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狗头金王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金属,可以像黄金一样,对人类文明的演进有着如?33??巨大的影响力,耀眼夺目的光泽和无与伦比的物理化学特性,使它充满了永恒的神奇魅力。

    因此,古希腊人称黄金为可以触摸的太阳,当随着“轰”地一声巨响,在交矿集团黑暗潮湿的矿井下,大灰狼平生第一次真切地触摸到了那块巨大的太阳。

    “怎么回事?谁放的炮?”大灰狼抚落掉在头上的碎石,怒吼着,声音在空旷的矿洞里来回回荡着。

    “谁放的?”白面狗痛楚地捂着头,一块碎石子崩到脑袋上,所幸人没事。

    “郎哥,好象是对面放的。”一个工人小心说道。

    烟雾散去,粉尘落地,顺着灯光,一个大洞赫然出现在眼前,紧接着,二郎神的脑袋从洞里钻了过来。

    “靠!”大灰狼恨恨骂了一句。他看看地上的一堆碎矿石,默不作声。

    “我靠,怎么在哪都能碰到你?”毕竟是老熟人,虽然二郎神已离开施忠孝自立门户,但兄弟们的基情还在,他走的时候,施忠孝也并非无情无义,还送了他十万块钱。

    “郎哥,”二郎神倒是很客气,先跟大灰狼打了个招呼,“妈了个巴子的,还伤着了?这点小伤,对你狗哥来说,小意思,”他亲热地拍拍白面狗,“上去后我请客,给郎哥、狗哥压惊。哎,这是在交城地界,你们怎么也挖到这里来了?你们自己有矿啊,还来挖国家的金子?”二郎神递了支烟给大灰狼,大灰狼却没有接。

    “许你挖就不许我们挖?”白面狗看看阴沉着脸的大灰狼,“我们是从开发区这边进来的。”他所讲不假,交矿集团作为市属企业,本来就横亘交城与平州两地。

    “狗头金!狗头金!”突然,一个伏身工作的工人喊起来,他状如疯魔,两手捧着一块东西,激动得声音都颤抖起来。

    这三个字就象炸弹一样,轰响了众人的耳膜,无数道灯光骤然射向叫喊的工人。

    雪白的灯光下,一个黄澄澄的大金块正捧在工人的手心,它的形状很是特别,就象一对母子猴一样,只见“母猴”席地而坐,怀里抱着一只可爱的“小猴”。整块黄金惟妙惟肖,可谓鬼斧神工。

    不知什么时候,几个交矿集团的工人出现了,这是国有采矿作业面,他们也是循声而至。

    “天呐,一般狗头金都很难找,也只有几克的分量,纯度能有百分之三十就不错了,这块,得十几斤重吧!”

    “嗯,纯度得百分之九十以上。”

    “这可是名符其实的金王啊!”

    “这得多少钱啊?”

    “无价,几克的狗头金都卖到几十万,这块嘛,那真得是价值连城!”

    无数道目光透射出贪婪的目光,大灰狼小心翼翼地拿过来,很沉,他轻轻抚去矿渣,灯光下,是黄澄澄地耀眼,是黄澄澄地震撼。

    “我也开开眼,”二郎神眼里冒着绿光,伸手就想拿过来,大灰狼刚想递给他,不料,却马上收回了手。

    二郎神骤然变脸,“郎哥,这里是我们打通的,应该归我。”他一下拔出刀来。

    大灰狼轻蔑道,“玩刀?你配?”他把狗头金王拿得更紧了,“是我们先到的!”

    二郎神有些龇牙咧嘴,他一犹豫,突然夺过一个工人的橇杠,二话不说,抡起来恨恨地砸向大灰狼。

    彼此都很了解,大灰狼也早有防备,他轻轻躲过,抬腿踹倒二郎神,“哗啦啦”,二郎神踉跄着撞倒在石壁上,头顶的碎石掉下一片。

    “嗷”,一声喊,白面狗也动手了,他敲倒一个站得最近的二郎神手下,“砰砰砰”,双方的砍刀、撬杠瞬时短兵相接。

    交矿的工人吓得转眼间逃得无影无踪。

    “砰”,一声枪响,红了眼的二郎神拿着猎枪,瞄准大灰狼,大灰狼一抬枪,子弹打到顶上,碎石双纷纷落下。

    “郎哥,闪开!”白面狗大叫,他拿出小炮(自制炸弹),往前一扔。

    “轰”,火光四溅,烟雾弥漫,人群中传来阵阵惨叫……

    …………………....………

    …………………..………..

    “王书记的电话。”蒋胜摆摆手,示意着陈江平与刘志广。

    王军,开发区工委书记、平州区委书记,能让老资格的党工委书记蒋胜这样毕恭毕敬讲话的,也只有他了。

    不知王军在电话里讲什么,蒋胜听得很认真,黑脸上一幅严肃的样子,刘志广很关心地看着蒋胜,陈江平却心无旁鹜,在回着一条短信。

    放下电话,蒋胜大口喝着热茶,他看着刘志广与陈江平,“昨天交矿集团矿下死了两个人。”

    刘志广笑道,“他们是市属矿山,又不归我们芙蓉街道管!”

    “死的不是矿上的职工,是两个痞子,”蒋胜说道,“是两帮人盗采国有金矿,发生了火拼,还动了枪,据说是因为挖到了狗头金!”

    “狗头金!”陈江平与刘志广都倒吸了一口气。工作在金矿区,他们都知道狗头金的分量。

    “交城市委的邱书记、交矿集团的老总冯志平都找到了王军书记,区里很关注,区公安局也介入了,”他看看刘志广,“两帮人都是施忠孝的手下!这是国家财产,是国宝,必须追回!”他强调道。

    陈江平看看刘志广,刘志广却说道,“从没听说过交矿能挖出狗头金来,再说,施忠孝自己有金矿,还去挖交矿的金子?”

    蒋胜摆摆手,“不管怎么样,我们必须积极配合,金鸡岭的事还没利索,不要再整出些没味的屁来。”他有些不耐烦。

    刘志广略一思考,“这是两件事,如果确有狗头金,也的确是施忠孝的手下干的,肯定得让他交出来,依法办理;如果不是他,我建议,下一步,配齐金鸡岭的书记,施忠孝在村里威信也很高,他当家,金鸡岭肯定能稳定下来。”

    蒋胜看看陈江平,“这些,……你们定。”

    陈江平没有表态,他回到办公室,沉思片刻,把那些岳文交上来的合同收起来,小心地锁到柜子里。

    狗头金,命案,枪,在椅子上坐定,他不禁又想起那个“心甘情愿”回到金鸡岭的“岳书记”,这样的环境下,他还能胜任吗?

    …………………....………

    …………………..………..

    “岳书记,你多吃。”胡开岭殷勤地劝酒,他已喝得脸红脖粗,更加兴奋。也不知什么时候,他对岳文的称呼也已悄然改变。

    “胡哥,你别让嫂子再做菜了,已经饱了,再吃我真的要成饭桶了!”岳文夸张地松松腰带,重新回村以来,他几乎顿顿都在胡开岭家开伙,两口子对他当恩人看待,饭菜几乎顿顿都是过年的标准。

    “年轻人正是能吃的时候,你胡哥喝酒,你就多吃菜!”胡家嫂子又端上一盘清炒山野菜,两手在围裙上胡乱擦着,“听说施忠孝他们挖着了狗头金?还在交矿地底下打起来了,还死了人!”

    狗头金,是这几天芙蓉街道乃至开发区最热门的话题,没有不透风的墙,事关金钱与宝贝,更是传者众多,版本不一。

    岳文也听到了风声,曹公子还专门打电话来问,黑八等人更是兴冲冲地上山,但都无缘见到宝贝。

    “说是从咱金鸡岭挖到的,这可是千年不出的宝贝疙瘩啊!”胡开岭长叹一声,一仰头干了杯中的残酒。

    “什么情况?”黑八不是说从交矿集团挖到的吗,大灰狼还差点受了伤,转眼间怎么产地又成了金鸡岭?岳文上起心来。

    胡开岭看看他,“听施忠孝矿上的人说,下午公安局来人了,说是从金鸡岭确实挖到一块象狗头金的东西,已经上交了。公安局也调查交矿的职工,交矿的职工也说,不知道有这事……白面狗也让公安局带走了,说他在交矿矿井下用小炮炸死两个人……”

    胡开岭的脸虽然一片枣红色,但思维并不乱。

    “这是丢卒保车,白面狗没有人支使,他敢去交矿乱采乱挖?”岳文马上明白过来,“交上一块石头,那就是混水摸鱼了,反正我不承认,也没有人证明,谁知道到底有没有狗头金,谁也没见着不是?”

    “通”,胡开岭一拳砸在桌子上,“集体的东西,就落在私人手里,老少爷们还守着金山要饭吃!岳书记,我们想重新收回矿山!”

    岳文却不明确表态,“刘书记不是来了吗?看看他怎么说吧。”

    “芙蓉街道谁都知道刘志广与施忠孝穿一条裤子,”胡开岭恨恨道,“如果当初那些合同在就好了。”

    岳文却不置可否,现在村民都在那个晚上被吓破了胆,还有人会跟着胡开岭冲锋陷阵吗?

    胡开岭突然站起来,“来,我给你看样东西。”他神秘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