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贺礼,一生难忘
    陈江平第二天早晨上班才知道岳文把蒋胜老婆给打了。

    当工委督查考核办主任王晓书当笑话跟他说起来,他一阵牙疼,是啊,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传着传着就会传歪了,何况当事人一个是前阵子炙手可热的年轻机关干部,一个是区管委副主任,难免会有人眼红妒忌从而添油加醋。

    可是,他自觉脸上无光,就是蒋胜脸上也无光,为此,他下午召开班子会后专门提到此事,可是影响已经造成,悠悠之口是堵不住的。

    叫着岳文上了车,他一言不发,等到了周疃大集,下了车,他才板着脸说道,“大集拆迁的事,我也跟蒋主任汇报了,经贸局反弹得很厉害,蒋主任必竟是我们的老领导,说只能委曲我们了,这是他的原话,……这事没有推出去。”

    大集搬迁本想推到经贸局头上,此事还是岳文提出来的,他本想岳文会“据理力争”,可是这小子听完,竟没说一句话。

    陈江平有些纳闷,难道打了管委副主任的老婆就此改了性子?“说说吧,你有什么想法?”这明显是两人要沟通好了,再上党工委会的节奏。

    “他们不搬,我们搬,这工作总要有人来干。”

    陈江平不由打量了一下他,小伙子雪白的衬衣显得更加干练。

    “陈书记,我的想法是,搬走水泥厂,水泥厂留下的厂房及大院可以用来建市场,将来周疃大集就搬到水泥厂,这建设资金就省下了。”

    想法是好想法,但陈江平马上认为不可行,且不说把大集从周疃搬到水泥厂四个村肯定有意见,就是水泥厂,也不会老老实实搬走,但他嘴上却没有顺着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行,”陈江平长喘一口粗气,“期限?”

    “期限?”岳文一愣,马上明白过来,“三个月,三个月时间,其它三个街道的进度也追不上我们,如果三个月内我解决不了水泥厂,我们立马拆迁大集,到时风声也传遍了,酝酿得也差不多了。”

    搬迁周疃大集到水泥厂,看中的就是水泥厂现有的大院子与周围的盐碱地,院子里可以发展日日市,院子外面仍可以赶大集,最重要的是这片盐碱地不是耕地。

    水泥厂呢,可以在这里发展商业地产,收取大集的租金与管理费,周围可以带动发展商圈,作为平州新区的商业区,这是双赢的结局,但前题是水泥厂效益要好,才肯搬迁。

    还是那句话,效益好的的话,如果不愿搬迁,街道可以采取各种手段,为工厂考虑,为将来考虑,王建东不得不答应。

    但如果效益不好,水泥厂的地皮又处于将来的新区,王建东肯定是要拖到卖地皮建楼房的,给人家多少钱人家才肯拆啊!这难度无形中又加大了。

    而且,人家为卖地,肯定是要开发住宅区,不会同意建市场,而且半死不活还要硬撑,影响拆迁进度,芙蓉街道到时又要垫底……

    ………………………………………

    ………………………………………

    彪子与宝宝的任命正式下来了,岳文的安排是仍旧配合贾红旗与万建设搞拆迁和清淤,二人的头那是点得比小鸡啄米还快。

    他带黑八进驻水泥厂,黑八却没有不能升迁的痛苦,乐得屁颠屁颠的,当早上也是一件雪白的衬衣出现在岳文面前时,岳文笑了,这衬得皮肤更黑了嘛。

    “联系王建东了吗?”

    “联系了,小郎说,”黑八看看岳文,“他们家王总和小王总,还有几个副总今天都在水泥厂等着我们。”

    “我们去干正事啊,不许搂草打小母狼,办自己的私事。”岳文故意正色道。

    “呵呵,你们真以为我看上郎建萍了?”黑八瘪瘪嘴,“哥好歹也是机关干部好不好,老爸虽然不是什么大官,好歹也是粮食局局长好不好?”

    对,这个社会,仍讲究门当户对,一个水泥厂的工人与一个新区的机关干部差得太远,两人的家庭也不可同日而语。

    可是当王凤与郎建萍出现在二人面前,黑八早把身份与老爸抛到九霄云外了,郎建萍看见他俩就笑了,估计殡仪馆的事她也听说了,黑八却以为对自己笑,半个身子都酥了,郎建萍厌恶地看他一眼,跟在王凤后面上了楼。

    王建东在领导跟前谦卑祥和,在岳文跟前却很强势傲慢,一一把在坐的几个董事,有的还兼着副总介绍给岳文后,直接道,“我们是不同意搬迁的,搬迁一家水泥厂,建一条生产线得两年时间,现在秦湾的房地产正处于喷发期,我自己也有地产公司,水泥厂还能存活,如果搬迁,只能死路一条……”

    他的背头光可鉴人,说起话来也是侃侃而谈,现在岳文感觉才重新认识了他,感觉他身上颇有一种草莽乡镇企业家的气势。

    在座的几个副总神色各异,有的专注地听着,有的却不以为然

    “这水泥厂不是你家的吗?”岳文悄悄问坐在身旁的王凤。

    “不是,说起来复杂,我家占大股。”两人很近,岳文注意到王凤的的脖子很白,似乎比蒋晓云还白,他赶紧收心猿,锁意马,又听王建东长篇大论讲着。

    “我们除了湿法旋窑生产线,前年还新上了新型干法窑外分解水泥生产线,年可生产水泥500万吨……”

    啊,这是在自夸工艺,岳文看看其他副总,有人脸上表现出明显的不服气。

    王凤什么话没说,也不知她是赞成还是反对她爸的话。

    可是讲到最后,王建东还是一句话,不同意搬迁,但卖地皮的想法却一个字也没说,企业的困难也讲了,论调却是眼前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困难总会过去,面包总会到来……

    他讲完后,一时场面有些僵,其它副总都不说话,一位年长的副总在王建东示意下方才问道,“中国人讲,一动不如一静,水泥厂现在这个样子,工人工资都发不下来,人挪活,厂挪死,街道让我们搬迁厂子,不是死路一条吗?我想问,街道能替我们发工资吗?”

    “不能。”岳文很干脆。

    “那就不得了,”另一个副总接过话去,“现在有房地产公司的业务,我们还能撑下去,水泥厂也没完全停产,这还在生产的企业怎么搬迁?”

    看来,自己还是想简单了,效益好搬迁的难度很大,效益不好搬迁的难度也不小,这样不死不活且在见到效益之前应是最好的时候。

    “各位都是企业家,也都是我的前辈,”岳文看看没人再愿意发言,主动开口了,“咱水泥厂的工艺不算落后,但负担沉重,企业职工的工资也不能按期发放,包括1年多的医疗费以及养老、失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等费用也没有着落,先不谈搬迁,我想的是先把水泥厂厂救活。”

    这是他这些日子走访的成果,王凤一反常态,全程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岳文。

    岳文是从心底里看不起那些围绕在领导周围的人,当他提出救活水泥厂时,王建东笑了,是那种毫不掩饰的嘲讽的笑,王凤笑了,是那种从心底发出的苦涩无奈的笑。

    “岳主任,你想折腾我随你,地产公司那边还有点事,”王建东站起身来,临出门又撂下一句话,“这办企业可不是小孩过家家,不会水是要被呛死的!”

    “没事,不会可以学嘛,”岳文也笑着站起来,却不甘示弱,“摸着石头过河,这河也能过去!”

    王建东笑了,转身下楼,众副总也都象看着外星人一样,估计是他的名声在那里,没人敢当面讽刺,慢慢都散了,偌大的会议室只剩下他与王凤二人。

    …………………………………………

    …………………………………………

    等郎建萍拿来账本,在王凤的提示下,他马上发现,王建东笑得有道理,而且很有道理。

    水泥厂现在账本上的营业收入是3933万,而赤字是6333万,这就是说,资不抵债,这就是现在水泥厂的真实家底!

    王凤看着眉头紧缩的岳文,把一杯水放在他面前,“岳主任,我对你可是毫无保留啊。”她脸一红,意识到这句话有问题,偷眼一看黑八,人家八哥根本没有注意她,一心盯着郎建萍呢。

    郎建萍看看墙上的钟,“王凤,到了十一点半了。”

    王凤马上笑道,“岳主任,中午我们到望海楼随边吃点?”

    “不,就在厂里吃,食堂就行。”岳文笑道。

    水泥厂的食堂真不怎么样,黑八、宝宝一直喊着芙蓉街道的食堂清汤寡水,可是相比这里,算是强太多了。

    岳文也吃得毫无滋味,一心想着里面的问题,王凤也只吃了两口,黑八同志,竟就着一份冬瓜汤把米饭全吃了进去。

    “八哥,小心吃鼻孔里去啊!”

    “文,这比街道食堂强多了,真应该让刘师傅过来学学。”黑八打了个饱嗝,但马上用手捂住嘴,呵,这想投入恋爱的青年,还真讲究起形象来了。

    “王凤,你有什么想法?”岳文往椅子上一倚,下意识地朝后捋起头发来。

    王凤笑了,“能有什么想法?有想法还等到现在吗?”她同样长得雪白,个头也同样高挑,但相对于蒋晓云,却穿着更加前卫,身材更加火辣,“水泥厂反正现在这个样子了,我爸也想了很多办法,都没用,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关门大吉……”

    “王总,有份文件请您签批。”王凤一指岳文,“让岳主任先看。”

    岳文笑着打开文件夹,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黑八见岳文不对劲,赶紧凑上来,小眼睛马上睁大了,“传票?!”

    王凤也赶紧过来,脸色更白了。

    里面赫然是一张传票,一张法院的传票!

    工商银行要冻结水泥厂财产!

    “我靠,知道我第一天来,就送来这么大的礼!”岳文强笑着,面对这份非同寻常、到来及时的“贺礼”,岳文心里漾起难言的酸楚,他只觉着气闷,长喘一口粗气,他伸手推开窗子,动作却僵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