,跑到台下了?”

    宝宝呲笑道,“勺子哪能不碰锅沿?”却不再说下去。

    岳文也朝宝宝笑笑,一切尽在不言中,看来他先前的判断无误,主任和副书记两人确实不对付。

    黑八纳闷道,“你们两个打什么哑谜?”

    岳文却不回答他,“专心听讲,瞧,陈主任往我们这看了。”黑八马上伏在桌上,作认真记录状。

    “今天的会议主要根据上午党工委会议研究意见,决定从全镇机关干部中,选拔金鸡岭村的包村干部,嗯,金鸡岭的情况不用我多说,大家也都知道。”陈江平扫视了一眼台下,却见一个个机关干部都无精打采,了无生气。

    他话题一转,“我也知道金鸡岭的情况有些特殊,但党工委不能让大家流汗还要流泪,今天蒋书记不家,我代表蒋书记宣布,不管是谁,只要能解决金鸡岭村的问题,普通干部直接提拔成中层,中层干部年底推荐成为副处级干部,党工委说话是算数的。”

    底下的机关干部眼睛纷纷亮了起来,人在机关,不就图个进步嘛,人生在世,不就图个名声吗?以前是没有机会,现在机会就摆在面前,不少人开始抓耳挠腮,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呵,这可是个大大的机会啊!没想到让哥哥赶上了!”亲耳听到街道办主任亲口说出来,黑八的小眼瞪得圆溜溜的,兴奋得两腮发红。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那不是什么好地方,你老老实实歇着吧!”岳文不屑道,“四大精都折了两个,你比他们还精?”

    “四大精?那还是他们不精明,哥哥比他们还精!”黑八大言不惭。

    “你是精,浑身上下都是精子。”岳文忍不住挖苦道。

    “你是粗,不过和精明人一样,都是吃米长大的!”蚕蛹也挖苦道。

    陈江平一边讲一边环视着台下,脸上丝毫不动声色,他对那些熟悉的满脸希冀的脸庞一扫而过,在后排几张年轻的面孔中,他看一张陌生的脸,但也是仅仅停留几秒,就收回了目光。

    “好了,谁愿意参加就到刘书记那里报名,有什么好的想法、好的建议可以找我,也可以书面形式递给我,”他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一眼刘志广,也不征求他的意见,直接道,“散会!”

    ………………………

    ………………………

    “上山抓把土,回来二两金,你说说,金鸡岭是个什么地方?”黑八听了宝宝的介绍,有些感慨。

    蚕蛹一撇嘴,“我给你算个数,你就知道了,金鸡岭全是富矿,以每天采矿50吨算,我们按每吨出金50克算,那么10天就是50x50x10,每克我们按100元来算,一天金矿的毛收入就是250万。”

    岳文不由地张大了嘴,黑八的小眼睛神经质式地不断眨着,半晌,才吐出三个字,“老天爷啊!”

    傍晚,几个人并肩往街道大院外走,这是上午就定好的事,给岳文与黑八接风,黑八虽然有些小毛病,但人不坏,大家也从心底接纳了他,一块叫了出来。

    宝宝却对蚕蛹的话不以为然,“你说的是整个村的金矿,我给派出所的雷公子打个电话,”边走边笑,“那今天我们台协的人就全了。”

    “那也够多了。”黑八不平地道,“我不干了,干脆咱也承包金矿得了。”

    “你想承包就能承包?”宝宝不屑道,“承包金矿明着是村委说了算,暗里施忠孝说了算,就是村里让你承包,他不同意,你也承包不了,就是承包给你,人家一样挖到你的矿里,越界开采懂吗?最后,你投入一大把,毛毛雨都没见着!”

    “这么厉害!?”黑八有些愣,“施忠孝,靠,在开发区有一号啊!”

    蚕蛹往西看了看,“曹公子怎么还不来?”他又接过黑八的话去,“先别说施忠孝,他手下的护矿队,个个如狼似虎,,一大二腚三胖子,四毛五鱼六狗子,神仙厉害,这你听说过吗?”

    “没听说。”黑八老老实实摇摇头,一幅虚心受教的表情。

    “俺告诉你,这帮人说是护矿队,其实都是施忠孝的保安,一大就是大灰狼,”岳文心里一动,脑中马上闪现出那个大脑袋后面拖着狼尾的大个子,“也是施忠孝的司机,二是二腚,三是胖嫚,四是小毛子,他妈在俄罗斯待过,都说他爹是老毛子,五鱼就是咸鲅鱼,六狗就是白面狗。”

    他一口气说完,岳文和黑八听着这些光怪陆离的绰号,都笑得前仰后合,彪子接着介绍道,“神仙叫周军,外号二郎神,哪,他最好认,哪,在这有块红色的胎记。”彪子指指自己两眉中间。

    “为什么神仙最厉害?”黑八很是好奇。

    “心狠手辣,能惹大灰狼都别惹二郎神。”宝宝第一次郑重地答道。

    “别说了,曹公子来了。”蚕蛹话音刚落,只见一辆警车“吱”一声停在大家面前,一个帅帅的脑袋从车窗里探了出来,“同志们,上车!”

    宝宝笑道,“怎么这么长时间,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就是沉鱼落虾,闭牛羞猪,笑里藏刀,阴险狡诈,号称派出所一枝草的曹公子。”

    曹雷咧开嘴,“是公安局一枝草好不好?你这人,就是格局太小,马屁都不会拍!”

    看来这曹公子并不是什么真正的公子哥,顶多象黑八一样,不过,岳文不得不佩服人家爹妈的基因就是好,黑八眼疾手快,“我胖,我坐前面,你们四个后面挤挤得了,坚持一会儿就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