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曲线救国
    中国核电集团大楼。

    岳文与李启迪静静地坐在接待室中,他抬手看看手表,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不知这里的下班时间是否与机关一样。

    “马上快晌午了,他是不是想请我们吃饭?”李启迪笑道,其实,她心里明镜似的,等待,这种事常有,就是等一天、等两天、等三天,人都见不着也不奇怪。

    岳文知道她是在开玩笑,却感觉口渴得厉害,他知道自己有些上火。

    自打参加工作以来,国企他也接触过不少,交矿的冯志平、中建工的唐作钧等,这里与机关有不同的地方,也有相似的地方。

    他站了起来刚要上洗手间,却正看到一人走过来,“哪位是秦湾驻京办的李主任?”

    “我是,我是。”李启迪慌忙站了起来。

    “实在很抱歉,曲总让我过来跟您说一声,上午没有时间了,我们改天再约,行吗?”

    “我们还想中午请曲总赏脸吃饭,饭店都订好了,你看……要不下午我们直接过来?”李启迪的大眼睛如秋水横波在那人脸上一撩,那人脸上的歉意更浓了,“实在不好意思,曲总下午有个会,抽不开身。”

    岳文静静地站在一国,马上道,“您贵姓?”

    “免贵姓马。”那人说话很客气,态度也挺诚恳,看起来素养挺高。

    “那马主任,我们还有许多要跟曲总汇报,您看,您中午能不能抽出宝贵的两个小时,听一下我们的汇报?”岳文马上笑道,脸上的线条自动组合着,特诚恳地看着马主任。

    三楼,阮成钢办公室,门开着,人不在。

    蒋晓云放下手里的电话,无奈道,“阮大队到周局那里去了,你到我办公室等会儿吧。”

    蒋晓云的办公室在二楼,普通的办公桌椅,普通的大头电脑,但桌上的照片却让岳文不忍移目,照片上的蒋晓云正持枪瞄准,模样英姿飒爽,神采奕奕。

    蒋晓云把他让在椅子上,给他倒了一杯水,就自顾自看起案卷来,她双眉微蹙,仿佛很是投入。

    岳文百无聊赖,就打量起蒋晓云来,不得不说,曹雷这小子眼光还真不错,蒋晓云长得很白,这一点,并不象她老爹蒋胜是张黑脸,而且,她身材也很好,身上还有一种倔强坚毅的气质,令人过目难忘。

    “看什么,老老实实坐着!”蒋晓云突然说道。

    岳文也不脸红,“你怎么知道我在看你?我又不是嫌疑人,也不是罪犯,注意你说话的口气!”他开始反客为主,“我饿了,能给弄点吃的吗?”

    蒋晓云看看手表,训道,“还不到饭点,喊什么饿?”

    “刚才都吐出来了。”岳文气不打一处来。

    蒋晓云忍着笑,低下头,拿出饼干来,她想了想,又把半包已经拆开的饼干放了回去,重新拿出一包新的饼干和一盒奶来。

    一个刑警推门进来,诧异地瞅瞅岳文,笑道,“晓云,下班了,怎么还不去吃饭?……男朋友?”

    蒋晓云急忙解释,“高哥,不是。这是阮队的朋友,在这等阮队。”

    岳文吃得津津有味,也帮腔道,“不是,不敢高攀,呵呵,不过,这警花的饼干就是好吃,嗯,警花的奶也好喝。”

    这句话有歧义,高哥马上听出了里面的味道,禁不住“扑哧”

    笑了,蒋晓云脸一红,却无法辩驳,只能恨恨瞪他一眼,“注意你说话的方式。”

    她还没说完,桌上的电话响了,她赤红着脸把电话接了起来,“走吧,晚上,阮队请你吃饭。”

    ……………………………

    ……………………………

    蒋晓云的车速很快,话却不多,应该说,只要岳文不开口,她绝不说话。

    警车在车流中不断穿梭,很快就在一家酒店门前停下。

    下得车来,岳文跟在她的后面,他发现,蒋晓云换上了一套牛仔装,身上的曲线却更是明显,青春气息怎么也遮挡不住。

    “我们队长很能喝。”蒋晓云突然回头说道。

    岳文马上明白了,这是蒋晓云的好意,是在提醒他不能拼酒,他马上道,“呵呵,能喝,也是一项特长。”

    二楼,包间内,许多红男绿女早已就座,觥筹交错,一片热闹。

    蒋晓云突然在一间包房门前停下,服务员正在上菜,门是半开的,岳文马上看到了阮成钢正在敬酒,他正要进去,蒋晓云拦住他,“不是这桌。”

    包房里,阮成钢还是穿着一身运动服,戴着棒球帽,左手拿着烟斗。桌上的人都站了起来,看得出大家对他都很尊敬,只见他说了几句话,右手却是一个敬礼,然后端起桌上的一杯白酒,一饮而尽。

    “看到了吧,三两三的杯子!我们队长破案是个传说,喝酒也是个传说!”蒋晓云看看他。

    岳文咂咂舌,没有说话,不过,这喝酒的方式确实够传说。

    进得包间,已经有七八个人在座,蒋晓云介绍道,“这是王所,周所,杨所,魏所……”最后才介绍道,“这是岳文,芙蓉街道金鸡岭村——书记。”

    岳文一听,全是派出所长,他可知道派出所长在街道、在在区里的分量,饭局那是少不了的,能把这么多所长同时招呼到一块,还让这帮“兵痞”这么心甘情愿在这等着,这姓阮的,在公安局威信很高啊,嗯,看来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魏东青与岳文见过几面,看着几个所长疑惑的眼神,介绍道,“来,我给大家补充介绍一下,岳书记,工作还不到半年吧?我们街道最年轻的党支部书记,恐怕在全区、全市也是最年轻的吧,王军书记都在常委会上表扬他了。”

    一个胖所长笑道,“噢,听说过,就是你啊!这么年轻,就当书记了,大有前途啊!”

    一个高个子所长却问蒋晓云,“小蒋,这是阮队的亲戚?让我们过来认识一下?”

    蒋晓云不动声色,“不是亲戚。”

    “朋友,也不对啊,差着远哪,…那让我们过来干嘛?”一个面色黝黑的所长不理解了。

    “阮大队什么时候来?”又有一个所长问蒋晓云。

    “马上就到。”蒋晓云答道。

    “阮大队还没来,我们先喝点漱漱口?”高个子所长提议道,“岳书记,喝啤的还是白的?”

    “都行。”岳文笑道。

    “好,那几比几?”高个子所长紧追不舍。

    “我喝酒,从来不论几比几,你随意。”岳文淡淡道。

    “嚯,看来是高手啊!”高个子所长一扬手,服务员立马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