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开发区还有机会吗?
    临近下班,大楼里三三两两全是省发改委的人,看到几个陌生面孔,谁也不会多看你一眼,毕竟,这样的场景在这个权力部门来说,太普通了,无论是早上还是傍晚,无论是节假日还是平常日。

    兵分两路,却不能越过处长这一级,李志海去了发改委办公室,而蒋胜与岳文直接乘电梯来到能源交通处。

    林荫果然还没走,当看到岳文时,又看看站在面前的蒋胜,她早已明白他们此行的目的,她也知道,电话打过之后,无论是秦湾还是云海都会来人。

    “林处,”简单的寒暄之后,蒋胜笑着开了口,“桃花岛核电站还得请您多关照,全区上下、全市上下都很关注,我们企盼了三十年,您是平州的儿媳妇,这个节骨眼上,还得再帮帮家乡人。”

    林荫笑着看看他,并没有打断他,当蒋胜满怀希望地看着她时,她才说道,“蒋主任,我刚从蒙邑回来,他们把稿子给我送过来,我接着就给李主任打电话了,”她又看看岳文,才继续道,“稿子已经定稿了,韩省长已经圈阅,周主任也已经签字,明天上午九点半,召开主任办公会,就要通过了。”

    她说得很委婉,虽然通篇没有“不行”或者“不能”二字,但话里话外的意思都表达到了。

    蒋胜道,“那开发区还有机会吗?我们现在是两眼一抹黑,请林处长给我们指条路。”

    “路,真没有,”林荫仍很礼貌,“如果有办法,我也会替平州考虑,可是真不是我这个级别能够左右的。”

    话都说到这里了,蒋胜也明白她的意思,见蒋胜仍是心有不甘,林**,“你们来得还是晚了一步,”一听这话,蒋胜与岳文马上竖起了耳朵,“云海市委书记年廷江和市长齐鲁辽今天下午就到了。”

    岳文一听,不用说,西霞口市委书记和市长肯定也来了。

    蒋胜一听有些着急,他还没问,林荫就笑道,“都去找周主任去了。”

    现在四个地市,荣阳与昌威都已入围,秦湾与云海却都没有拿到入场券,这无形之中,变成了秦湾与云海在争,而时间只有十几个小时,如果在这十几个小时内,云海做工作上了省重点建设工程的名单,那么开发区的核电项目还要再等个十年八年是完全有可能的,而蒋胜真要无脸回开发区了。

    “周主任不在,”看着蒋胜询问的目光,林荫笑道,“他去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能去哪里?

    蒋胜暗自在心里琢磨开了,“那,林处,我们也不打扰了,耽误您下班了。”

    林荫笑笑,“您客气了,我一般晚半个小时才下班的。”

    蒋胜与岳文走了出来,还没走到电梯就碰到气喘吁吁的李志海,“蒋主任,云海的市委书记和市长都来了,他们找周主任,周主任不在家,又找分管的修主任,现在听说去省政府了。”

    蒋胜皱着眉头,“走,出去说。”

    事情显然对秦湾很不利,材料已经定稿,就等明天发改委主任办公会通过后报省长办公会通过,这危急关头,云海的市委书记与市长不仅提前来了,而且把工作也做在了前面,当然,作为一个地级市的两位主要领导,他们能直接面见韩作工,而蒋胜却不行。

    那现在应该怎么办,蒋胜心里也没有底了。

    “我们也去找一下修主任吧。”进了电梯,李志海提议道,“林处毕竟刚出差回来,不了解具体情况。”

    “还需要了解什么具体情况,”蒋胜马上怼了回去,“这个时候,了解情况有用吗?”他看看岳文,“现在当务之急,一是看罗书记跟郑市长向省里主要领导汇报得怎么样,二是我们在这里不能闲着,得想办法。”

    “省长还是支持我们的……”李志海笑道。

    “省长哪句话说过支持我们,”蒋胜不满意了,“你听见了?……省长只是在两会的时候说,我们开发区的工作走在了前面,说过支持我们了吗?”

    李志海见蒋胜发火,只能讪讪道,“我理解有错误。”

    “韩省长我们见不着,那我们就把工作重心放在周主任身上,志海,你全力以赴,调动这些年在省里的关系,弄明白周主任晚上去哪里,我们直接过去汇报,”出了电梯,大厅里已经看不见几个省发改委的干部,蒋胜叹口气,“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就去他家门口等着,小岳跟着廖书记去过,你也知道门,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李志海正色道,“刚才办公室的刘主任死活不说,估计也是知道我们会来做工作,我再联系其他人,看有能不能知道周主任在哪儿。”

    几个人走到外面的的廊檐下,这春雨仍没有停歇的意思,“小岳,你联系一下廖书记,看罗书记跟郑市长汇报上了没有。”

    岳文赶忙掏出电话来,电话却是王晓书接的,王晓书刚说了一句,廖湘汀就把电话接了过去,“你们那边什么情况?”

    岳文赶紧把电话递给了蒋胜,蒋胜三言两语汇报了这里的处境,却不好直接问廖湘汀那边的情况,廖湘汀却说道,“罗书记跟郑市长汇报上了,”他似乎很落寞,“徐书记没有明确表态,国华省长说研究完后再定。”

    岳文看着蒋胜半天不说话,知道事情不妙,这态度很微妙其实也是一种态度,这种态度对秦湾来讲,不是什么好事。

    “别管这边,你们那里该怎么争取就怎么争取,不是明天九点半开会吗?只要会没开完,我们还有机会,”廖湘汀打气道,“只要没上省委常委会,我们就还有机会。”廖湘汀到底是廖湘汀,一席话马上压住了阵脚,“今晚中组部领导离开后我就去沈南……”

    蒋胜放下电话,顿时精神一振,“廖书记说了,不管多晚,他今天晚上就来沈南,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争取找到周主任,当面汇报。”他看看李志海,李志海的表情却很无奈。

    “如果实在找不到周主任,那只能到周主任家去等。”蒋胜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唉,韩省长和罗书记……”李志海小声嘟囔着。

    蒋胜却马上打断了他,“不该说的话就别说,现在说这个,有用吗?”

    李志海看看他,看看周围,不再言语。

    官员与领导,在外人看来,似乎是风光无限,似乎整日都被鲜花与掌声包围,不可否认,确实有这样一些干部,很务虚。

    但,总也有一些干部,远远不是这样,他们在面对一个地方的发展时所付出的努力与艰辛,在面对政策、资金、项目时的不折不挠与锲而不舍,中间那种无奈、心酸、不甘甚至委屈,是槛外人永远无法想象的到的。

    雨越发大了,沈南的春雨别有一番韵味,雨丝如织,却轻绵柔和,虽然风寒依旧,却给人一种切切实实的春天来了的感觉。

    “蒋主任,林处没有车,我去送送她。”林荫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婷婷娉娉,更有韵味,岳文赶紧跟蒋胜汇报道。

    蒋胜看看岳文,他也看到了林荫,“你坐我的车吧,我们坐商务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