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清明上河图
    马上就要中秋了。

    开发区去往秦湾的人逐渐多了起来,秦湾去往沈南的人逐渐多了起来,而从沈南南下去往京城的人也多了起来。

    廖湘汀、蔡永进、王晓书的车刚出了高速路口,秦湾驻京办副主任吕晓锋和平州驻京办主任李启迪就迎了过来。

    廖湘汀是秦湾市委常委,吕晓锋这个副主任前来迎接,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我们的李主任两个月不见,又漂亮了,看来还是京城的水土养人!”蔡永进打趣李启迪道。

    李启迪还不到四十岁,以前在工委接待处,原本就是蔡永进的部下,两人很熟,前年刚刚改任驻京办主任,她个子很高,人也长得漂亮,是个长袖善舞的人物。

    “那也赶不上我们平州的水土养人,都把廖主任养成了市委常委,把秘书长也养成了区委常委了。”

    几个人都笑了,就连一向皱眉板脸的廖湘汀也难得露出一丝笑容。

    几个人都上了驻京办的商务仓,“几位领导都请到了吗?”廖湘汀突然问道。

    “都答应了,”李启迪笑道,“国家行政学院的鲍院长,交通部水运局的原局长、……发改委办公厅的赵良平主任、产业司的吴军司长、……**的鲁主任……”

    今晚的这些客人,大部分都是平州人,也有几个秦湾其它县市的人,但这个日子,能把这么多领导同时请在一起,就很不简单了,李启迪这个女人,执行力很强。

    廖湘汀却没有直接表扬李启迪,“嗯,鲁主任能来就不简单,他是首长的保健医生,……晚上安排两个套间,档次要高一点。”

    “礼品呢?”王晓书问道。

    “就是我们平州的金石,价格很便宜,但是家乡的东西。”李启迪笑道。

    “嗯,这是刚刚开发的礼品,”蔡永进看看又把眉头皱到一块的廖湘汀,“金镶玉也有了,也可以试着用一下,东西不贵,包装的盒子一定要上档次……”

    他知道廖湘汀的规矩,基本不接受送礼,但一些茶叶或者衬衣之类的,他可以收下,这是正常的人情往来,但也要适时还礼,如果这两样东西格较高的他坚决不收。

    送礼呢,廖湘汀只送平州当地的特产,推介平州,宣传平州,价值不高,却很有意义。

    “等会儿,我看看礼盒,廖书记提到的‘平州新区,金玉之城’八个字,一定要印在礼盒上。”蔡永进又嘱咐道。

    作为工委的大管家,但又是区委常委,蔡永进的特点就是事无巨细,他特别推崇一句话——“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甚至直接就把这几个字挂在了办公室里。

    “秘书长,忘不了,”李启迪的眼睛如秋水横波,“已经印上了,里面还有我们平州新区的宣传小册子。”

    “我就知道李主任心细,”蔡永进夸道,“今晚,他们一般不会带人吧,快八月十五了,都忙。”

    …………………………………

    客人们很守时,他们虽是在京为官,但家乡的父母官来了还是要给几分面子的,他们并不是看重廖湘汀四十几岁就是正厅级的干部,前途不可限量,其实,就是山海省副省长来,发改委一个处长都有可能见不着。

    李启迪准备了两个厅,来的领导加上蔡永进和秦湾驻京办主任武大伟差不多一个厅就坐满了,而王晓书陪着司机及驻京办的工作人员则在另一个厅。

    宴席上的全是家乡菜,也全是家乡的海鲜,也不贵,红烧海参,海菜包子、红烤全虾、清蒸加吉鱼、蒜蓉粉丝蒸扇贝……

    酒本来安排了其它的酒,可是水运局的原局长非要喝秦湾自己的酒,大家就都换成了秦湾啤酒。

    廖湘汀平时紧皱眉头,可是到了京城,这眉头逐渐就理顺了,三杯啤酒下肚,更是眉开眼笑。

    “平州核电站,可能明年要有结果了。”发改委办公厅赵主任夹起一个扇贝,笑道。

    廖湘汀也放下杯子,脸上却换上一幅叫苦的样子,“在座的领导都是秦湾人,我也不说假话,平州四十八万老百姓早也盼,晚也盼,为这座核电站都盼了快二十年了,……不行,我得单独敬赵主任一杯酒。”

    蔡永进马上站起来,敬在座的其它领导。

    赵主任笑着站起来,廖湘汀却绕过来,两人一碰杯都喝了,赵主任又轻轻地说了几句,廖湘汀伸出手来,两人的手重重地一握,这才又回到座位上。

    “前天与中建工黄总一块吃饭,听说中建工在我们平州投了一个汉北水泥厂的大项目?”原局长笑道。

    “嗯,就在西部工业区,将来可是要辐射汉东,辐射汉北,总部也在我们平州。”说起项目,说起工作,廖湘汀很兴奋,

    “这个项目投资少不了,黄总对平州的干部赞不绝口,说这也就是平州的干部,要不唐总也不会同意在平州建厂!”原局长又道。

    廖湘汀笑了,“我们的一位年轻干部,为这个项目,出力不少,到飞机场截唐总,在唐总房间外面等了一晚上,下了大力气!”

    原局长似乎也有些感叹,“我们的家乡有这样的干部,都是廖书记领导的好,来,我们一块敬一下廖书记!”

    廖湘汀马上也举起杯子,“我们敬一下各位领导,老乡!”

    众人都站了起来,杯子响亮的地碰在一块,金黄色的液体顷刻从杯子里流进了嘴里。

    “申城的申东新区、津门的滨海新区我们不能比,将来我们的目标是要在全国的开发区中前入前三!”

    喝了酒,廖湘汀似乎话也多了起来,人也变得更有激情。

    “好!”

    众人一片叫好,都是久历宦海的人物,虽然有不同意见,但也不表达出来,大家都知道开州开发区现在的实力,廖湘汀的目标似乎有些远。

    “廖书记,听说咱平州要建新区?”鲍院长笑道。

    “这正想跟您汇报,”廖湘汀笑道,“行政楼马上就要封顶了,辛河的改造很顺利,芙蓉街道段年底前就能完工……”廖湘汀如数家珍,“各位领导过年回家,蔡秘书长可以安排各位领导视察一下新区建设。”

    发改委产业司司长吴军笑着说道,“说起辛河我就想起了周疃大集,我姥姥家就是周疃的,小时候赶大集,大集上什么也有,我舅舅给我买一斤油条,现在油条都装在塑料袋里,那时候就用马镰草捆着,吃起来又香又甜,啧啧,真好吃!”

    他这一说起周疃大集,在座的平州籍领导马上来了共同语言。

    “从针头线脑、面人糖瓜、红白喜事用品到蒜臼子、面板、香炉等,什么都能买到。”国土部人事司的魏司长不胜感慨地说道。

    “谁没赶过周疃大集,俺娘做的鞋垫子,每个集都要去卖,靠鞋垫子养活了我们兄弟姐妹四个,供我上的大学,老娘走我也不在家里,正在南方调研……”鲍院长的脸红扑扑的,但眼睛里涌出一片泪花……

    蔡永进很精明,马上提议道,“我提议,大家一起举杯,为我们的母亲喝一杯。”

    众人都举起了杯子,鲍院长也举起了杯子,眼圈仍有些红。

    可是放下杯子,话题仍然围绕周疃大集展开。

    “快八月十五,我记着小时候大集上卖的月饼还是红绿色的丝子,但是很好吃!”鲁主任笑道。

    “那是用西瓜皮做的,”吴军马上笑着补充道,“我小时在大集上最爱吃2毛钱一碗的脂渣烩饼。那时候,摊主在大集上支一口大锅,每次开锅时,那个香哟,口水就顺着嘴角直往外流。”

    廖湘汀看看蔡永进,这一众领导争相回忆起年轻或小时候赶大集的事,基本上没有他们插话的份了。

    “大集上人多,我都挤掉了,害得俺娘满集喊我的小名,涛涛——”办公厅的赵主任把手放在嘴边,他学得惟妙惟肖,众人又笑着举起了杯子。

    “前年我回老家还赶过一次周疃大集,”央视的一个主任笑道,“我要了一碗羊汤烩火烧,唉,那个滋味,什么也不用说,就是家乡的滋味!”

    “我记着有一年大学暑假回家,我二哥结婚,我跟他到集上去抓猪,那时准备结婚,男方家里都需要提前养一头猪,而抓猪崽只能去周疃大集……”

    ……

    说起了家乡,说起了大集,一个个领导都放下了架子,摘下了面具,气氛好得不能再好!

    “我看,这周疃大集啊,”鲍院长举起杯子,“就是当代版的清明上河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