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胜天半子
    “得,白跑一趟,”黑八眨眨两粒豆豆眼,“这大冷天的,干点什么不成,非要出来找水,差点挨揍不说,找来找去,什么没找着,你说你,这不是自己个找罪受吗?”他装模作样拍拍岳文的肩膀,“得了,哥俩今天跟着你出来一趟,大正月十五的,怎么着也得弄点福利吧?”黑八期盼上了。

    “福利?”岳文眉毛一挑,“两位美女陪了你们一路,这搁平时,你们就是请都请不来,还要福利?!八哥,你摸摸自己的良心,多不多余?”

    “你把我们当福利了,”王凤笑着柳眉倒竖,“这当领导的也不能这样啊,嗯,就活该你找不着水。”嬉笑怒骂,她还真不把岳文这个街道领导放在眼里。

    岳文却并不气馁,“这不是还有一天吗?王凤同学,嗯,不要着急,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

    “回去吧。”蒋晓云也很是失望,见蒋晓云往车上走去,岳文一把拉住蚕蛹,悄悄问道,“那女人有什么典故?”

    “这你都不知道,”蚕蛹来了精神,“她有句名言啊,**就跟握手一样,呵呵,……文,我也想握手!”

    “豪放姐啊!”岳文笑着吸口凉气,“还真没发现,咱开发区有的是人才!”

    ………………………………

    ………………………………

    “去工委。”陈江平从家里出来,直接吩咐司机小傅,正月十五已过,昨天一天岳文都不在办公室,问万建设与祝明星,都不知人到哪里去了,这出门都不跟主要领导打招呼,不懂规矩!

    不过,这也难怪,从毕业就让他放到了金鸡岭,机关里的规矩是该好好学学了,而今天就是正式观摩的日子,也不知准备得怎么样了,“让岳文给我回电话。”他把手机打到了街道办公室的坐机上。

    车子驶进工委大院,他知道廖湘汀的习惯,只要没有上面来的客人,他七点半一定会准时出现在办公室里。

    “陈主任,岳文的手机打不通,可能……去了辛河工地了吧……”还没下车,祝明星就把电话回了过来,“让万建设给我回电话。”陈江平火气骤然大了,真不懂规矩,他以为他还是一般工作人员,好歹现在也是主任助理了,相当于街道的领导了。

    万建设的电话很快回了过来,他还没到办公室,不过,万建设在电话里说,昨天岳文打回电话来,让他组织村庄出人出车,今天都到工地上。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陈江平下了车,一辆中巴车已停在大楼门前,他一改怒容,笑着一路说笑着进了工委大楼,来到督查办,那里已经坐了几个街道与部门领导,见他进来,都把话题引到他身上。

    “江平,今天可要长长眼,看看你们那个小龙王怎么把水引过来!”

    “看江平笑得,胸有成竹了吧?”

    “呵呵,江平,今天可是你们的主场,我们都是边陪!”

    “江平,你那是重头戏!”规划局局长小声笑道。

    建设局方洪邦局长看看陈江平,又看看大家,眼里满满是话。

    陈江平笑着,打着太极,“廖书记让您过去。”督查办主任笑着作了个请的姿势。

    “怎么样?水,有眉目了吗?”一进门,廖湘汀开门见山就问。

    “想了些办法,岳文前天还跑到污水处理厂,想把处理过的中水引到河里,”陈江平笑道,“让我给否决了,……他不知道区里在这上面早有安排。”

    廖湘汀却赞道,“不等不靠,主动出击,很好,……还有什么办法?”

    “那真没有什么办法了,”陈江平笑道,“他们连村里都转了个遍,开发区历史上就缺水,我们平州本来就是个缺水的城市。”

    “嗯,也只能这样了,等会儿,你代表芙蓉街道给施工道个歉,自家的孩子闯了祸,这个屁股……大人得给他擦,让他也通过这件事吸取教训,当领导的,一定要管好三巴,嗯,首先要管好嘴巴。”

    这是廖湘汀在相熟的干部中常说的一句话,当领导的一定要管好“三巴”,哪三巴呢——嘴巴,尾巴,**!

    管好嘴巴不乱说话,管好尾巴作人低调不张扬,管好**,就是不乱搞男女关系,管好三巴才能当个好干部,话虽糙,但理不糙。

    “好,等会儿见着施工,我跟他说说,”陈江平心里一松,确实,象廖湘汀讲的,也只能这样了,自己这个面子,在区工委书记面前,还算面子么?!

    ………………………………

    ………………………………

    “岳主任呢?”万建设直接来到辛河工地,大地已经回春,地面并不象严冬那样冻得贼结实。

    “昨儿就没见着人,过节了,是不是回西霞口了,要不就是到秦湾看女朋友去了。”黑八笑道,在万建设跟前,他还是中规中矩的。

    两人正说着,万建设看着宝宝拉了一车彩旗过来,“这是干嘛?”

    “岳文说有用”。宝宝还是那一脸迷糊相,象永远睡不醒似的,他钻进路边一家商店,“老板,有雪糕吗?”

    “欲火焚身啊,宝宝,”黑八嚷嚷道,“”是不是该找个媳妇灭灭火了,哎,给哥也来一根,过个正月十五,哥这火大了……

    “宝宝是一年四季不离这玩艺,给我也来一根,水没找着,陈主任还不一定怎么训我们呢,”蚕蛹贼笑道,嘀咕着,“……要不要给陈主任也准备一根?”

    万建设暗笑,真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这第一炮就成了哑炮,看他以后怎么开展工作!过不了今天,就会传出去,他就会成为街道的笑话,他大方道,“大家随便吃,我请客,哎,不用给我,我就不吃了,你以为我跟你们小年轻一样?!”他看看贾红旗,两人相视一笑,“岳文呢?”

    “来了,来了,”宝宝四下瞅瞅,果然,岳文那辆猎豹一路疾驰而来,他潇洒地下车,却伸手先抹抹宝宝嘴上的冰糕渍,“东西弄好了吗?”

    “齐了,”宝宝指指车上的彩旗,“刊板,我手里没有资料,找了规划局同学,让他们帮忙,……把你的意思都加进去了。”

    “好,我就知道,关键时刻,宝宝你一个人能顶一个师,”岳文吡笑道,“晚上请请你那同学,大家一块认识认识,……刊板什么时候送过来?”

    “快到了吧?”宝宝拿出手机,“我再问问。”

    “岳主任,陈主任找你,让你给他回电话。”万建设笑着走过来,陈江平找不着人,肯定积了一肚子火呢,这时候让岳文回电话,肯定劈头盖脸一顿训,当着这些机关干部的面儿,岳文这脸面就栽到家了。

    “这村庄里的人都到了吗,也别闲着了,”岳文却并不接这个茬,“都忙活起来吧,该挖的挖,该往外拉的拉,动起来!”

    背后耍心眼行,但万建设还是不敢当面顶撞他,见岳文板着脸看着他,赶紧布置起来。

    ………………………………

    ………………………………

    陈江平有些不安,中巴车已经驶入芙蓉街道了。

    他主动从后面坐在廖湘汀身旁的座位上,这一上午,廖湘汀的脸色就没晴过,走了一路训了一路,三个街道的党工委书记都凑到车厢后面,一路讪笑着着抱团取暖了。

    这三个街道,有的仅仅成立了领导机构,有的施工现场则只有一个刊板,内容还是从规划局照办的,最好的一个,河道里能看到几台挖掘机。

    陈江平心里有些庆幸,幸亏提前到廖湘汀办公室汇报了,要不照这个氛围,施工再一拱火,最后一个肯定训得最长也训得最狠,狗血淋头,颜面扫地,那是毋庸置疑的。

    “准备好了吗?河里一定要有勾机,”陈江平趁着工委秘书长蔡永进汇报的空当,把电话打给了岳文,小声嘱咐道,“刊板呢,有吗?”他现在心里有些后悔,这小子始终刚工作半年,找个老练的班子成员负责就好了,

    “您放心吧,都齐活了。”岳文在电话那头很是轻松。

    可陈江平却无法轻松下来,“施工,”他凑到申城来的专家跟前,“我们家的小伙子跑了三天,正月十五都没回家,他啊,想把污水处理厂的水引过来……”

    “这个,不是早有结论吗,热电联厂大量用水,就是走污水处理厂处理过的中水,”施工道,一幅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还有别的办法吗?”

    “没有了,开发区毕竟是缺水的城市,您这个专家都没有办法,我们更无能为力了。”

    施工笑了,“当然,有心是好的,但要实事求是,规划可不是信口就来,要讲求实际,”看看廖湘汀,“都是从年轻时过来的,小伙子这种干劲……我还是很看好的!”

    “那施工,我想请您给我们机关干部上堂规划课,这是我们的短板,”陈江平邀请道,这也是主动示好,“您如果没空,就让您的助手来也行。”

    “院里事情很多,今天就得赶回去,让小迟来吧……”

    ……

    成功地化解了施工的情绪,陈江平心里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这自家孩子闯祸,总是要大人擦屁股的嘛!

    他看看众人,有的在小声说话,有的在记着什么,有的在打着电话,在各样心思中,中巴车慢慢驶近辛河。

    “看,”蔡永进突然一指前面道,“热火朝天哪!”

    陈江平赶紧往外看去,只见辛河两岸彩旗招展,人声鼎沸,一处平地也是刚刚推平,显然是作为停车场用的。

    这小子很真是仔细,陈江平下意识地看看廖湘汀,还好,一丝阳光终于穿破云层,浮现在他的脸上。

    中巴车停下来,廖湘汀率先下车,脸上笑容更浓了,“看了一路,芙蓉街道是最让人高兴的。”

    他的声音很洪亮,但被淹没在一片轰鸣中,河道里,挖掘机、拖拉机到处穿梭,人来人往,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

    “看,人家芙蓉街道就有动作,一年之计在于春,人勤地不懒,这工作就得早谋划,早行动。”工作布置了就要抓落实,谁落实在前头,谁就是领导眼里的香饽饽!

    岳文带着万建设、贾红旗早已笑着站在一旁,陈江平看看摆在一旁的刊板,心里最后一块石头落了地,嗯,今天,这头彩,赢定了!

    众人站在廖湘汀和谭文正的后面,陈江平开始汇报,他口才很好,说得廖湘汀不住点头,“好,喊破嗓子不如干出样子,这工作,就应该这么干。”

    观摩的目的就是督促,有个榜样才好说话,睡觉需要枕头,芙蓉街道成了现成的枕头。

    “水呢?小伙子?”廖湘汀突然问道,态度很是和蔼,平时紧皱的眉头都松开了,难得拍了拍岳文的肩膀。

    谭文正也注视着岳文,一班领导也都注意到了这个动作,施工刚想说什么,宝宝递过一块刊板来,廖湘汀看看岳文,众人也都围了上来。

    “我们想过几个方案,一是利用污水处理厂的中水,除汛期外,24小时不间断地向河道提供景观用水,每天可提供1万余立方米的中水……”

    “这个有结论了。”廖湘汀看看施工,施工笑着点点头。

    “二是瑯琊岭水库的水,汛期外,可以引流流入辛河,廖书记,在这,”岳文指指刊板上一处位置,“在这里可以挖一个人工湖,这里会成为新区的标志性景观。”

    廖湘汀点点头,施工笑容收敛了,眉头紧锁,一众领导也都静静听着。

    陈江平看看岳文,这么多领导跟前,讲话丝毫不打怵,他再看看施工,这水,嗯,有门!

    “三是落雁山上有个金鸡湖,可以把金鸡湖里的水引下来,……”

    “山上,还有湖?”施工惊讶了,他看看助手,两个助手都低下了头,这九顶金鸡岭,九曲十八折,他们肯定是没有走到。

    “对,相当于小型水库,常年不干,”岳文得意地笑了,陈江平也长舒一口气,这个想法有些匪夷所思,但又贴近实际,“施工,您看?”

    “琅琊岭水库是开发区居民饮用水的水源,承担着开发区一半以上人口的吃水问题,不过,……这个金鸡湖,倒可以考虑。”施工严肃地看着刊板,吐出两字,“可行。”

    廖湘汀笑了,“高山有平湖,滚滚之水山上来,行,那新区的河里有水了,我们还是有福的,这河里有水不靠天,不靠龙王,全靠我们自己把水引来,这叫什么呢?——叫胜天半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