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火烧眉毛
    秦湾水泥厂的职工租了三辆大巴,两辆中巴,朝着秦湾浩浩荡荡而来。

    说也奇怪,提前没有办点风声,车是工人自己联系的,上车的地点却在交城,从交城上的高速,躲过了机关干部的视线,等走到一半,交城那边打电话通知开发区,开发区这边才知道出了大事。

    区信访局、维稳办、公安局、经贸局、芙蓉街道的机关干部,连忙上路去追,又协调高速路交警队,一定要在出站口把人拦下,今天是啤酒节的重头戏,如果这二百人出现在在市委、市政府门口,出现在劳动广场,那可就真热闹了!

    区政法委书记温起武拍了桌子,周平安赶紧联系身处秦湾的阮成钢,从市局协调了十几个公安干警,直朝高速路口而来。

    岳文慢吞吞下了楼,看他一点也不着急,葛慧娴劝道,“你不要担心家里,快去吧,刚才叔叔不也说了吗,不要跟领导讨价还价,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

    “呵呵,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我的出现,早一步不成,晚一步不成,要刚刚好,才能显出我的作用来。”

    “去死吧,”葛慧娴笑着扭了他一下,有些扭捏道,“晚上早点回来,让老人住家里,我们出去住。”

    “遵命。”听话听音,岳文马上明白了里面的意思,不禁喜形于色。

    “别多想啊,是住我们单位宿舍。”葛慧娴笑着一逗他,扭身进了楼,那纤细的腰肢与浑圆的臀部,让岳文这个久旷的新司机咂摸良久。

    ………………………………

    ………………………………

    阮成钢率人抵达高速路口时,马上就看到高速路的横杆被撞到了一边,“坏了,他们进市区了。”

    一边调头追赶,一边联系着当地派出所,谢天谢地,几辆大巴中巴没有走远,就在高速路口不远处一路口,等着红绿灯呢。

    在他的前半生里,看过等过无数个红绿灯,也为办案闯过无数红绿灯,今天,这红绿灯,却让阮成钢越看越亲切。

    警车没有鸣笛,闪烁着警灯,终于把几辆大巴、中巴逼到了路边。

    紧急联系着维稳办与信访局的人,一般情况下,这两个部门就是考核调度的,从不参与具体的截访,但今天也出动了,这个时机太敏感了。

    车上的工人开始躁动。

    阮成钢果断命令,每辆车上去一个警察,牢牢占据了司机的位置,按下车门锁,先把工人困在车里。

    可是大巴车的车窗是整块玻璃,中巴车的车窗就能随意打开了,一些工人从车上跳下来,其中不泛几个中年妇女,就要徒步前进,阮成钢赶紧又让人拦住。

    工人的情绪很激动,公安干警也不是开发区的人,说起话来也不客气,这大热天的,双方你一句我一句,眼看越吵越僵,再看高速路方向还不见维稳办、信访局的身影,阮成钢又给岳文打起电话来。

    “什么?”他一时气得七窍生烟,“散啤就那么好喝吗?原厂的怎么了?喝死你吧,……同志哥,火烧眉毛了,快来支援!”

    “阮哥,喝了酒不能开车,再说,我现在停职了!”隔着电话,阮成钢都能看到岳文那嬉皮笑脸的样子。

    “你是停职不停工,”阮成钢马上怼上了,“快来!”他生气地按死了电话。

    再抬头时,他心里一松,已看到几辆开发区牌子的轿车,打头的一辆正是政法委的车子,他心里蓦地一松,好了,自己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哎,你不用往这赶了,”他又拿起电话,“维稳办的人已经来了,这二百人,是块烫手的地瓜,弄不好要出事,我们不掺合了。”

    电话那边可能是信号不好,或者岳文没听清,支吾了几句,竟挂了电话。

    芙蓉街道的人也赶了过来,人群中,岳文的四大金刚都在,那黑脸小胖子他印象很深,正嬉皮笑脸地与几个工人说着话,有个工人还亲昵地捏了捏他的小胖脸,阮成钢不由一阵胃疼,这哪是截防,瞧,这干群关系融洽的,就象是组团旅游来了!

    再看其它三个年轻人,也都有说有笑,这领导就没正形,这手下也一样,阮成钢想起岳文,又叹了口气。

    信访局的人已经开始做工作,什么越级信访要处理、区里正在协调解决等话又出来了,工人们板上脸了就是不听。

    阮成钢更懒得听,打声招呼就要走,邱汇岳和维稳办副主任把他拦住了,死活不让他走,两人虽然年轻,但也是后起之秀,这一个劲地恳求,阮成钢也不能不给面子,但他还是站得远远的。

    邱汇岳虽然笑着,也是一肚子不情愿,副书记请假,陈江平就安排他来,他不敢不来,这节骨眼上真要出事了,党工委书记安排了,他就是有天大的意见也得冲上来。

    市里的几个警察见开发区的人来,都从车上退了下来,这车上立马又乱了套,眼见着一排排车挡在前面,大巴与中巴算是开不动了,二百多工人都下了车,吵吵着要步行向前,到市委、市政府门前讨个说法。

    邱汇岳赶紧拦在了前面,“大家伙听我一句话,大家伙听我一句话!”

    可是这一句话也没有人听,二百多人依旧缓缓地在向前移动。

    公安和机关干部立马拉起了人墙,挡在了工人前面,工人们也不急也不恼,平时有些人低头不见抬头见,有的也住在水泥厂的家属院里,竟互相点根烟,闲聊起来。

    可是,这样下去依旧不是个事,在这个全市欢庆的节日,迎来送往的高速路口,二百多工人与机关干部、警察搅在一起,始终不是个事。

    大热天的,邱汇岳后背都湿透了,“大家伙儿,能不能听我一句话,”他说得情真意切,“今天是啤酒节,市里你们是进不去的,全市的警察都上街了吧?你们还没到五一广场呢,就被扣住了!”

    事实确实是这个事实,道理也确实是这个道理,但工人们不听了,周厚德拄着拐杖也站在人群里,“走!”

    “我们正常反映情况,占着理,我们谁也不怕!”

    “大热天的,谁不想在家吹着风扇吃着西瓜,你以为我们愿意来?”

    “别拦我行不行,小宋,你这孩子怎么变这样了?”

    “别拦我,把手拿开,你碰我,我让你的官当不成你信不信?”

    ……

    “有事好商量,街道也一直为大家考虑,”烈日炎炎下,邱汇岳又喊上了,“大家提出的要求,经贸局的领导也都知道了,一定会认真考虑大家的意见。”

    “你骗鬼呢,解队劳动合同通知书都发下来了!”

    “别光说不练,我们不听你的一张嘴,来点真格的!”

    岳汇岳眼前金星乱冒,喊了几句之后,嗓子就哑了。

    他又气又怕,怕是的如果真出事,这板子肯定要打在自己身上,无论是市里的板子还区里的板子,气的是陈江平现在肯定在看他的笑话,就是曹昆,人家今天也没来,经贸局只来了一个科长!

    “岳文呢?”他突然想起那个名包保水泥厂停职干部,“岳文去哪里了?”

    宝宝看看他,“不是停职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