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迎接他的有土枪
    矿区里,告别了昨日的喧嚣,象死一般寂静。

    矿上的工人却不象矿老板们那样着急,难得的停电时间正好可以作短暂的休憩。矿井中,几个工人也被困在半空中,他们并不意外,也并不惊慌,这样的事情以前常有,他们相互开着粗俗的玩笑,享受着难得的清闲时光。

    烟尘,象长龙一样的烟尘,烟尘中却咆哮着几辆发疯般的越野车,狼奔虎跳般冲向二能的金矿。

    车刚停稳,二能、大灰狼、二腚、咸鲅鱼等人就跳下车来。

    二能的矿区门前已经堆起高高的土堆,人多力量大的道理,群众再一次用自己的行动在这里证明。

    披头散发的二能媳妇,站在土堆上声嘶力竭地喊着,“家里还有喘气的吗?带把的老爷们都死绝了吗?……这是要把人往死里欺负啊……”

    “胡开岭,****你祖宗。”二能嘴里骂着,蹦下车,冲着胡开岭就杀将过来。他个头差着胡开岭一个多头,还没站稳,迎面就是一拳,胡开岭轻蔑地看看他,一把拧住他的手腕,顺势一脚把他踹倒在土堆上。

    俗话说山匪海贼,山民都有野性,二能气得神经都有些错乱,他两眼喷着火,左看看,右看看,突然发疯般又跑回车里,转眼间手里就多了一个大型扳手,叫声“胡开岭,我跟你拼了”,又朝胡开岭杀将过来。

    胡开岭当过兵,却也不敢怠慢,他凝神屏气,见二能气得毫无章法,瞅空如闪电般快速擒住他的手腕,接着,一拳捣在二能的面门上,二能的脸顿时就象开了染料铺,但染料却只有一种,红色。

    二能老婆哭喊着冲下土堆,抱住了自己的丈夫,“杀人了,杀人了,村长杀人了!”

    大灰狼暗骂一声,跳了出来,“胡开岭,别人怕你,我不怕你,要不是施总拦着,早想揍你了!”

    胡开岭仿佛又回到那血与火的岁月,眼光中杀机尽现,话却不多,“试试!”

    大灰狼把衣服一脱,狠狠摔在地上,胳膊上的刺青模样狰狞,却是一头仰天长啸、利牙如钩的恶狼。

    打架,岳文并不陌生,他笑呵呵地站在一旁,黑八跟蚕蛹也是看殡的不怕殡大,黑八无意中一转头,“哎,人呢?怎么就剩咱们三个了?”岳文与蚕蛹也转过脸来,却见所有的村民自动往后退了几步,把三个人孤零零地闪在了前面。

    三个人看得太出神了!

    这一个是受部队教育多年的特种兵,那一个是市井摸爬滚打,靠拳头打出名声、靠腿脚镇住场面的的大痞子,谁也不想把血溅到自己身上。

    “啪”,一道黑影直冲胡开岭脸飞来,胡开岭一侧头,一块手机贴着面皮飞了过去。

    市井打架本来就没有什么规则可言,手里有什么先砸什么,大灰狼见一击不中,咆哮一声,与胡开岭打在一块。

    岳文、黑八、蚕蛹傻傻地看着,这高手对决,端得是紧张刺激!

    众人的目光都被大灰狼跟胡开岭吸引,却没有看到二能爬过土堆,纠集了院里的采金工人,战前动员就一句话,“有人要断我们的活路,兄弟们,怎么办?”

    “揍他。”

    “弄死他。”

    ……

    “嗷嗷”,转眼间,一群工人拿着铁锨、镐头象冲锋一般爬上土堆,转眼间从“土山”上又冲了下来,村民们也不甘示弱,不知谁喊了一句,“金鸡岭的老少爷们,别当孬种啊!”两方人马眨眼间混在一块。

    坐在车里的卜凡脸都白了,如果现在有后悔药,给他吃一瓶他还非得再要一瓶不行。这场面,从小在城里长大的他哪见过?“闹不好要死人,闹不好要死人!”他嘴里喃喃自语道,双手象神经质一样颤抖起来。

    机关干部呢?他看着混乱的人群,听着震天的喊声,这才发现,岳文、黑八、蚕蛹不见了,他眼前一黑,不是被打倒了吧?

    就在卜凡怕得要死的时候,一只手悄悄伸过去,一下夺走了一个人手里的相机。

    “嘿嘿,”车里不是别人,正是没有上场的二腚,他也不恼,“郎哥让我在这里给大家伙留个念想。”

    “靠,还嫌不够乱啊?删了。”岳文命令道,二腚刚想接过来,岳文却自己动手,直接按了删除健。

    刚才见到工人冲下土堆,岳文撒腿就跑,黑八和蚕蛹反应稍慢,但也紧急脱离了战场。

    岳文看着眼前的场景,着实有些担心,我靠,照这样打下去,非出人命不可!

    昨晚他给葛慧娴打完电话,躺在他那家徒四壁的书记室里,还是决定,自己的首要目标就是要回秦湾,不管陈江平怎么说,这里的事还是少掺合。

    “别打了,别打了。”胡家嫂子不知什么时候冲上山来,“别打了……”声嘶力竭的喊声丝毫无济于事,就是人们听见,杀红了眼的山民,怎会放下手中的铁锨?

    她又冲向一旁的车里,“卜委员,卜委员,你快管管,快管管!”

    卜凡苍白着脸走下车,嗓音都变了调,胡家嫂子看他一眼,直接冲了上去。

    岳文不再犹豫,“下来。”二腚刚要问为什么,车门一开,就被拉了下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刺耳的警报声马上在矿区的上空响起来。

    大灰狼的车里自己安装了警报,嚯,还有喊话器。

    “蛹,你在这里喊,公安局来了,不要停!”岳文拉住黑八,“八哥,跟我走!”

    “公安局来了,公安局来了!……”

    蚕蛹很听话,但岳文怎么觉着,这公鸭嗓与人民民主****的铁拳怎么显得格格不入呢?也顾不了考虑那么多了,他拉着黑八从土堆一侧跑进了二能的矿区里。

    “干嘛?”黑八气喘吁吁。

    “立功!”岳文四下瞅瞅。

    黑八马上来了兴趣,黑脸立刻堆上笑容,“怎么立?”

    岳文一脚踹开房门,拿起一个灭火器,“拿着。”他四下再转,却再也找不到第二个,靠,奸商啊,这么大的矿区就买一个灭火器!

    “还不快去!”他催促道。

    “去干什么?”黑八眨眨小眼睛。

    岳文呲笑一声,“八哥,你立功表现的时候到了,你拿着灭火器,就朝人群喷,分开人群就是你的功劳。”他鼓励地拍拍他的肩膀,“快去吧,人民等着你立功的消息,兄弟,一定要顶住啊!”

    “让我去送死啊!”黑八不为所动,翻了翻白眼。

    “卜委员就在那边看着呢,再说,你在上面喷,又是镇干部,谁还能跑上来打你?打你你不会跑啊?机会可是稍纵即逝啊!”

    黑八兴奋地走出两步,却又退了回来,“我靠,这么好的事,你怎么不去?”

    岳文贱贱一笑,“就一个灭火器,先紧着你用!”他看看黑八,“卜委员急得脸都白了,你今天立功了,一个中层是跑不了了!”

    黑八还要犹豫,岳文作势要拿回灭火器,“我靠,你不去我去!”

    黑八却一把夺回来,咬牙切齿道,“我靠,哥这一百八十多斤豁出去了!”他怪叫一声,扭着屁股冲上土山。

    刚才的喊话,让工人和村民都是一愣神,但看到四周并无警车出现,双方又搅杀在一块。

    卜凡心里刚升起的一点希望,又破灭了。

    这时,只见黑八拿着红色的灭火器,威风凛凛地冲下山来,咦,怎么打不开?冲进人群的黑八这才想起,不知怎么打开这玩艺。岳文,****你大爷!黑八仰天长啸,涕泪横流。

    他这是吓的!眼见着闪亮的铁锨冲头上而来,黑八慌忙躲开,兀自还抱着灭火器不放,好不容易手忙脚乱地打开了,又差点没抱住。

    “噗”,灭火器大现神威,黑八兴奋地大声喊着,如猛猪过江一般,人当杀人,猪当杀猪,纠缠在一起的工人和村民终于分开了。

    咦,怎么没有水?岳文手忙脚乱地接好管子,却不见有水出来,这才想起胡开岭把矿区的水给停了。

    他把管子一扔,见有堆零散的矿石堆在墙角,顺手就拿了起来,灭火器没有喷开的人群,他就扔一块石头过去。还撕打在一起意犹未尽的工人和村民,他也扔一块石头。

    这飞来的暗器,终于彻底把人群分开了,虽然都是满脸白沫,满目疑惑,还都愤愤难平、操爹骂娘,但终于还是分开了。

    卜凡站在外围,小心脏“扑通扑通”就快要跳出来,此时,见到人群分开,却觉得嗓子干干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呦,出血了。”一个工人一抹额头,“谁他妈太缺德了,有种站出来单挑,躲在背后扔石头算怎么回事?”

    黑八笑吟吟地看着他,这个工人也看到了黑八,“兄弟们,揍他!”刚才被喷了一脸泡沫,满肚子火气正愁没地撒呢。

    黑八把灭火器一扔,撒丫子就跑,犹自辩解道,“不是我扔的,不是我扔的,人在里面呢!”

    后面几个工人却是不信,他越跑,后面的追得更紧,惊慌中,黑八一趔趄,从坡上滚了下去。

    再看胡开岭跟大灰狼,都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胡家嫂子却是死命拉住胡开岭,不让他再上前。

    “妈的,胡开岭,老子今天崩了你。”不知什么时候,二能手持一杆土枪,对准了胡开岭。

    黄杨木的枪托油光可鉴,乌黑的枪管令人森然心跳。

    “靠,有种朝这打,”胡开岭一把推开胡家嫂子,“我看你这个孬种敢不敢开枪!”

    二能有些愣,他也被胡开岭的气势镇住了。二能的老婆却冲上前去,“当家的,消消火,这要坐监牢狱啊!”

    二能在老婆的劝说下,却更嚣张,他也一把推开老婆,黑洞洞的枪口直指胡开岭。

    “别开枪。”卜凡想要上前,但却觉得双腿似铅,声音小得连自己也听不见。

    工人、村民都放下了手中的铁锨、镐头、橇杠,静静地看着。

    胡家嫂子、二能老婆一个躺在地上,一个趴在土上,大气不敢出,生怕二能手一颤抖,土枪走了火。

    蚕蛹紧张地连岳文教给他的词也忘喊了。

    此时,这个地处落雁山小盆地一隅的矿区前,只有刺耳的警报声在振动着人们的耳膜。

    “啪”,二能平端着枪,鲜血流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