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人民币五万元整
    七月核桃八月梨,九月柿子乱赶集。

    秋季的落雁山,瓜果挂满枝头,坡边沟边零零散散生长的柿子树,山上田里成片成片的核桃树,都挂满了果实,压弯了枝头。

    辛河的改造在经历了加油站的拆迁、水泥厂的搬迁之后,河里的淤泥已经清理完成,岸堤砌筑也已经基本完工,再就是景观绿化工程和大集的搬迁了。

    这好比一个农夫从春天忙到夏天再忙到秋天,眼看着就要享受胜利果实了。

    可是另一个胜利的果实却提前到来了。

    “什么,分红?”岳文有些惊讶,中午前来蹭吃蹭喝的几个害虫的筷子也都停在了半空中。

    胡开岭豪气地一笑,“金矿上的年中分红,你也有份,你是村里的书记嘛。”

    虽然还担任着金鸡岭村的党支部书记,但岳文早把一应事务都撂给了胡开岭,光辛河这一摊子就够他忙活的了。

    胡开岭也确实不负众望,跟着交矿学管理,学技术,你别说,从部队这个大熔炉里出来的干部,素质与能力就是高,胡开岭也舍得钻研,经常是拿着馒头咸菜就下井了,还两次累晕在矿井里。

    但十八家金矿却是管理得井井有条,人啊,谁都有能力,差就差在一个平台,一个机遇,一个展示自己的能力的平台与机遇!

    “多少,多少,老胡?”黑八马上来了劲了,端起酒杯递给胡开岭,“我跟老杨也是村里的干部,我们俩也有分红的,对吧?”

    “有,”胡开岭笑着与他一碰杯子,“户口在村里的都有,岳书记有,你们也有。”

    “那我们呢?”分红可是真金白银,宝宝与彪子立马眼馋了,一个快要结婚,一个在谈恋爱,都是用钱的时候啊!

    “你们,”胡开岭显得有些为难,“关键是不好操作啊!”

    “操作什么?”黑八气愤道,“去年我跟岳主任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遭了多少罪,才把金矿都收回来,九死一生,……”

    “九死一生有你什么事吗?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彪子现在反应也很快。

    “多少荣誉,多少掌声,都让岳文一人得了,多少苦,多少累,都让一个八哥受了,”宝宝吡笑道,“对不对,八哥?”

    “对,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黑八立马来了精神,但马上回过味来,这种情况下,宝宝不可能与自己站一条线上。

    果然,宝宝深得岳文精髓,先给他挖了个坑,接着就开始埋人,“那依你这智商,不早成烈士了,要不要把你的照片p成黑白的挂墙上啊?”

    “去去去……”黑八有些恼。

    胡开岭见岳文笑着不语,忙打圆场,“宝宝、彪子,要不你们俩把户口落到金鸡岭吧,就算村里的人。”

    分红是乐意的,可是要说到落户口,二人却都不乐意了,户口在街道不比在这个山沟沟里强?

    岳文吡笑道,“你们俩是不是不识抬举,现在给你们个机会啊,如果以后想落,过这个村没这个店了。”他看看胡开岭,“说正事,每家多少?”

    胡开岭有些激动,“按人头算,一人分五千,一家基本是一万到两万,不过,大家都同意你多分。”

    “他是多少?”黑八迫不及待了,“我们呢?”

    “岳书记一人五万,你们一人五千。”胡家嫂子笑着走上来,黄澄澄的韭菜炒鸡蛋,是农村那种土鸡蛋特有的颜色。

    “五万?”众人都红了眼,这一盘鸡蛋竟没人下筷子了。

    “我说吧,”岳文吡笑道,“刚才让你们把户口落在这,你们还不乐意,一年就是一万的分红,快赶上一年的工资了吧。”

    “我落,”宝宝的脑子比彪子转得快,“我女朋友也落,我爸我妈……”

    “呸!”黑八“义愤填膺”了,“还要不要那张face了,我们出这么大力,都这没说这话呢,我现在算明白岳文你常说的那句话了,没有贪婪的体魄,怎么装得下猥琐的灵魂?”

    “好,”岳文拍手大笑,“八哥有进步啊,我的话都背下来了,都快赶上屎人了!”

    “你才是屎人!”黑八立马听出了里面的毛病,“还让不让人吃饭了,对,说正事,这钱什么时候领?胡哥,哎,你是我亲哥!”他下炕一把抱住了胡开岭,看胡家嫂子端着一盘炒豆角进来,立马又要抱胡家嫂子。

    胡家嫂子笑着把盘子往他手里一放,烫得黑八赶紧放在炕桌上。

    胡开岭也乐了,“钱,明天就能领……”

    “现在领行吗,”黑八急上了,“上个月穷得买宝宝的钱都没有了。”

    “买我?”宝宝挠挠头,掉坑里了。

    黑八窃笑道,“对啊,象你这种处男,当然不懂,就是护舒宝啊!”

    “噗——”

    岳文一口酒喷了出来,胡开岭一口鸡蛋呛到了嗓子里,“特么地,你把我当卫生巾了?”宝宝小脸胀得通红,一下把黑八压在炕上。

    “行了,行了,”岳文看看他俩再闹就当真了,“快吃吧,都快十点了,还得回街道呢,黑灯瞎火的,还得走山路。”

    “这钱,”岳文感觉自己心里也痒痒,这不是受贿,也不是贪污,这是合理的分红,况且他也把自己当成了这个村的一员,这不是违法所得,“先给我存着。”

    “行。”胡开岭笑着答应着,“都给你攒着娶老婆。”

    “行,你们走吧,我好几个月没来了,胡哥带我去井下看看,这尾矿不能老堆在那里,得想想办法,”见几个人吃得差不多,“宝宝,明天就开始动员商户,准备搬迁大集。”

    “好,那明天我过来接你。”黑八殷勤道,到底还是惦记着五千块钱的分红。

    ………………………………

    ………………………………

    几个人上了车,仍是黑八开车,岳文不在,宝宝自动坐上了副驾驶。

    山风吹进来,众人都很惬意。

    “瞧,这日子,车子有了,位子有了,票子有了,妻子也马上有了,”黑八卖弄道,“哥这叫什么,这叫五子登科!老天爷待宋某人不薄啊!”

    说到最后,他几乎喊起来,声音在落雁山上久久回荡着。

    宝宝手把着车顶的扶手,头发给山风吹得象跳动的火焰,“呵呵,宋某人还少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黑八大声喊道。

    “你才四子,还少一了,那哥们送你一顶帽子,大大的绿帽子!”

    蚕蛹与彪子都大笑起来,山风吹进嘴里,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咳嗽起来。

    “去死吧,你们!”黑八突然瞪大了眼睛,“我靠,有土匪!”

    “什么土匪?给我来个狐狸精还差不多!”蚕蛹笑道,可是笑容马上僵在脸上。

    前方,车灯闪耀下,一辆金杯面包正横亘在路中间,透过车窗玻璃,隐隐看到里面的的人都拿着家伙什。

    “走土路,快打方向!”宝宝急眼了,手忙脚乱地帮黑八转动着方向盘,猎豹一转车头,冲下水泥路,爬上了山路。

    越野到底是越野,金杯一会儿就被甩在后面,几个人这才长舒一口气。

    “特么地,”宝宝骂了句,“会是谁,你们看清了吗?算了,我还是先给文哥打电话说一下。”

    可这电话刚放下,黑八的车一个急刹停了下来,宝宝感觉自己的腿都软了,只下意识地轻轻吐出两个字,“我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