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替领导行道
    陈江平习惯性的往后抹抹头发,使劲抚着前额,这是他遇到难题时的标志性动作。这不,抹来抹去,发际线越来越靠后,光亮的脑袋更加突出了。

    这几天陆陆续续报上来的材料他都看了,四个字,乏善可陈。

    有的机关干部提议解散班子重新选举,这人肯定是个法盲;有的机关干部提议实行抓捕,人家依法经营你凭什么去抓人家?还有的机关干部提出停电停水,那是还嫌事闹得不够大?

    他又谈了几个人,一个上午下来,不满之心越来越重,心里也越加烦燥。

    他抬头看看墙上的横幅,“知止”,这是老领导送给自己手手书,马上又强迫自己浮燥的心平静下来,浮躁面前也当知道停止啊!

    他拿起桌上的电话,“你上来趟。”

    没过两分钟,党政办主任祝明星就敲响了陈江平办公室的门,接着笑容可掬地走了进来。他见陈江平的水杯里空无点滴,顺手拿起杯子倒起水来。

    他是蒋胜一手提拔,最近街道却疯传蒋胜将要调任区管委副主任,而陈江平却出身组织部,又从区工委办公室副主任下放,接任街道党工委书记自然毫无异议,他也往陈江平这里跑得更勤了。

    “就报了这些?”陈江平的脸上已是恢复了平静,有如古潭。

    祝明星揣摩着领导的心思,“是报得不多。”他见陈江平不言语,接着说道,“金鸡岭这个村确实让人头疼,也确实很难处理,要不我们再发动一下?”

    “还有没有没有报名的?”陈江平突然问道。

    祝明星想了想,“基本上能报名的都报了,有能力的不想去,没有能力的去不了……”

    “把没报名的名单给我。”陈江平打断他。

    祝明星倒也称职,马上在一张纸上写下几个名字,陈江平注视着名单上的最后一行,眼皮一跳,“这是新来的?”

    祝明星马上陪笑道,“来了一个周吧,叫岳文。”他见陈江平没有说话,接着说道,“小伙子大学毕业,当过班长,过来后,人很勤快,也有眼色,能铺下身子干活,情况熟悉得也不错。”表扬自己的人,意味着自己领导的好,他向来不惜言辞。

    陈江平的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一张脸来,线条很硬的脸,笑眯眯的又眼,但眼光很亮。

    “你觉着不错?”他抬头看看祝明星。

    祝明星注视着陈江平的神态,马上接口道,“前几天街道几个小伙子打过架,不过也事出有因。”他知道,不用自己这个党政办主任汇报,街道上的任何风吹草动也会有人吹到两位主要领导耳朵里。

    “小时候不调皮,长大没出息,”陈江平不以为意,“呵呵,能把大灰狼一帮人打趴下,也是个人才。”他笑着看看祝明星,“办公室工作最近干得不错,晚上没有事,你得叫着你手下的兄弟们出去坐坐,也给新来的小伙子接接风,”他换了一幅推心置腹的口气,“要想弟兄们给你出力,只公对公不行,还得私对私。”

    祝明星感激地笑道,“都是领导支持的好,这样,我晚上就办,您有没有时间?”

    “我如果没事就过去敬杯酒。”陈江平也不客气。

    祝明星有些愕然,他只是礼貌地邀请,毕竟刘志广分管办公室,却没想到陈江平一口答应下来。

    送走祝明星,陈江平又拿起桌上的名单,黑八的名字也赫然在列,他笑了笑,这个黑小子前天还找过他,想报名去金鸡岭,却让他给轰了出去。

    他又看看岳文的名字,有许多事情这些天都断断续续传进了的耳朵:刚来第一天,就处理掉金鸡岭的上访,中午吃饭就断定开会解决不了问题,一个人与六个痞子单打独斗,还不落下风,嗯,有情商,有智商,有胆商,最关键的,是个新人,还不是本地人。陈江平往后舒服地一躺,不由地笑了,嗯,这是怎么一个人呢?

    他拿起笔,翻开笔记本,写下了“岳文”二字,龙飞凤舞,字体遒劲。

    嗯,处理金鸡岭村的纠纷固然很难,也很重要,但藏在心里的另一件大事却一直让他食不甘味,睡不安眠,这事当然不能对祝明星讲,也不能对蒋胜和盘托出,现在到了最终解套的时刻了吗?他暗暗问自己。

    ………………………

    ………………………

    晚上,望海楼,办公室正式给岳文接风。

    据祝明星讲,考虑好长时间了,今天晚上兄弟们都有空,就定在今晚了。

    陈江平应付了两个饭局,才赶往望海楼。

    组织部就是一个研究人的地方,他也自信,经过多年干部科的锻炼,基本上通过三言两语就能大致确定一个人什么脾性,而饭局,更是一个识人用人的最佳场所。饭局之妙,重点不在饭,而在局。老领导更是常说,一顿饭,你看透了别人,别人也会看透你。

    他刚进入望海楼的门厅,祝明星已经恭敬地等在那里了,等进入包间,他马上注意到那张陌生的脸,明亮的灯光下,明亮的眼神却消失了,只剩满脸笑容了,与见到领导的普通年轻人并无二致。

    很好,今天虽然他应是主角,却拎得清自己的斤两,分得清自己的位置,并没有坐在一客的位置,而是把一客的位置让给一位老司机,他坐了四客的位置。

    “都坐,都坐。”陈江平换了一副面孔,严肃的脸变得和蔼可亲起来。

    “刚才有两个场合,一结束我马上就赶过来了,今天下午答应了祝主任,晚上要好好敬敬大家,”他的眼光漫不经心地扫视了一圈,在那张年轻的脸上停留了两秒,稍一停顿,然后说道,“大家这段时间都辛苦了,办公室的工作我是满意的,临来之前,正好跟蒋书记在一块,蒋书记让我也替他敬大家一杯,来,那我就代表班子敬敬大家。”

    他端起一杯啤酒一饮而尽,祝明星的已经脸变得通红,一激动白酒都洒到了衬衫上,他也顾不得抹掉,一仰脖,把一杯白酒一饮而尽。

    “小伙子,你喝的什么?”陈江平看看岳文,故意问道。

    “茶水。”岳文道,很平静。

    嗯,不怯懦,陈江平故意把脸一沉,慌得祝明星赶紧说道,“陈主任,小岳不会喝酒,”他朝岳文使个眼色,“这孩子,怎么这么没眼色,陈主任来了,你还不快添上杯啤酒,敬敬陈主任!”

    陈江平把杯子往桌上一放,板着脸一言不发,两只眼睛却盯住岳文。威压之下,饭桌上悄无声息。

    “陈主任,小岳跟您汇报一下,”陈江平仍是不动声色,嗯,刚进机关,机关用语倒学得挺快,“我喝点酒就过敏,上大学的时候,喝了两杯啤酒就过敏,打了三天吊瓶。”岳文笑道,并不慌乱。

    陈江平看看祝明星,仍是保持缄默。

    祝明星有些急了,“小岳,你初来乍到,领导让你喝你就倒上,呵呵,你幸亏碰上陈主任,遇上别的领导,还不当场批评你不懂规矩啊!”他虽然惟领导之命是从,但心地并不坏,亲自拿着一瓶啤酒走过来,“今天喝酒不努力,明天努力找酒喝,来,老哥亲自给你倒上。”他实在是有些着急,为岳文,也为自己。

    岳文也不阻拦,看着祝明星把酒倒满,当祝明星满意地回到座位上,他却从后面柜子上拿起两瓶矿泉水,自己拧开一瓶,“咕咚咕咚”,自己先灌了一瓶,抹抹嘴笑着说道,“陈主任让我喝酒,给我脸我得接着,呵,但身体实在不允许,我先敬一瓶,就当赔罪,下面,陈主任喝一杯,我就陪一瓶,陈主任,您看这样可好?”

    嗯,说得有情有理,照顾了领导面子,还给自己提供了台阶,不错,知大小,知轻重,知进退,不错。陈江平心里活动,脸上仍是无话,祝明星刚要说话,门却被推开了,陈江平一皱眉,街道供电所所长赵庆春端着杯子,拿着一瓶啤酒走了进来。

    “刚才看到小傅,才知道陈主任也在这。”小傅是陈江平的司机,“微臣接驾来迟,请陈主任恕罪。”他拿着酒瓶作了个揖,刚说完,全桌的人都笑了,板着脸的陈江平也露出一丝笑容。

    这是一个红脸胖子,也不知脸红还是酒后发红,加上喝得有点多,口舌都有些不清楚了,但这是个常期混迹酒场饭局的人物,岳文暗暗给这人定性。他起身在副陪旁边加了把椅子,又给赵庆春添了副碗筷。

    赵庆春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我以酒陪罪,敬敬我们亲爱的领导陈主任,也敬敬办公室以祝主任为首的弟兄们,我先干为敬。”他倒上一杯啤酒一仰头灌进肚子里。

    陈江平抿了一小口啤酒,“没有领导,都是弟兄们,大家也敬敬我们的******。”他开始发动群众。

    祝明星笑着站起来,“赵所,弟兄们敬你一杯。”

    赵庆春不知是喝多还是与祝明星太过熟悉,“我过来是敬陈主任的,咱兄弟们以后再喝。”

    陈江平也不言语,冷眼旁观,赵庆春大大咧咧站起来,“陈主任,那我就先撤了。”他笑着晃动着身子就要出门。

    祝明星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端着一杯酒站在当场,尴尬道,“哎,你看你这人!怎么说走就走?”

    岳文这时站起来,刚才他对祝明星还是感激的,刚来一个陌生的地方,遇到关怀自己的人尤其如此,他笑着说,“我送送赵所。”也跟了出去,陈江平不由地眼光一闪。

    “哎,小兄弟,不用送了,呵,以后有什么事跟我打声招呼,安排顿饭报销张单子都是小事。”赵庆春大方地拍拍岳文。

    “赵所,你不认识我了?”岳文亲热地说道。

    赵庆春抬抬浮肿的眼皮,“你?我……”

    “我是宋铁林啊,粮食局老宋是我爸。”岳文也大方地拍拍赵庆春,冒充起宋铁林来。

    “噢,老宋,我知道,早听刘书记说过你过来了,呵呵,以后有事尽管找我,我与你爸,那关系可不一般。”他的酒气都喷到岳文的脸上了。

    岳文一听,这老小子与刘志广挺熟,“刘书记没跟你说我爸与你们家局长的关系吗?”

    “没有啊。”酒意上涌,赵庆春眼前一阵模糊。

    岳文亲热地搂住赵庆春,“那是我干爹,”赵庆春努力睁大了眼睛,“叔,你今天可有些不对啊,我们家祝主任好好敬你,你得喝完再走,不喝你倒是说句客气话啊,我干爹要是知道你在街道办主任跟前都这么牛气,心里可要有想法喽!我爸在他跟前说你一次他不信,说你两次他不信,说你三次他就要想一想了,说你第四次你的位置就得挪挪了吧?”

    “啊!咳咳。”赵庆春脸红,现在脖子有些粗了,“老侄……”

    岳文打断他,“那你跟我进去,再喝一碗?”秦湾人好爱把杯称作碗。

    赵庆春口舌不清地嚷道,“行,你让我喝几碗我就喝几碗。”

    岳文“搀扶”赵庆春重新回来,“主任,赵所敬你杯酒。”

    祝明星正“调节”着自己的情绪,不由地一愣,陈江平也有些纳闷,呵,有意思,这个小伙子!

    赵庆春举起杯子,“祝主任,敬你!”一仰头又干了。

    岳文马上又添上一杯,白酒,命令道,“喝!”众人的眼光都聚在了赵庆春身上,这个口气跟******说话,大家又看看祝明星,祝明星也有些拿不准。

    赵庆春端起来,一犹豫,一仰头又干了。

    陈江平不动声色地看着,眼光逐渐发亮。

    祝明星不动声色地看着,两腮变得通红。

    “再喝!”岳文又添上一杯,赵庆春不再犹豫,白酒灌进肚子里,两腿却站不稳,一下滑到椅子底下了。

    ………………………

    ………………………

    从饭店出来,众人情绪很高,虽然陈江平也很想知道岳文用的什么点子给祝明星找回了面子,但他强忍着,这也是在组织部练就的功夫,许多事强忍着不问,许多事强忍着不说,城府就是这样练成的。

    明月朗照,清风徐来。

    出了望海楼的门,隔岸的灯火又扑面而来,如璀璨繁星,耀眼动人。

    陈江平的脸也如夜晚的晴空一般,这是一个不怕事也敢担事的小伙子,在强势者面前,并不唯唯诺诺,确实是目前最佳人选。

    “今天晚上饺子不错,一共上了多少个?”他饶有兴趣地看着送行的众人。

    众人面面相觑,都多大岁数了还出这种问题,但都不敢说,祝明星也有些抓耳挠腮,“呵,光顾着吃了,确实好吃。”

    “一盘二十个,一共四十个。”岳文肯定地答道,陈江平也不说话,满意地看看他,上车而去。

    祝明星见领导离去,也轻松地上车,李海燕小声问,“小岳,心挺细啊,你怎么知道上了四十个?”

    岳文狡黠地笑笑,“你们都说不上来,我不得说个数啊?大家都在这闷着,面子上也不好看啊!”

    李海燕点点他脑袋,“这小子,真狡猾!”

    陈江平此时也在车内笑着,他感觉自己象拾到宝贝了,可心里仍有一比疑虑让他又有些放心不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