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稳定压倒一切
    开完会,蒋胜没有在芙蓉街道吃饭,直接回了区里。

    惦记着水泥厂的事,现在西边的新厂正在建设,水泥厂改造成室内大集,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大集也要开始搬迁,可以说,当前,一切都要求稳,不能出乱子。

    等岳文与黑八赶到水泥厂,水泥厂里却风平浪静,他马上明白过来,毕竟现在知道消息的只有几个人而已。

    黑八急匆匆扭着屁股弹上了二楼,他原本以为郎建萍会哭得象梨花带雨、海棠着露,甚至看到他直接扑到他怀中,诉说担心与害怕,可是推开沉重的防盗门,郎建萍却笑嘻嘻正与两女工打闹,两人互相咯吱,闹得不可开交,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异样来。

    大家看黑八进来,都笑着看看郎建萍,没办法,往这里跑得太勤,瞎子也能闻出味来,两个女工打趣郎建萍几句,郎建萍有些不好意思,看都不看黑八,又疯闹几句,才掩上防盗门。

    黑八这才急吼吼道,“你哥……”没有称呼,当着本人的的面儿,“小萍”两字他反而吐不出口来。

    “又进去了。”郎建萍不为所动,弯腰提起水壶给桌上的君子兰浇起水来。

    “你一点也不着急?”这真成了皇后不急急死宫女。

    “急什么,从小到大,我都习惯了。”

    黑八一下变得哑口无言,他上下打量着郎建萍,瞧,这份云淡风轻,这份大气从容,还真有份母仪天下的味道。

    黑八马上觉得自己有些浅薄了。

    他讪讪地在郎建萍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很热心道,“我给我爸打电话了,让他帮忙协调一下,他熟人不少,公安局的政委也很熟,至少不能让郎哥在里面遭罪。”

    “谢了。”郎建萍抬起头,感激地看看他,她与大灰狼兄妹情深,从小相依为命,在这世上,她也只有这一个亲人了,“嗯,我知道你对我好……”

    一句话,虽然简短低不可闻,但说得黑八热血沸腾,立马胀红了脸,他冲动得一把拉住郎建萍的手,郎建萍看看外面,想挣脱,但还是被黑八握在了手里。

    …………………………………

    王凤的办公室,敲了半天门,没有见到人。

    岳文想了想,还是先到了周厚德办公室。

    周厚德办公室里,几个车间主任正在汇报工作,见岳文进来,周厚德与他们简单聊了几句,就打发走了他们。

    “王建东被刑拘了。”

    “什么时候的事?”周厚德很吃惊,“昨晚还一起喝酒来着。”

    “四十分钟以前吧。”

    “厂里的人都不知道,”周厚德扶扶厚厚的眼镜,站起来给岳文泡茶,“会有什么影响?”

    “水泥厂现在正是关键时候,他不在,你得顶起来,”岳文走南闯北阅人无数,对周厚德的人品,还是信任的,“帮助王凤顶起来。”他又强调道。

    “王凤知道吗?”

    “估计已经知道了,刑拘是要通知家属的。”岳文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长条沙发的的下围都破了,可是周厚德仍没有更制印。

    “老周,我们俩私下说,王建东出事,是有人还在打水泥厂这块地皮的主意,虽然水泥厂迁到西边的工业区,但大集的用途不能变,”岳文喝了口茶,“这几天,肯定有人会跳出来,鼓动职工改变这块地的用途,比如说开发商品房,”他脸上的表情很凝重,“王建东当初的设想也是水泥厂搬迁后,这里作为大集,水泥厂收取租金,……”

    周厚德听得很认真,这半年多来,经历了一系列的风风雨雨,他对岳文的分析与推断深信不疑。

    岳文接起手机,却是是陶沙打来的,他是王建东地产公司的法律顾问,但得到消息仍比阮成钢晚了一些。

    岳文又说起大灰狼的事,陶沙答应到公安局去协调,一般的打架斗殴不要紧,就怕惹上其他事。

    电话却没完没了了,刚挂断陶沙的电话,蒋晓云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她现在在王凤家里,问岳文能不能过来一趟。

    岳文又嘱咐了周厚德几句,周厚德瘸着腿把他送到二楼,两人一进去,立马把这对鸳鸯给惊散了,黑八忙不迭地松开手,郎建萍也红着脸站了起来。

    黑八一脸的不高兴,但看看周厚德,自觉把话咽了回去。

    听说岳文要到王凤家,郎建萍红着脸道,“文哥,王凤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也一块过去看看吧。”

    郎建萍虽然泼辣,但心地不错,岳文想想,现在了确实需要有个人来陪,就答应了。

    ……………………………………

    王凤家里已经乱成一遭。

    王凤的妈妈躺在沙发上已经哭成泪人,王凤与蒋晓云一左一右正在劝着,沙发前的茶几上摆着几盒药,看来身体不是太好,又受了强刺激,正需要有人照料。

    简单寒暄几句之后,岳文发现,王凤比他想象中的要坚强,还在一个劲地安慰着自己的妈妈,郎建萍也坐下来,忙着收拾着杂乱的客厅。

    蒋晓云站起来,两人走到一边。

    蒋晓云作为王凤的朋友,区管委副主任的女儿,刑警队的副中队长,这个时候不避嫌疑出现在王凤家里,不禁让岳文刮目相看,这个年头,碰上这种事,躲都来不及,锦上添花永远有人在做,可是,雪中送炭就不见几人的身影了。

    “证据确凿,估计一时半会是出不来了。”蒋晓云道。

    “看来,想收拾他,也不是一时半会了,”陶沙与阮成钢担心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岳文抬起头看看蒋晓云,蒋晓云也在盯着他,二人眼光一碰,蒋晓云不好意思地扭过头去,假装朝王凤那边张望。

    会是蒋胜吗?

    如果是蒋胜的话,倒也说得过去,他是负责全区破产清算的区管委副主任,水泥厂前期的破产清算工作他直接负责,可是,他的女儿此时来到王建东家里,就说不过去了。

    惟一的解释就是蒋晓云是蒙在鼓里的,她对自己父亲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

    但如果是蒋胜的话,他的能量似乎又没有大到让阮成钢与陶沙担心的地步,这两人,在开发区,也是平趟,还没有什么人什么事让他们不敢直接对岳文讲!

    “妈,你放心,天塌不下来,有事我顶着,”王凤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安慰着自己的妈妈,“我爸也没有什么事,顶多把事说清楚就出来了。”

    “但愿如此吧,”王凤妈妈抹着眼泪,“这些天,大概能有两个月了吧,你爸一直就睡不好,谁知道真出事了,你们是?”她抬头看看岳文和黑八。

    “这是芙蓉街道的领导,包保我们水泥厂的,”王凤笑道,“你看,领导都来了,肯定不会有事的。”

    王凤妈妈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是岳文哪里肯让她起来。

    蒋晓云、郎建萍加上王凤,侍候着王凤妈妈,他与黑八就退了出来。

    相比把水泥厂改造成室内大集,专门收取物业费与管理费,王建东算的是长远账,一铺养三代,何况这里将来是开发区新区的商圈所在!

    但如果开发住宅区,那只能赚一笔,这一笔当中,真正分到他手里的那杯羹,恐怕要少得可怜。

    水泥厂,也是他赖以起家的地方,从在水泥厂当青工时,他就养成了每天早晨爬落雁山的习惯,这几年,虽然在区里开了地产公司,但爬山的习惯一直没有改,岳文知道,这是一个念旧的人,在追逐金钱与利益的同时,良知并没有完全泯灭。

    他主动朝黑八要了一支烟,二人正在外面吞云吐雾,王凤与蒋晓云走了出来,一出楼门,王凤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岳文马上明白,她身上的压力现在有多大,刚才,在她妈妈跟前,她都是装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