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让人说话
    上午,阮成钢放下电话不久,周平安局长又把电话打了回来。

    “案子是反贪那边二科科长汤来办的,据说是在办案中发现的线索。不过,照目前来看,多少与金鸡岭收回金矿有关系。”与阮成钢说话,周平安向来是直来直去。

    阮成钢自己在检察院也有朋友,多少也能打听到信息,而打听,并不是他真实的意图,他的目的是通过领导,把岳文从检察院包出来。

    周平安明白他的意思,接着说道,“领导干部不能干预司法。这将来也是个大趋势。现在说不好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听到阮成钢想说什么,他又打断了他,“许检也很强势,我也跟他打过招呼了,他只说查清了再说,另外,下午,蒋胜与陈江平也会过去找他。”

    阮成钢明白,周局是尽了力了,现在的状态不是以一对十八,而是以一对一群,他不由叹了口气,小人物,在一些人面前,还是太过于藐小了,如蝼蚁一般!

    中午,架不住老书记盛情相邀,又加上岳文的女朋友葛慧娴在胡开岭家里,谈话不方便,与街道干部在老书记家里简单吃了点饭,阮成钢又回到村委会。

    吃饭时,他与大家进行了沟通,岳文走之前他俩就商量过,先把会开完了,胡开岭虽有异议,但老书记支持。

    外面的雪是俞发大了,片片飞扬,远处的落雁山已完全隐藏在暴雪中。

    阮成钢抹去光头上的雪水,走进村委会。

    老人都说,瑞雪兆丰年,希望这次金矿能收回来,但愿明年,金鸡岭的老百姓也有个好年景。

    蒋晓云正与黑八、曹雷一帮小年轻吃着包子,刑警队生活把这个书记家的千金锻炼得跟男人一样能吃苦,阮成钢在岳文的位置上坐下,满意地看看她。

    上午已经顺利度过,在老书记的指挥下,火很快救下了,他马上派出一名刑警进行现场勘察,这火,着得太蹊跷了。而那些来村里闹事的矿上工人,在蒋晓云带队下,也被迅速控制住,并没翻起什么浪花。

    现在,就看下午了。

    下午两点多钟,一班村民代表在街道干部的努力下,终于全数到齐。

    下午四点多钟,十八个矿老板也零零散散来到村委会,虽然事情颇费波折,但会议马上可以召开了。

    就在这时,胡家嫂子在村委会外面大声地喊着胡开岭的名字,身后却跟着一个漂亮的青年女子。

    在胡开岭家里,葛慧娴始终不见岳文,问到岳文的踪迹,胡家嫂子又支支吾吾说不明白,她顿时心生疑窦。

    自己漂洋过海来看他,小男人还不得乐得屁颠屁颠的!可是从开始,他就不让自己来,来了后又见不到人,这明显不符合常理嘛!

    胡家嫂子是个直性子,跟胡开岭一样,撒谎都不利索,当葛慧娴问到今天什么会时,胡家嫂子马上说出收回金矿的事来。

    听到金矿,必有巨大的利益纠葛,聪慧的葛慧娴马上明白其中的关键,直接问道,岳文是不是得罪人了?见胡家嫂子一脸作难,葛慧娴就自己一人直奔村委而来,胡家嫂子忙不迭地跟在后面。

    “这是岳文的女朋友。”胡家嫂子腰上的围裙还没有解下,她尴尬又为难地不断用围裙搓着双手。

    胡开岭也有些犯难,葛慧娴却是直截了当道,“您是胡大哥吧?我常听岳文提起你,豪爽,仗义,有担当。”

    胡开岭心里一热,却听葛慧娴又道,“岳文刚才给我打电话,村里开会,这么大的事,他不能不来,你能去接他吗?”说完,她两片嘴唇紧咬在一起,紧张地盯着胡开岭的眼睛。

    胡开岭没有看到自家婆娘的眼色,马上高兴道,“我说嘛,检察院扣不住他……”

    他刚说完,胡家嫂子上来狠狠踢了他一脚,他马上省悟过来,他暗骂自己愚蠢,却又暗道,这鱼找鱼,虾找虾,岳文这媳妇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葛慧娴的脸马上变得苍白,一阵致命的心慌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心脏莫名地疼起来。她原以为岳文得罪人受了伤,却没想到情况更坏。

    身在机关工作,谁都知道检察院意味着什么,可是,自己的那个小男人,他不会犯罪,她喃喃自语,也象对胡开岭说,“他不会贪污的。”

    胡开岭看着她的样子,更是后悔,他脱口而出,“他贪什么污?!金鸡岭穷得叮当响,他是被人算计了!特么地,有种当面锣、对面鼓地敲,这背后捅刀子算哪门子英雄?这好人还没好报了?!”

    葛慧娴看看他,又看看从里屋走出的阮成钢等人,皆是一脸痛惜,一脸爱莫能助,她的心马上又疼起来,自己这个小男人,恐怕这半年来受了不少苦,遭了不少罪吧?他,都是因为自己,因为自己偏要让他来包什么村,想到这里,那天那个光亮的脑袋马上又浮现在她面前。

    “胡大哥,我想找你们家陈主任,你能送我吗?”葛慧娴看看胡开岭。

    胡开岭有些犯难,但没有犹豫,马上说道,“行!”他又朝朝阮成钢道,“阮大队,这会你们开,不差我一人!妹子,你放心,金鸡岭的老少爷们都支持岳书记,实在不行,我们写血书,到区里去请愿去!”

    一句话,说得葛慧娴热泪盈眶。

    阮成钢却怒喝一声,“站住!岳文走的时候,是怎么说的?”他看看泪眼朦胧的葛慧娴,走到她身边,轻声道,“你先不要到街道了,先到老胡家歇一会儿,我估计这会儿,街道的蒋书记跟陈主任都在检察院!”

    他说的不差,蒋胜与陈江平下午刚上班就双双去了检察院,街道的干部被查,无论于公于私,都要去了解一下情况,何况,今天的金鸡岭,面临着一个重要关口,前进,则难题可解,大局稳定,倒退,则难上加难,大局崩坏。

    两人到了检察院,许检亲自接待了他们,虽然开发区的检察长是副厅级,但街道两位处级领导联袂前来,份量也颇重。

    简单寒暄后,蒋胜就把话题扯到了岳文身上,说到了案子,“许检,挖砂这种事,在乡镇上太普遍了,村里缺钱,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我保证,全区不只我们金鸡岭一个村这么干,其它街道其它村到辛河里挖砂,你每天都能碰到……”

    许检看看后进门的副检察长,他有些不方便的话、不好听的话,可以由下属说出来。

    果然,个子挺高的副检察长笑道,“挖砂,可以酌情处理,公安局不追究,我们更不管,这不是我们职责范围内的事,但贪污公款,就另说另讲了……”

    “这个情况,我跟许检汇报一下,”陈江平马上接过话题,“金鸡岭这个村,现在比较乱,村里的会计呢,前一阶段被人杀了,村里也没有会计,岳文就把钱自已先存了起来,他刚工作,还不懂什么财务纪律。”

    “这已经构成了贪污行为,五千元以上就可以立案,他的数额远远超过这个数字了。”副检察长马上补充道。

    “王军书记还专门为金鸡岭的事开过一次常委会,今天,金鸡岭正在开会,讨论是否收回金矿,许检,账面上这事,我是知道的,”蒋胜突然说道,见他把责任揽了过去,陈江平不由看了他一眼,“你看,这其实就是一个工作失误,构不构成犯罪还在两可之间……”蒋胜陪着笑说道。

    “这样吧,查清了再说。好吧?”许检又打起太极拳,但语气却是不容质疑,“能宽就宽,我这里没有问题……”

    蒋胜与陈江平却是不好再说下去,二人从检察院走出来的时候,外面的雪已是白茫茫一片,蒋胜回头望望雪中检察院高高的大楼,再看陈江平,也是一脸沉重。

    …………………………

    …………………………

    金鸡岭,十八个金矿老板再次聚齐,施忠孝来得最晚,当他在座位上坐定,阮成钢马上宣布道,“金鸡岭村民代表会议下面开始。”他的嗓音有些沙哑,却是斩钉截铁,充满杀伐之气。

    蒋晓云看看坐在一旁的葛慧娴,原本阮成钢是安排胡家嫂子把葛慧娴带回家等消息的,可是葛慧娴却偏要坐在这里等着。

    她对岳文的印象,起先并不好,可是后来经他在培训班上那么一闹,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今天,当葛慧娴到来,身份却是岳文的女朋友,她忍不住持续注视着她,她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非常漂亮并且非常有气质的女人,但,她感觉,岳文好象配不上他这个女朋友,想到岳文,她禁不住心里一沉,那个坏坏的痞痞的年轻小领导现在怎么样了?

    “会议进行第一项,由芙蓉街道乡建办主任万建设宣读街道党工委关于整顿金矿秩序的通知。”阮成钢并不废话,直接进入会议正题。

    ……

    “会议进行第二项,由金鸡岭村委会主任胡开岭讲话。”

    ……

    “会议进行第三项,就金矿回收进行投票表决。”

    黑八、蚕蛹几个工作人员马上站起来,把手里的票发给十六名村民代表。

    “阮大队,我有几句话要讲。”施忠孝突然站起来,举起了手。

    阮成钢一皱眉,胡开岭的喉头也耸了耸,施忠孝却慢悠悠地继续说道,“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我就几句话要讲,说完我就走。”

    阮成钢看看他,“说吧。”

    施忠孝也看看他,“谢谢。”他环视了一眼会议室里的众人,一开口,嗓音却有些低沉,甚至有些悲壮。

    “今天这个会,我说句实话,原本我是不想来的,为什么不想来,我觉着我没脸来!”

    “在坐的大部分都是金鸡岭的老少爷们吧,往上数五服,都是一个爷爷,我们村的事,自己家的事,闹到现在,让街道过来处理,让公安局过来给我们开会,我觉着,真丢人!”

    他一脸沉痛,有些村民代表的脸上也显现出同样的神色,阮成钢仍是一言不发,胡开岭的喉头动得更加厉害。

    葛慧娴也紧盯着这个发言的中年人,她突然有种直觉,岳文在这里是真正遇到对手了。

    “今天事情走到这个地步,我不怪大家,也不怪街道,更不能怪区里,但是,我想给大家算笔账,大家想想,全村有多少人在矿上上班,按每人每年在矿上挣两万块钱来算,全村的老少爷们每年能从矿上挣多少钱……”

    “我再给大家说个数,这些年我们在矿上的投入,包括买机器、雇工人的费用……”

    施忠孝的话虽然尽是乡村土话,但打动人心,全场的人都在静静听着。

    就在此时,村委会的门却一下被人拉开了,紧接着,一股劲风夹着飞雪扑门而入,二刚的声音已在门外响起,“开岭,不好了,金矿上出来许多大车,都拉着矿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