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88章 抢红包
    鼓鼓的一塑料袋,全是红包,岳文就这样放在那条伸直的伤腿上,转动轮椅往外走去。

    周围的人都愣了,就连负责收钱的粮食局的女会计也目瞪口呆,一句话说不出来,等轮椅调过头来,她才反应过来,有人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抢红包”了!

    她刚想站起来去找宋德良,宋德良两口子已经冲到岳文跟前,大喜的日子,当着这么多领导、亲戚、朋友的面儿,两口子都不想声张,可是他们不想声张,这奇葩的一幕,还是被周围的人都看到了。

    有人一年到头要接到许多“红色罚款单”,这几十年下来,参加的婚礼估计也得有几百个,可是在婚礼上,明目张胆地抢红包的还是第一次见!

    这钱抢的,有魄力!

    立马,这破天荒的消息就在婚宴现场传开了,就是包间里说话的一些领导也都从包间里走出来。

    为嘛?

    看热闹呗!

    陈江平也被惊动了,他看着那张熟悉的年轻的脸,正朝气得面色通红的宋德良两口子吡笑呢,瞧,笑得门牙都露出来了。

    妖孽,真是妖孽!五百年出一个的妖孽!

    这脑袋怎么长的,有什么深仇大恨,到人家婚礼现场来抢红包来了,看他怎么收场?

    人,越聚越多,都是区里的头面人物,宋德良本身也有一定身份,嗯,实在不好收场了!

    宋德良的脸本来就黑,此时见儿子、儿媳呆若木鸡,一声不吭,心里那个火更大了,一张脸已是一片酱紫。

    结婚,除了收红包,更是壮脸面的事儿,可是,红包没了,脸面也没了!

    “岳文,”宋德良喊出岳文的名字,却被气得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喘了几口粗气,只吐出四个字来,“把钱放下!”

    “这是我的钱!”岳文一撇嘴,并不把宋德良放在眼里。

    整个大厅里一片沉寂,突然,不知谁的手机响了起来,音乐很熟悉,正是《还珠格格》的片尾曲——

    “有一个姑娘,她有一些任性,还有一些嚣张,有一个姑娘,她有一些叛逆,她还有一些疯狂……”

    岳文下意识地抬头望去,却发现蒋晓云、王凤、刘媛媛等人都站在人群里,却是表情各异。

    “保安,叫保安过来。”宋德良低声吼道。

    在场的人却无人行动,来帮忙的彪子、宝宝、蚕蛹、曹公子都站在当场,眼见无人行劝,粮食局几个科长赶紧下楼去了。

    很快,粮食局那几个科长就又回来了,冲着宋德良摇摇头,“怎么回事?”宋德良转脸间把火气洒到了手下的头上。

    “我没让保安上来。”阮成钢叼着烟斗走进来,保安公司是公安局的产业,这里保安的头头当然认识阮成钢,“大喜的日子,动武,象什么话?!”

    阮成钢在开发区的名声很响,是宋德良惹不起的,他也听黑八说过,阮成钢、陶沙和岳文三个人,穿一条裤子都嫌肥。

    他想了想,一扭头往人群外面走去。

    可是,宋德良的老婆不干了,她伸过手来想把塑料袋抢走,可是岳文手疾眼快,一下把袋子拿到手里,“你再抢,信不信我把这袋子扔了!”

    宋德良老婆一下住了手,这么多人看着呢,红包撒出去,就是收回来,也太丢人!

    人群又一次分开了,宋德良拉着陶沙走了进来,陶沙是粮食局的法律顾问,宋德良开口,陶沙不好不给面子。

    这里面的情形岳文并没跟陶沙沟通,他刚想解释几句,可是陶沙笑着一摆手,“宋局,我也就是过来看看,我这个兄弟,犯法的事他不干,有毒的食他不吃,就没有做错事的时候

    !”

    宋德良一下愣住了,他看看陶沙,陶沙却挤到了阮成钢身边,二人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

    见二位哥哥不阻拦,岳文更来了情绪,“让让,让让,别碰着您……”

    突然,他的手停止转动轮子,郎建萍已是挡在了轮椅前,“文哥,我哥的电话!”

    岳文笑了。

    他打开免提,拖腔拉韵道,“喂——”

    “兄弟,我知道你为我好,不看僧面看佛面,”大灰狼的声音很平静,“看我的面儿上,看小萍的面儿上,……”

    岳文看看宋德良两口子,一下把电话挂了。

    “八哥,拿着!”他把红包一下甩给了黑八,“对我有意见吗?”

    黑八下意识地看看他爸他妈,“没有,没有。”后面两个字就在嗓子眼里,就他自己能听见。

    “好,继续,”岳文笑道,“走,吃饭去,彪子!”

    彪子赶紧过来,推着他往包间走去。

    可是他马上感觉到不对劲,轮椅的速度一下慢了下来,他再回头一看,推车人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蒋晓云。

    “过了啊。”蒋晓云低声道。

    “哪过了?有理走遍天下!结婚不让娘家人来,你们说,将来你们结婚,不让娘家人来,你们愿意吗?到时,恐怕你们都得感谢有我这么个朋友,给你们出头!妹妹们,将心比心啊!”岳文笑道。

    “黑八家确实做得不对,”刘媛媛马上道,“我听说,黑八的对象就这么一个哥哥,从小父母就没了。”

    蒋晓云不再说话,岳文却吡笑道,“是不是内心受到了道德的强烈谴责,没事,哥哥大人有大量,不计较,来,给我揉揉肩,板得厉害。”

    “揉肩?”刘媛媛笑了,“你闹了这么一出,黑八一家掐死你的心都有,你还有脸在这吃饭?”

    蒋晓云看看他,再看看一旁笑着的刘媛媛和王凤,果真给他揉起来,可是力道大得能揉死一头牛,岳文感觉自己的肩膀象被铁钳箍住了一样,“啊!”他强忍着不作声。

    可是,蒋晓云却立马停了手,她发现,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身为开发区常务副主任蒋胜的女儿,又是公安局最年轻的女指导员,未婚,她在区里的关注度不是一般的高!

    “指导员给我按摩,警民一家亲啊!”岳文扭头看看蒋晓云,“怎么停下了?”

    “别贫了,快吃饭吧。”刘媛媛虽然有些鄙视岳文,但感觉有他在场,气氛很是轻松愉快。

    王凤也道,“行了,这是人家的家事,我们太掺合了不好……”

    “你们掺合了吗?”岳文突然反问道,“黑八是我兄弟,大灰狼虽然有过前科,但重新做人不再犯法就是好人,我结交人,交往的是他的人性,怎么,你们还想吃饭?”

    王凤看看刘媛媛和蒋晓云,“交了罚款单了,哪能不吃饭?”

    “呵呵,怕是不那么容易吧。”岳文突然笑了。

    这笑,这三个人太熟悉了,这是又要搞事的前奏啊!

    还没等她们问出来,就见婚宴的总管、粮食局的办公室主任匆匆跑到宋德良跟前,低声嘀咕了几句。

    宋德良的睛睛一下睁圆了,快步朝后厨走去。

    “怎么回事?”王凤好奇地问道。

    “我怎么知道?”岳文笑道。

    “你应该说,你怎么不知道?”刘媛媛揶揄他一句,马上把刚才在宋德良身边的宝宝喊了过来,宝宝看看岳文,低声道,“开不了席了,后面的厨子全体罢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