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熊出没(求收藏,求推荐)
    周疃大集,已有五百年历史,逢农历五、十赶集,大集就设在辛河的河道里,横亘四个村,南北百余米,东西绵延三公里,车市、粮市、肉市、菜市、海货市、木器市、烟麻市、瓷器、服装市……门类齐全。

    “逛大集,爬长城,是芙蓉镇爷们最爱干的事!”蚕蛹看岳文一脸惊讶的样子,很是自豪,“在这,只有你想不到的东西,没有买不到的东西。”

    “我想给八哥买个媳妇!”岳文笑着怼上了。

    “靠,你这不是抬杠吗?媳妇是人,”蚕蛹不乐意了,“我是说东西!”

    “我不要,”黑八慢慢打着方向盘,正月十五的大集,规模尤其大,河道里人头攒动,河边的马路上也摆满了摊位,“哥这身份,这品相,什么样的女人找不着?”

    “真不要?”岳文一拍方向盘,前面结伴而行的两个女人吃惊地转过头来,“妈呀,歪果仁!”

    两个肌肤雪白的外国美女朝着他们嫣然一笑,黑八顿觉半边身子都酥了,“嘿,这个可以有!对哥的胃口!”他摇下车窗,大声喊道,“hello!”

    外国美女冻得双腮通红,却也笑着挥挥手。

    “行了,别朝外国友人使劲了,开你的车吧,轧了人家的东西,你可自己赔啊!”岳文吡笑着摇上车窗,差点夹着黑八的手,“干什么?没看我正跟国外友人会谈吗?你这是破坏外交活动!”眼见着两个美女一笑融进人群,黑八好不懊恼。

    “得了吧,就你那英语水平,顶多小学三年级水平,”岳文笑道,“开你的车吧!”

    “等等!”黑八象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拉开门弹下了车,蚕蛹眼睛一亮,也跟着跑了下去。

    “我靠,果真要嘛有嘛!”岳文看到路边摊摆的东西,也笑了,路边,在一堆卖馒头榼子的摊位旁,一个七八十岁的老汉正在叫卖光碟,内容极具挑逗性。

    “质量有保证吗?”蚕蛹拿起一张反复看着。

    “放心,我常年在这,”老汉拍着胸脯,“这有普通版还有高清版,看你要哪样了!”

    “高清版,高清版!”黑八撺掇着蚕蛹,蚕蛹回过头瞥他一眼,擂了他一拳,“你怎么不买?”

    两个外国美女看看他俩,捂着嘴笑着走了。

    “哥不是走得急吗,没带钱包。”黑八笑着拍拍蚕蛹的肩膀,“蛹弟,就当你今天给哥哥发福利了!”

    “呜——”

    一阵刺耳的警报声突然响了起来,吓得两人一哆嗦,周围赶集的人都回过头来,小商小贩也都朝这里张望。

    “干什么?”黑八恼了,警报声正是从猎豹车上发出来的,他看看一脸贼笑的岳文,“你破坏完外交活动,又打击文化产业,你是誓与人民为敌……”

    他突然说不下去了,人群中,两个美女正盯着他,都是个头高挑,其中一个长得比歪果仁还白,但皮肤更为细腻,“蒋警花?”蚕蛹瞪大了眼睛。

    蒋晓云也发现了车里的岳文,“你们在干什么呢?”白色的羽绒服搭配着火红的围巾,呵呵,这警花不穿警服,更靓啊!

    “扫黄打非!”岳文笑着跳下车来,他一回头,呵呵,那老汉动作麻利地卷起包裹,跑进人群中不见了踪影,“哎,回来,回来!”黑八气急败坏道,周围的人笑成一片。

    “巧了,美女也来赶集啊?”岳文挺挺胸膛,站在蒋晓云身旁的正是东海水泥厂老总的千金王凤,“对啊,噢,你就是岳——”

    “岳主任,现在是我们街道主任助理!”蚕蛹眼里泛着亮光,紧盯着王凤。

    “知道,不是还包保我们水泥厂吗?岳主任,什么时候到厂里指导指导工作?”王凤笑道,却不看蚕蛹。

    蒋晓云微笑着不说话,黑八凑上前来,“美女,相请不如偶遇啊,二位怎么来的,我们有车,这大冷天的,上车说吧,今天,我,就是你们的专职司机!”

    岳文看看蚕蛹,凑近黑八,使劲一踩黑八的脚尖,“哎哟——助人为乐也不行啊?!”黑八委曲地大声喊道,转眼又笑了,“蒋队,有缘千里来赶集,留个电话吧?”

    黑八笑呵呵地手伸进裤兜,手却从裤兜里又伸了出来,他犹自不觉,仍浑身乱摸,“咦,我手机呢?”

    只见得黑八的裤兜上,划了几寸长的一个大口子,蒋晓云笑了,“遇小偷了吧?”

    “奶奶个熊熊,怎么这么倒霉尼,”黑八这才发现手伸在裤子外面了,“年前刚买的呢,不成啊,文,这是为了出来找水才丢的,也算‘公丢’,回头你得给我报了。”

    “我给你抱个媳妇得了,”岳文笑道,从裤兜里掏出电话,打了一通,等放下电话,拍着黑八的肩膀,“这贼也有组织,走吧,到前面周疃桥上等着吧。”

    “啊?”黑八眨着两粒豆豆眼,愣住了。

    “地下世界也有规则,我给大灰狼打了电话,他让到前面桥上去,就给你还回来了。”岳文笑着看看蒋晓云与王凤,“两位美女,要不要一起啊?”

    蒋晓云看看王凤,王凤爽利道,“走吧,这也逛得差不多了,逛来逛去还是这么些东西!”

    “你,到前面去,”看蚕蛹还想在后面就座,王凤不客气了,指指前面的副驾驶,蚕蛹笑道,“我就是想给你们拉开车门。”他腹诽着坐到了副驾驶的位上,黑八小声笑道,“这油没揩着,惹了一身燥吧?”

    “你找到水了吗?”蒋晓云坐进车里,王凤紧跟着也上了车,岳文笑着关上车门,马上闻到那少女的气息,心里一阵萌动。

    “在这停车等死啊!”

    车还没动,车外突然传来几句骂声,一辆金杯面包停在了车后,那喇叭按得震天响,两个彪型大汉从车窗里探出头来,手里都拿着家伙什,黑八惊得一踩油门,猎豹马上往前蹿了出去。

    “我靠,香港电影啊!”黑八心有余悸。

    “我看,怎么长得象熊大熊二呢!”岳文补充道。

    “对,开车的象光头强!”王凤笑得花枝乱颤,附耳在蒋晓云耳边嘀咕了几句,蒋晓云却红了脸,伸手在王凤身上扭了一把,把个蚕蛹馋得啊,都快流下口水了,“蛹弟,是不是希望自己也能有一双手……”黑八看出他的心思,笑着鼓励道,顺手拧开了音响,车内马上响起黄家驹苍凉激越的声音,“无法可修饰的一对手,带出温暖永远在背后,总是罗嗦始终关注不懂珍惜太内疚,沉醉于音阶她不赞赏……”

    “我知道,前面有几个池塘,常年水不干,”王凤笑道,“晓云可是问了我几次哪里有水,我还以为什么事呢?”

    “得嘞,走着,”岳文大喜,看看有些忸怩的蒋晓云,“你们就是我的贵人啊!”

    “贵人?”黑八笑得有些抽搐,“蒋贵人,这位是?”他从反光镜里看看王凤。

    “王贵人!”岳文笑得肩膀直抖,介绍着王凤。

    “开你的车吧。”蒋晓云脸一红,王凤顺手抄起后座上的一本书打了黑八脑袋一下,“满脑子封建思想,亏你还是机关干部!”

    “不是我说的,”黑八不乐意了,“岳文说的,你怎么不打他?”

    “就打你了,怎么着吧?”王凤脸一松,也笑了,音响传来一阵歌声,“……爱意宽大是无限,请准我说声真的爱你……”

    周疃大桥上,车停了两分钟,果真就有人匆匆而过,一个手机就从车窗里扔了进来,惊得黑八又是一阵赞叹……

    …………………………………

    …………………………………

    车子刚拐了个弯,就听前面传来阵阵争吵打骂声,“嚯,有好戏!”黑八一加油门,蒋晓云身子一晃,差点歪倒在岳文怀里,岳文只觉着脸上一痒,一缕秀发划过脸庞,禁不住心中一荡。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嚯,熊大、熊二、光头强都来了!”蚕蛹喊着,只见几辆厢式货车横七竖八地停着,刚才那辆金杯面包也在,几个人正拿着铁棍、钢管打砸着几辆货车。

    蒋晓云面色一沉,拿起手机给高明打电话,年前他就到从刑警队到了芙蓉街道,接替被抓的魏东青担任派出所所长。

    “走吧。”王凤道,“太吓人了。”

    “再看看,再看看。”黑八把车停稳,蚕蛹也看得目不转睛。

    几亩鱼塘连成片,柴油机“突突”响着往外抽着水,这是在“起鱼塘”,把水抽干了,清理塘底的淤泥,趁着春节、正月十五鱼也能卖个好价钱。

    “可惜了了,这片水啊,抽到河里,也能造片小湿地!”岳文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甚是可惜。

    “河道里全是人,怎么往里抽?”王凤笑了,“哎——”她花容失色,光头强等人把几个鱼塘工人打扮的人踹倒在地,手里的家伙拼命朝着工人身上招呼着。

    “打,往死里打,这鱼市谁说了算?淡水鱼也是鱼!”光头强面色狰狞,“先特么地卸右腿,等长好了,再卸左腿……”

    他正叫嚣着,从东面斜次里又冲过来七八个年轻人,有持镐把的,有持铁锨的,领头的一个拿着一根木棍,上面绑着铁片。

    “这是什么东西?”黑八笑道。

    “木匠用的锯,磨成刀绑在棍子上!”岳文解释道,“嗯,比刀还快!”

    正说着,两帮人已混战在一块,“派出所已经出警了!”蒋晓云看看岳文,“让我下去。”

    “别,你一人怎么行?”岳文吡笑着,“八哥,拉警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刺耳的警报声响了起来,混战的人群愣了愣,朝这里看看,见不是警车,又打在一起。

    “八哥,立功的时候到了,快去把他们拉开!”岳文拍拍黑八的肩膀,“这方面,你有成功的经验!”去年在二能的矿上打架,八哥手持灭火器,表现神勇!

    “得了吧,你就知道让我去送死,你怎么不去?”他从反光镜里里看看蒋晓云,“危急时刻,还得哥挺身而上,蛹弟,走!”

    蚕蛹拉开车门,远远地先咋呼一句,“我们是街道上的,都停手!”可是人群中没有人理他。

    黑八学着上次岳文的样子,笑着拾起一块石头扔了过去,却正打中熊二的脑袋,熊二朝这里望了望,抬腿冲了过来。

    “快上车!”黑八马上嗅到了危险,可是车门却拉不开了,里头岳文吡笑着,“快跑!”

    “我操你大爷岳文,我真是个彪子,又上他当了!”看蚕蛹还在拉着车门,黑八已是跑开了,“别拉了,让岳文反锁了!”

    熊二虽然壮实,但跑得很快,撵得黑八绕着货车跑得“呼哧呼哧”直喘,此时,混战的人群中一声凄厉的惨叫,熊二愣在当场,黑八抽空一看,腿都哆嗦了,只见光头强的半边脸连带着耳朵被锋利的锯片削了下来!

    王凤紧张地拉住蒋晓云的手,闭上了眼睛,黑八躲在一辆货车后面上牙直打下牙,蚕蛹干脆钻进货车后厢中,从里面把门一关,算是进了保险箱了!

    “岳文,你这个流氓,你可把哥坑苦了!这哪是出来找水,是找打来了!”黑八一转头,岳文笑着站在他身后,“我好歹也是领导,你们俩打前锋,我坐阵押后,这不,我与你们同甘共苦来了。”

    “行了,苦没来,熊来了。”黑八指指前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