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精细鬼与冤大头
    岳文又看看一车间主任,“方主任,你吃。”那车间主任手里拿着西瓜,也笑着摇摇头。

    “好,生瓜都知道不好吃,是不是?”岳文笑着把手里的西瓜狠狠地摔在地上,瓜老板刚要说话,彪子凶狠的眼神一瞪他,话立马咽回了肚子里。

    “我们得将心比心,你们不愿意吃生瓜,市领导、区领导就愿意吃生瓜了?”岳文跳上三轮车,“我说句话,大家可能不愿意听,我也知道大家是怎么想的,就是想在这个当口来求访,让领导重视,但这个节骨眼上,大家闹这一出,领导不乐意不说,肯定影响秦湾形象,这就好比是一个生瓜蛋子,硬让领导吃下去,你是领导,你乐意啊?”

    “那我们什么时候来?”一个工人嚷嚷道,立马几个工人吃着西瓜跟着响应。

    “大董,特么地,我说话大家没有插嘴的,就你嘴快是不是,西瓜还堵不上你的嘴?”岳文拿着手中的刀作了个扔刀的动作,那工人笑呵呵地又蹲下了。

    “这就好比家里有矛盾,平时不说,非要等上梁、娶媳妇这个大日子再闹吗?”岳文笑道,下面的机关干部和工人也笑起来,“这个日子闹,让外人看笑话,丢不丢人?”

    “我们就想解决问题。”周厚德坐在一张小马扎上,几个人围在他周围。

    岳文看看他,“对啊,就是要解决问题,水泥厂现在这个情况,外有欠债,内有矛盾,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个生瓜蛋子,不好吃,谁也下不去嘴,得等瓜熟了……”

    “现在就有人把我们往死里逼!”一工人又嚷上了,“什么不管,让我们喝西北风去?还不如有生西瓜吃呢!”

    刚才缓解的情绪立马又紧张起来,阮成钢看看邱汇岳,他正站在一旁,拿着西瓜,紧张地看着岳文与工人对话,连西瓜也忘了吃。

    “你非要生吃,我也没有办法,”岳文也不恼,他一屁股坐在一个瓜上,“吃坏了拉肚子,再弄个阳萎、肾衰竭什么的,到时兄弟们还得帮忙照顾漂亮的嫂子,是不是?”

    一句话,又把气氛拉了回来,几个年轻的工人也跟着起哄,岳汇岳这才慢慢吃起西瓜来。

    “兄弟们,听我一句话,你们刚上高速,市里区里都接到信了,你们进不去市区,回去吧,都回去吧,往深里我就不说了,你们都懂。”

    周厚德板着脸不说话,他看看邱汇岳,“岳主任既然说水泥厂现在是生瓜蛋子,这瓜现在不能摘,那破产清算现在也不能搞,我们就这一条要求,答应我们,我们立马回平州!”

    “这个我说了不算,得我们家领导说话。”岳文走到邱汇岳前,“邱主任,您定吧!”

    上次山海水泥来时,谭文正对水泥厂破产清算的态度已经有所松动,蒋胜也不是十分坚持,但,……他一咬牙,“这事我要请示管委。”

    “空口无凭,立字为证。”周厚德又喊上了。

    “对对!”一帮工人马上附和起来。

    邱汇岳走到一旁,给蒋胜打电话,蒋胜同意暂停却不同意写什么保证书,让他自己看着办,邱汇岳一咬牙又回到工人跟前,不过,周厚德却没坚持,“您是街道的主任,吐口唾沫是个钉,我们都是工人,骗我们也没有意思,”他站了起来,“瓜都吃了,秦湾也逛了,走吧!”

    三辆大巴与两辆中巴终于启动,邱汇岳的心放进了肚子里,他刚想给廖湘汀打电话,想想不妥,又改为发信息——“廖书记,工人全部返回。”

    开发区来的干警、经贸局、芙蓉街道的机关干部也都上了车,有人刚提出顺便去看看啤酒节,就让邱汇岳给骂了回去。

    “连求访都搞不定,说话都没人听,还亏得人家岳文,还当什么办事处主任?”

    有人小声骂开了,这情绪很快在机关干部中蔓延开来。

    “坐我的车。”阮成钢见岳文也没有回芙蓉街道的意思,一把拉住了他,低声道,“不要搞事啊,别以为大家都傻,就你一个聪明人。”

    岳文笑着看看他,“哥哥,我不明白,我搞什么事?”

    “你胆子太大了,这节骨眼你演这一出,工人真到了五一广场,你就完了,赶紧的,把屁股擦干净!”

    岳文挑挑眉毛,“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让工人们来的吧?看周厚德的表情动作,我都不用看第二眼。”阮成钢生气地磕着烟斗里的烟灰。

    岳文忙看看仍站在轿车旁打电话的邱汇岳,“哥哥,还是你厉害……”

    “真是你让工人来的?”阮成钢的脸立马拉长了。

    “啊,你,不是……”

    “我就是感觉不对劲,跑了这么远的路,一顿西瓜、三两句话就打发回去了?”

    岳文大呼上当,“你咋呼我?”

    “这是我们对付嫌疑人常用的方法。”阮成钢淡淡道.

    邱汇岳看着阮成钢的霸道远去,机关干部的车也上了高速,自己刚要上车,一个人就挡在了他前面,“给钱!”

    “什么钱?”邱汇岳一肚子不合时宜,满脸的不耐烦。

    “瓜钱!”瓜老板见大部队远去,立马掣刀在手,“你不是他们的领导吗,吃了我一车瓜,加上这些砍碎的生瓜,一共是……”

    邱汇岳再找岳文,哪还有岳文的身影,“谁答应你的你找谁要去。”他拉开车门。

    “我就找你,”瓜老板不干了,“你给不给钱?”

    他面目狰狞,脸色通红,邱汇岳真怕他一激动,这刀真砍下来,无奈叹口粗气,拿出钱包,“这够了吧!”

    “够了,够了!”瓜老板立马眉开眼笑,岳汇岳却憋气上火地坐进车里,得,今天这冤大头当的,让廖书记训了一顿,在机关干部跟前丢人现眼不说,还白白填进去两千块钱!关键陈江平死死地卡住他,回街道还不知能不能报销!

    特么地!

    他望着车窗外,狠狠地骂道。

    ……………………………………

    ……………………………………

    水泥厂的工人回到芙蓉街道,再没有别的动作,不仅街道的机关干部松了口气,紧盯住水泥厂的人也放下心来。

    而岳文,身为停职干部,也没有人再去注意他,虽然他成功地劝返了二百多工人,但自己身上的屎还没擦干净,纪委仍在调查,许多人相信他也无暇他顾。

    可是,就在工人们返回的当天下午,一辆车又从秦湾悄无声息地出发了,目的地只有一个——中建工!

    “这是我们三顾茅庐了吧,如果这次还不成功,我就在京城不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