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泡嫚
    “晓云,我这颗小星球,就在你手中转动!”

    一曲歌罢,曹雷仍意犹未尽,面红耳赤大声朝蒋晓云喊道。

    “晓云,我为你发了疯,你必须就理我。”另一个胖胖的男青年也笑着大声表白道。

    “晓云,你是意义,是天是地是神的旨意!”刘媛媛也笑着走上台去,双手扶住麦克风,她只穿一件薄薄的羊绒衫,丰盈的好身材呼之欲出。

    蒋晓云白皙的脸上泛着红晕,如人面桃花互相相映红,她今天穿了一件花式白衬衣和普通的牛仔裤,更显得青春十足,活力逼人。

    她也走上台去,并肩与刘媛媛站到一处,“谢谢你给我,一个快乐的梦游,如果我忘了我,请帮忙记得我,爱——你们!”

    她看着大家,又看看岳文,不过,那眼神太过浓烈,就象这三十五年的威士忌,与她触碰,马上就会融化。

    “superstar,切蛋糕吧!”阮成钢也来了劲头,大声笑道。

    “阿云,许个愿吧!”陶沙笑道。

    蒋晓云笑着走近已燃起二十五根蜡烛的蛋糕,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扑——”

    蜡烛熄灭了,房里的灯又突然熄灭了。

    蒋晓云只觉脸上一凉,一块奶油就抹在了脸上,紧接着女生的尖叫、男生的大笑在这黑暗中就响了起来。

    “哎哟,谁这么讨厌,快开灯啊,抹我脖子上了!”

    “别往头发上抹啊!”

    “我的衣服……”

    惊恐、欢笑、兴奋……成了这个房间的主旋律,在这个无拘无束的黑暗时刻,笑声与快乐成为了这个房间的主题。

    灯,却突然又开了。

    大家脸上都带着笑,却仿佛都象被定在了原地。

    只见八层高的蛋糕已经东倒西歪,众人手里都是蛋糕奶油,头发上、衣服上、脸蛋上,全是奶渍,阮成钢与陶沙的光头上竟也有两块蛋糕,逗得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哎,你们不觉得,好象少了一个人?”阮家嫂子笑着用餐巾纸擦着脸上的奶油,一边四处打量着。

    “谁?”一个小青年仍意犹未尽,把手里的蛋糕抹在了一个女青年的脸上。

    “对,”黑八仿佛如大梦初醒似的,“岳大秘啊,岳大秘不见了。”

    “对,人呢?”众人都四处打量着,“不会跑了吧?”

    蒋晓云也在四处看着,有人拉开门到走廊上瞧了一眼,仍是找不到人。

    “朕在这里呢!”

    突然,窗帘子一动,岳文吡笑着闪身从窗帘后走了出来,他身上、脸上干干净净的,一块奶油也没有,在一众狼狈不堪的红男绿女中间,显得很清爽。

    但他身上虽然干干净净的,手上却还有奶油,“我靠,我就知道是你,”黑八马上叫道,“怪不得有人往我脸上扔蛋糕呢,能干这事的,除了你没别人!”

    “谁让你这么笨,”岳文大摇大摆地重新在桌上坐下,“服务员,给我上双筷子。”

    看他神气活现的样子,黑八不乐意了,与宝宝一交流眼光,“抹他!”

    立马,同仇敌忾了,一致对外了,除了阮成钢与陶沙两夫妇,除了蒋晓云,一众青年男女都把剩下的蛋糕抹向了岳文,看着他满脸雪白,黑八犹嫌不过瘾,把整个蛋糕的底盘直接扣到了岳文头上,“好了,这下齐活了。”

    岳文站起身来,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西装、领带上满是蛋糕奶油,苦笑着道,“这套西装很贵的,这是老婆给买的……”

    蒋晓云脸上顿时变了颜色。

    陶沙马上道,“唱歌,唱歌吧,这么美好的夜晚,美酒、美女、美味佳肴,岂能没有美妙的歌声?”

    “我先来,我与你们嫂子先献丑了,”他看看岳文与蒋晓云,“媛媛,给我点一首《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

    这是校长的歌,看着陶沙深情款款地与嫂子对唱起来,岳文走到宝宝身边,附耳笑道,“这么美好的夜晚,不泡个嫚岂不是太辜负了?”

    宝宝一激动,刚要站起来,却又坐了下来,“文哥,我这小心脏怎么这么忐忑呢?”

    “李宗吾大师在《泡嫚**》中写道,泡嫚一定要脸皮厚心黑,去吧,骚年,我看好你。”

    “李宗吾,不是写《厚黑学》的那个吗?”宝宝一愣,却被岳文拉起来猛然一推,坐在了刘媛媛旁边。

    刘媛媛看看他,却依然看着台上陶沙两口子深情对唱。

    “媛媛,”话一出口,宝宝自己也吓了一大跳,这话里怎么糖分这么大呢?他一回头,岳文就站在不远处,朝他一握拳头作了个加油的手势,“咳咳,嗯,上次户口的事,麻烦你了,”宝宝一横心,“我该怎么感谢你呢,要不你做我女朋友吧!”

    说完,他紧张地盯着刘媛媛。

    刘媛媛怪怪地看看他,突然“格格”笑了,“潘德宝,你没毛病吧,你这人,怎么能恩将仇报呢?”

    岳文差点笑出声来,看来这几个官二代家的姑娘,都不是什么善茬,这嘴皮子都特溜!

    “我是认真的……”宝宝胀红了面皮,这老实孩子,几句下来就没词了。

    “我也不撒谎啊!”刘媛媛笑道,“你觉着……”

    她还没说完,岳文却走上台去,接过陶沙手里的麦克风,蒋晓云不禁抬起了头,却听岳文说道,“好,陶沙与嫂子的歌,让我仿佛置身香江的红碪体育馆,同志们,校长也是这个发型吗?”

    陶沙笑着一抹光头,包间里马上又是一片笑声。

    “好,下面有请潘德宝同志,为感谢刘媛媛同志的无私厚爱,大力帮助,他特为刘媛媛献上一首……”他一使眼色,黑八马上过去点歌,“《真—的—爱—你》!”

    包间里又是一阵议论,“有新情况吗?”

    “媛媛也名花有主了?”

    “噢,怪不得这潘什么宝是第一次见,原来是媛媛的男朋友!”

    ……

    宝宝也豁出去了,一首beyond的歌唱得威震敌胆,失魂落魄!

    “好,”岳文笑道,“下面……”

    “下面,我也唱一首,”刘媛媛却也笑着登台了,宝宝睁大了眼睛,连岳文也不猜不透刘媛媛要干什么。

    “给我点一首《一千年以后》,送给感谢我的潘德宝同志。”

    底下的人马上笑了起来,蒋晓云也忍俊不禁,瞧,这爱求的,一下子给支到一千年以后了!

    宝宝的脸色马上又胀红了,黑八的手悬在半空中,他为难地看看岳文,这到底是点还是不点呢?

    这嫚,个性!

    岳文不由拍手叫好,他拍拍宝宝,“好,媛媛唱完后,潘德宝同志再唱一首《向天再借五百年》!,回送给刘媛媛同志。”

    “这才五百年,”陶沙大笑道,“还差五百年呢。”

    “那宝宝就唱两遍,加起来就是一千年了。”岳文吡笑道。

    “好!”

    台下有几个男生都鼓上掌了,黑八立马吹起了流氓哨。

    刘媛媛脸红了,放下麦克风,一扭身走下台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