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好日子
    梁莉的保鲜库,就建在周疃村南。

    与周疃大集很近,方便来来往往进货出货。

    从外面望进去,保鲜库占地面积不小,四周全用围墙铁栅栏隔离了起来,门前一条水泥路,也是专门为保鲜库所修。

    转运叉车在包装车间和保鲜库间往来穿梭,身穿蓝色制服的工人忙忙碌碌,一派兴旺的日进斗金的景象。

    “搞定了?”岳文扶起座椅,刚才小睡了一会儿,不知怎么着,自从宝宝住院后,他心里感觉没着没落的,晚上睡眠也不好。

    “搞定了!”黑八得意道,也不急着上车,自己个解下头上的绷带,“戴这个玩艺闷死了,要不是我们家小萍坚持让我戴,我早摘了!”

    岳文一按喇叭,吓了黑八一跳,他疑惑地望着岳文,“以后不要在我跟前提起小萍这两字,”岳文双手搓了搓两只胳膊,“特么地,牙都酸倒了,这鸡皮疙瘩直往下掉。”

    “你活该,”黑八骂道,“我这几天一直陪着你,就差陪你上床了,干工作都有我这个干劲,开发区早腾飞了!”

    二人斗着嘴,眼睛也不离保鲜库,果然,赵庆春还是讲信用的,十分钟后,保鲜库里就彻底歇了下来,工人们有说有笑地坐在一起,反正停电也不关他们的事,他们上一天班拿一天的工资,能歇一歇比什么都强。

    “我们的车呢?”岳文看看远方,慢慢地,从周疃村村口就拐出几辆大卡车来,车上装的不是别的东西,全是建筑垃圾。

    一辆,

    两辆,

    三辆……

    这机械化作业,用不了半个小时,几辆车轮流作业,保鲜库的大门就被堵上了!

    岳文管着辛河工地,调几辆车来,那是太简单不过,垃圾嘛,也是现成的,全是辛河工地上的建筑垃圾。

    门外的车进不去,里面的车也出不来,保鲜库惟一与外界连接的通道就被堵死了。

    “文,我们堵了,他们还可以再推开嘛?这招,管用吗?”黑八看岳文跳上猎豹就要离开,也跳上车来。

    “没用啊。”岳文吡笑道。

    “那你还堵?有意思吗?”

    “你以为我只有这一招?”岳文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来,“你刚才去供电所了,我给他们下了个通知。”

    黑八看看他,疑惑地接过来,却是一张责令限期拆除违章建筑通知书!

    “你疯了?你是不是拆上瘾来了?”黑八吓了一跳,“这个大型保鲜库,建起来也不便宜吧,戚力群、梁莉还不得跟你拼命?”

    岳文一下拉下脸来,“他们这是自找的,违章建筑,要么补办手续,要么就拆掉。”他看看黑八,“今天周五,我要回秦湾,我们到医院再去看看宝宝吧。”

    ……………………………………

    保鲜库的电话又打给了梁莉,她此时却正好在掌柜的的办公室里。

    刚才一停电,她马上就感觉不对劲,这不,果然出事了。

    “嗯,停供水泥,断电堵门,”掌柜的手指有节律地敲着桌子,“还要拆除保鲜库?这都是街道机关干部常用的法子。”

    梁莉看看坐在沙发上的戚力群,“我本来挺看好这个小伙子,没想到他这么不识抬举,……”

    掌柜一摆手,打断她,“给邱汇岳打电话,让他去处理,一个街道办事处主任,我不信,连个小伙子也压制不住。”

    邱汇岳接到电话,不敢怠慢,马上又把电话打给了岳文。

    “邱主任,保鲜库是违章建筑,我们正在做前期的准备工作,”岳文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恭敬,“工作中也没有遇到太大的困难,就没敢惊动您,让领导关心了,……啊,领导有什么指示?”

    敢情我打这个电话是给他们撑腰扎架来了,是给他们解决困难来了?邱汇岳鼻子都气歪了,可是他也从他的渠道得知,不只陈江平年底要调走,岳文也要调走,据说还是要给廖湘汀去当秘书,这都是将来用得着的人,他强压火气,没有发火,“兄弟,梁莉,你也知道,这个保鲜库就是她的,当然也有律师所老戚的股份。”

    “啊,我不知道,”岳文故作惊讶道,“邱主任,你说怎么办吧,你指到哪我打到哪。”

    这句话虽然听着假,但还算中听,“这样吧,让她补手续,”这样的先建后批的例子有的是,“把费用缴齐了,主要费用还要缴在建设局,我们得不着多少费用,何苦得罪她。”

    “行,我听您的,费用就算了,”岳文笑道,“就当您给她个面子。”

    邱汇岳挂了电话,都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这小子,前些日子还发动机关干部包围纪委,现在是全市有名的刺头,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梁莉那边可没有这么轻松,保鲜库从来没有停过电,发电机一直不用,也找不着了,整个保鲜库里乱作一团。

    邱汇岳把电话又打回去,梁莉正驱车往芙蓉街道赶,简单跟邱汇岳客气几句挂了电话后,她直接打电话命令道,“什么人都敢骑在我头上拉屎,让大胜去,教教姓赵的怎么做人。”

    很快,芙蓉街道供电所所长赵庆春的办公室就被人从外面踢开了,在一顿耳光之后,老脸通红的赵庆春抖抖索索拿起了电话,保鲜库的电重新又通了。

    可是,梁莉站在保鲜库门面,却看到从远处不断驶过来的铲车、勾机……

    她一问,心里的火更大了,工人们说他们没有接到通知,仍要按原计划拆除这里的大门。

    后面,紧跟着过来几辆轧路机,不偏不倚横在路口,一打听,说是要在这里拓宽修路。

    乡村道路的建设权限在交通所,并在不社区建设办公室,这一点她还是知道的,但她马上明白,只要保鲜库还在芙蓉街道地面上,岳文总能想出歪招来。

    让一家企业走向成功实在太难了,没有几个机关干部有那水平,有那本事,但让一家企业关门实在是太简单了,几乎大多数机关干部都有这个手段!

    何况,她现在面对的是人称芙蓉街道五大精之一的岳文!

    “文,这够他们受的了吧。”黑八开着车,看看坐在副驾驶上沉默不语的岳文。

    “不,这是第一步!”

    岳文想想宝宝那张惨白的脸,嗯,他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将来,他们要血债血偿!

    岳文慢慢攥紧了拳头,暗自对自己说道。

    ……………………………………

    ……………………………………

    作为一个老牌港口城市,作为一个沿海开放城市,作为一个东西交融的时尚城市,秦湾的夜生活,多姿多彩,绚烂异常。

    岳文一直以为,山海省最好的酒店不在省会沈南,而在秦湾;山海省最好的迪吧也不在沈南,而在秦湾。

    五星级的环境,五星级的菜品,五星的级服务,当葛慧娴挽着他的胳膊,踏进一品宝岛牛排,他的胸膛从没挺得这么直。

    他一直以来都知道,葛慧娴心里始终有种浪漫情结,在秦湾这家顶级的西餐厅吃饭,一直是她心中一个绮丽的梦!

    “一份宝岛牛排,一份法式香煎鹅肝沙拉,热浓浆巧克力拉瓦,金皇芒果慕斯……”

    岳文轻轻翻动着菜单,嗯,这只是开始,我们的好日子,还在后面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