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久违了的哥们儿
    蔡永进好象永远能看穿人的内心似的,笑着站起来,“今天晚上我们就是瞎聊,哪说哪扔,核电八字还没一撇哪,不过,廖书记关注,我们也不能无所作为,”他看看墙上的时钟,“嗬,快十二点了,你嫂子在家都等着急了。”

    等着急了,你跟我谈了一个小时,一个电话都不打?

    上午九点,芙蓉路街道大楼二楼小会议室,宝宝尾随着蒋胜走进去,把杯子轻轻放在桌上,然后一脸严肃地退了出来。

    刚出会议室,他就换了幅表情,嘴角上翘,眼角也挂上了一幅戏谑的笑容,“昨天你是中头彩了你,上面快把你夸上天了,蒋书记表扬完了,陈主任表扬,陈主任夸完了,刘书记又夸上了,整个街道都在议论你,横空出世啊!”

    岳文知道他并不是有想法,只只是这个表情而已。

    昨天宿舍已经安排好,就在办公楼后面的一排平房里,一间屋子挤了四张床,他的床位刚好跟严德宝紧挨着。今天早上也是跟着宝宝沾光,用的也是宝宝的饭票。

    岳文也看出来,宝宝并不小气,脸上虽然迷糊,可是心里并不糊涂。

    “呵呵,再夸我就变成花了,那种没人搭理的狗尾巴花,”岳文自嘲道,盛名之下遭人妒,只能自己笑自己,“刚才有个电话找刘书记,说一会儿过来。”面对潘德宝,他感觉很轻松,也并不陌生。

    “得,终于来了。”宝宝呲笑着,“呵呵,来了个官二代。”他见岳文有些懵懂,解释道,“早知道要来个选调生,就是你,还有一个,他爸是咱们区里的粮食局长。”办公室对信息的掌握向来快人一拍。

    岳文差点笑出声来,昨天才说自己是官二代,今天没想到还真来了一个。

    “呵呵,这下好啊,我这个冒牌的可以让位了。”他把昨天的笑话讲了一遍,宝宝也乐得合不拢嘴。

    “不管他是官一代,官二代,看得上就交往,看不上哪凉快让他到哪待着去吧,我打个电话,把蚕蛹和彪子叫过来,大家认识认识,晚上我作东,欢迎你加入台协。”宝宝笑道。

    “等会儿,”岳文有些糊涂,“蚕蛹?彪子?台协?乡镇上还有这个编制?”

    宝宝的五官更加凑到一块,“台协就是台球协会的简称,街道找不了什么好玩的地方,晚上要么组队打cs,要么就打台球,蚕蛹和彪子是咱的两个哥们,都挺仗义,不仗义咱也不交往。”

    说话间,就有人来敲门,“你好,我找一下刘志广刘书记。”

    一个又黑又胖的小伙子站在门口,正笑嘻嘻地看着他俩,由于胖,脸就特别圆,两只眼睛更象是在一张高梁面的大饼上用台球杆捣了俩窟窿,当然,用的是台球杆的小头。

    宝宝收起嘻皮笑脸,“你贵姓?”

    “免贵,姓宋,宋铁林。”小伙子声音倒不小,一笑起来两只眼睛没有了,白白的牙齿却露出来。

    “刘书记在开会,让你等一会。”宝宝上下打量着宋铁林,“坐吧。”

    岳文看看窗外,一辆轿车停在了门前,敢情还有专车来送。

    “好。”宋铁林倒不认生,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他刚坐下,负责在楼上记录的李海燕就风风火火跑下来,“小宋来了没有?”

    宋铁林马上象弹簧一样弹起来,“哎,姐哎,在这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