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四桶油
    金鸡岭村委会主任胡开岭家里,人满为患了。

    “……区工委书记廖湘汀要求有关部门及街道要高标准,严要求,出精品……着力改善辛河及周边的生态环境,放大河道整治的整体效应……”

    “嘿,岳主任露了两次脸了!”胡家嫂子笑着站在炕前,一边用围裙擦着手,一边看着电视。

    “嗯,站在工委书记跟前,一点不怯场,象个领导!”胡开岭喝得满脸红光,高兴地又给岳文倒满了玻璃杯,还要给老书记添酒,老书记却捂着杯子,死活不再喝了。

    “看,文哥,还真有领导派头,”电视里播放着观摩完后在区里召开的座谈会,岳文笔挺的西装,正作认真记录状,“以后这种采访的事,不用你亲自出马,哥替你干了,……有利于哥找对象……”这炕烧得滚烫,黑八一抬屁股,松了松裤腰带。

    “就你这卖相,就不怕更找不着了?”蚕蛹笑道,“你们不知道,上午老万的脸都绿了,他啊,是等着看笑话呢!”

    “笑话没看着,却看到了神话!”宝宝接口道,拿起杯子,岳文笑着与他一碰,二人都是一饮而尽。

    “这设计费,真没要?”老书记点着烟锅,岳文顺手“抢”过来,又让黑八夺过去,惹得老书记笑着弹了弹他的头,“哪能呢,要了一半,施工说话还是算数的!哎,八哥,你别瞎抽了,你会抽烟吗?”

    “哥抽的不是烟,抽的是寂寞!”黑八笑着拽上了。

    “那,文,下面这辛河整治,就正式打上了?”彪子不理他。

    “打上了,今天开会开到四点多,中午廖书记太扣了,一人一盒饭,”岳文打了个饱嗝,“水利工程、市政工程、景观工程,谁有条件谁先上,第一阶段就是清淤、河道砌筑及拆迁,可以说,拆迁,贯穿整个河道改造全过程。”

    特么地,这水泥厂也要拆迁,这本不在辛河两岸规划内,呵呵,这下有事干了,他想起会后其它三个街道和建设、规划等部门领导都有些幸灾乐祸,这是等着看我们笑话呢,一处加油站,一处百年大集,一处水泥厂,够芙蓉街道喝一壶的了。

    拆迁是天下第一难,这可是三座大山啊!

    特么地,我就是一裤衩,什么屁都接着!

    “清淤照常进行,拆,就从小的开始,先拆加油站!”

    “加油站有什么好拆的?”黑八瘪瘪嘴。

    宝宝、彪子、蚕蛹却都知道里面的故事,“里面涉及到两大国企,互相顶牛,谁也不服谁,”岳文解释道,“后天,蒋主任带队,陈主任和我,还有发改委的领导,一块去拜访中国油化。”

    “啊,兄弟们,以后,取消事假,取消病假,……取消例假,五加二,白加黑,全部靠到辛河的整治上……”岳主任意气风发了。

    “哎呀,妈呀,这不是耽误我找媳妇吗?”黑八翻翻豆豆眼,一吐舌头,不乐意了,“凭什么啊,《公务员法》可规定有正常休息时间……”

    “你跟领导**律,想不想混了?那你回家抱孩子吧,不用在这干了!”岳文挑挑眉毛。

    “那你呢,岳……主任?”黑八不服气了。

    “呵呵,我是领导,还有会要开,有事要协调,当然例外,我在这只是一过客,还得回秦湾,工作呢,主要依靠你们,当然,将来成绩也是你们的,提拔也是你们的,”岳文看看眉开眼笑的老书记,“再说了,八哥,你一科员,有资格跟领导提条件吗?”

    “哎哟,哎哟,我靠,才当了几天领导啊,这不是脱离群众吗?”黑八坐不住了,“兄弟们,灌他!”

    屋内又是一阵喧腾……

    ……………………………

    ……………………………

    今天没会。

    陈江平一上午都在办公室里,三个街道的党工委书记、街道办事处主任一个不落地都打来了电话,关系近的有诉苦的,关系远一些的有打听岳文的,嘿,这小子简直是个妖孽,愣是在区工委书记面前把这个面子给找了回来。

    昨天下午的会议,简直成了这小子介绍经验的现场会。

    可是,高兴、自豪之余,当他亲耳从岳文口中得知详情,心里不禁也是一阵惭愧,按理说,自己比他更熟悉芙蓉街道的山山水水,可是,自己为什么想不到从山上引水呢?

    是自己的思维僵化,还是太盲信于专家的结论?但自己至少不敢提出怀疑,也不会去踏遍每一寸土地,去实打实地研究问题的解决办法。

    廖湘汀书记对此看得很透彻,在施工走后,一语作了结论,“……专家是在纸上谈兵,他们的目的说白了是为钱,可我们的干部不一样,我们就生活在这里,有强烈的意愿想改变这里的山山水水,有这份责任与使命,我们才会跑遍每一个角落,……就冲这份脚踏实地的态度,就能赢……”

    他顺手又拿起区里的通报,廖书记昨天要求了,今天通报就出来了,虽然没有直接点名,但大家都知道表扬的是谁。

    他舒服地把身子倚在后面,捋着头发,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见这小子的时候,经历了金鸡岭血与火的考验,在那种环境里能生存下来,并且,漂漂亮亮地把问题解决了,这能力与素质都没得说。

    但这小子也是个刺头,街道那么多机关干部就没有他那样跟自己说话的,昨天在向廖湘汀解释时,在向施工道歉时,他甚至都想,金鸡岭的问题是特例,是特事特人特办,可这日常工作可不行,别再拉了一裤裆屎,还得自己擦屁股,不行就让他回秦湾,自己这点事还是能办到的。

    但紧接着,他又以一种惊艳的方式,对,就象金鸡岭一样,震慑了在场一众领导,是那样地出彩,但又顺理成章,廖湘汀书记都连说三个好。

    嗯,这河流整治,过手的资金上亿,必须找个干净的人,乃至将来廖湘汀心中那个宏伟计划,也需要一个干净的人,面对狗头金都不动心,这一点,倒是最合适的人选。

    就这么定了!

    “笃笃笃——”

    门被推开了,祝明星走进来,这倒是个听话的人,但听话的人往往能力不行,这老黄牛有老黄牛的位置,这千里驹也有千里驹的用途!

    “主任,这辛河整治正式打上了?”祝明星明显在他跟前放不开。

    “打上了,”陈江平笑道,“廖书记说过,辛河不整治就是镶着金边的脏抹布,四个街道加一个建设局,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看谁的工程干得又快又好!”

    “街道得贴进去不少钱吧?”祝明星也算是芙蓉街道的大内总管,虽说花钱的事归财政所管,但也属他份内职责。

    “干到哪一步算哪一步吧,总之,往前赶,但不能透支街道的财力,毕竟芙蓉街道将来是xc区,区里肯定会往里投钱的,这与其它三个街道又不一样。”陈江平快速地签着字。

    “这年头,没钱可什么也干不成!”祝明星笑着站在他身旁,“这工程上,哪个不用钱?拆迁,光补偿,老唐算了算,就得几百万,这还不算加油站,大集,水泥厂!”

    特么地,这哪是拆迁,这简直是三座大山,陈江平想想都头疼,这哪是街道能完成的,却偏要街道来完成!

    “这加油站也多少年了,蒋主任是老领导,他最熟悉里面的情况,中国油化的屁股,该摸还得摸!”

    “人家有国企背景,号称第四桶油,多强势,”祝明星啧啧道,“要不也不会拖了十几年,加油站前的路都修不起来,还是断头路!”

    “明天,蒋主任就带队去中国油化,就去协调这件事!”陈江平心里却不抱希望,这是一个解不开的才疙瘩,指望明天谈谈就能解决问题?!

    就是人家愿意拆,这补偿也是芙蓉街道掏不起的,廖湘汀都压给了街道,那,……自己就压给岳文!

    ……………………………

    ……………………………

    “露脸了,兄弟,”陶沙的光头刮得铮亮,快赶上一百瓦的灯泡了,“恭喜你,在区工委书记心里挂上号了!”他开玩笑道,“到底是没把腚露出来!”

    明天到中国油化,陶沙作为区管委的法律顾问一起去,今天,却是陶沙主动攒的局,阮成钢、蒋晓云、检察院的几个小嫚都一块过来了。

    “我的腚希罕,不是谁想看就能看的,要看得收费!”岳文吡笑道,阮成钢指指他,“斯文点。”

    “阿文,你能不能照顾照顾在场的几位妹妹,”陶沙学着港人,说起了普通话,“斯文点?ok?”

    “ok!”岳文看看蒋晓云,她仍是话不多,但在一群人中特别突出。

    “阿云告诉我,你们把梁莉的人打了?不要怕,有我跟成钢,她不敢怎么样。”

    “她还想怎么样?”岳文笑了,“呵呵,我这都还没怎么样呢!”

    阮成钢赞赏地看看岳文,举起杯子,“干了!”

    陶沙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作为律师,也没少替梁莉这种“灰色人物”辩护,“阿云,你们看,阿文的性格跟我与成钢还真象,呵呵,……”他自己也喝了一杯红酒,“阿云不是说,你们找到了污水处理厂,陈江平说不行吗?后来又想的什么办法?”

    “老大,我可是正月十五都没回家啊,”岳文叫苦道,蒋晓云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我是找了一天,晚上吃饭,过节不想打扰你们,就想到金鸡岭蹭顿饭!呵呵,看到金鸡湖,我立马开窍了……”

    “这不是投机取巧,这是舍得投入,”陶沙收敛笑容,正色道,“我很愿意看的两本书,一本是《干法》,一本是《活法》,人生工作的结果=能力x热情x思维方式,阿文在找水这事上,很投入,思维方式也不一样,所以他成功了,来,我们一块敬敬阿文!”

    “老大,这两本书,其实说的就是我!”岳文看看一脸疑惑的蒋晓云,灯光下的,她的皮肤更白,也更沉稳,“这两本书的第一个字,就是干活,我啊,就是个干活的!”

    众人都乐了,蒋晓云刚喝一口茶,茶水噗地喷了出来。

    “阿文,你看你把阿云逗得,”陶沙笑了,“阿云妹妹,以后找对象千万要找这样的,婚姻需要互补,你得找个温柔体贴的,能逗能玩的……”

    蒋晓云看看岳文,发现岳文正在看她,却是没有转移目光,“阿文,你过了这一关,可眼前这一关,你会很难办,那个加油站,事关两个国企,谁也不服谁,再说了,街道不想出钱,区里不想出钱,你还要拿出成绩来,难呐!……哥哥对官场的东西看得透透的!”

    “不花钱能拆迁吗?老百姓都不答应,何况中国油化这个央企?财大气粗,还在开发区有这么多项目,市里哪个领导见面不捧着人家!号称是第四桶油呢!”阮成钢点燃一支烟,目光透过烟雾,象要穿透这难题,“兄弟,你如果能拆了,也不是什么好事,领导费了那么劲,没协调下来,你给拆了,这不是打领导的脸吗?”

    “要我是你的话,我就什么也不干,直接回秦湾。”沙涛倒上红酒,“秦湾与开发区不是一个档次,兄弟——”

    蒋晓云颜色一暗,默默地舀起碗里的海参,又放了下来,只是小口地喝着汤。

    “并且这事十几年了,蒋主任还是蒋书记的时候,这事就没解决,人走了,事也带走了,还得亲自跑去协调……”陶沙看看蒋晓云,又看看阮成钢,两人心意相通,却不明说,“四桶油,人家不差钱,这趟去,差不多又是无功而返!”

    “那为什么还要去?”一检察院的妹妹问道。

    “四桶油?还轮不上他们吧?应该是中沟油吧?喏,就是中国地沟油集团,”看着众人笑得前仰后合,岳文却正色道,回答检察院的妹妹,“我们不去,问题只能在那摆着,去了,说不定还成,还能沟通关系,”岳文笑着答道,他看看陶沙,“还能找到在哪里下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