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我们要讨个说法
    领导出行,轻车简从的少,从来都是一大堆人,坐满了考斯特中巴车,有办公室工作人员,有处局领导,有街道领导,当然还有记者。

    可是岳文发现,蒋胜到街道调研工作,中巴车里却空荡荡的,涉及到哪个处局就是哪个处局上车,能不陪同则不让他们陪同。

    他不象别人,愿意被前呼后拥,也不象别人,愿意下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指示,他都是有事说事,无事散会。

    这一点,与廖湘汀很相似,岳文也发现,在两位领导的带令下,其他区领导的工作作风也慢慢在改变,全区处局长们的作风也在慢慢改变,至少开路的警笛声少了,不必要的会议少了,无关紧要的接待少了。

    以党风带政风促民风,如果廖湘汀在开发区多干几年,岳文相信,开发区无论党政机关还是城市乡村的风气,都会走在全国前列。

    蒋胜在李丹枫与秘书的陪同下上车,考斯特车慢慢开动。

    这是一种方方正正的中巴车,外表不张扬,内部空间却很大,正好适合领导集体同行。

    公安局的政委朱弘毅与岳文笑着搭话,无论在哪里,公安局都是强势部门,周平安又是区工委政法高官,这样的会议,朱弘毅能来已经不错了。

    中巴车驶进芙蓉街道边界时,芙蓉街道有前导车已经等候在那里,当到达第一视察点时,中巴车刚刚停稳,庞金光及街道办事处主任杜**、委员副主任王国尧等人就迎了上来。

    “欢迎蒋主任及各位领导莅临琅琊街道视察指导工作。”

    肥头大耳的庞金光笑着迎上去,眼珠子鼓得很大,后来岳文才知道这是一种病——甲亢。

    众人纷纷下车,岳文故意走在一行处局长们的最后,当杜**把手伸过来时,他双手握住杜**的手,样子很是谦虚。

    第一个视察点是一个非法盗采点,现场已经查封,等庞金光介绍过后,一辆等候在一旁的混凝土罐车马上往洞口倾注起混凝土来。

    待大家又上了中巴,庞金光与杜**也会了上来。岳文发现,座位上突然多了一个小袋子,打开一看,里面全是用保鲜膜包着的小黄瓜和小西红柿,还有一份琅琊街道的汇报材料。

    岳文看看大家,也打开包装拿出一根黄瓜来,他看看材料就笑了,这成绩吹得也太过了吧,但看看就知道琅琊街道的党工委秘书又熬夜了。

    半个上午在庞金光热情的介绍和小黄瓜清脆的果香中慢慢过去,这个视察,简直开成了琅琊街道两查工作的现场会,介绍成绩总结经验那种。

    可是,岳文发现,蒋胜是不满意的,起码他一句正面表扬的话都没有,待大家返回琅琊街道会议室时,蒋胜的脸上才又热情洋溢起来。

    会议室里依照惯例,也摆满水果,岳文接过阎挺亲自递过来的热腾腾的毛巾,“谢谢,老阎,你跟我还这么客气。”

    阎挺笑道,“侍候老主任擦把脸,别人要侍候还侍候不上。”

    跑了一上午的矿区,大家脸上都有灰,这一小块毛巾,即清洁又暖心,用在接待工作当中是蛮好的。

    但岳文明白阎挺的意思,他是琅琊街道两查工作的副指挥,肯定琅琊街道就意味着肯定他,他的意思,是希望岳文美言,在蒋胜面前抑或是在廖湘汀面前。

    &

    nbsp; 可是话说得这样露骨,岳文一时还有些接受不了,有些干部面对上级领导有这样的习气,但从督查处出来的干部这样说这样做,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蒋胜拿毛巾擦把脸,大口喝着热茶,马上开始听取汇报。第一个汇报的琅琊街道,然后是部门汇报,最后他作总

    结性讲话。

    就在国土局局长袁丽萍刚开了个头,街道大院里突然就传来了一阵嘈杂声,不象打架,但声音很大,在一个机关单位,出现的这样的声音,那就意味着有求访或是冲突。

    蒋胜眉头一皱,他的秘书就站了起来,阎挺也站了起来,到窗前看看。

    岳文本想也站起来,但马上顾念着自己的身份,屁股一动没动,听着袁丽萍继续念稿子。

    可是稿子念到一半,走廊里也开始嘈杂起来,夹杂着机关干部的声音和一些大嗓门。

    岳文在街道工作过,机关里的人在机关里时,嗓门再大也大不到哪去,这样的大嗓门一般是村里或是社区的人来办事。

    “不是说区里的领导都过来了吗,我们要讨个说法!”

    “对,凭什么封我们的金矿!”

    “还让不让老百姓活了,这过的是特么地什么日子?!”

    “求访,区里不给说法,我们到市里,市里不给,我们到省里,到京城!”

    袁丽萍停住了,抬眼看着脸色俞发浓重的蒋胜,蒋胜道,“金光?!”

    庞金光脸上早已经挂不住了,当着蒋胜和一众处局长的面儿,这脸算是丢到家了。

    王国尧包括阎挺都站了起来,快步出了会议室,可是会议室的门一开,外面的声音更是毫无遮挡地传了进来。

    “王国尧,打扑克你还得请示老婆,输了钱你就会耍赖,滚一边去,今天我们谁也不找,就找区领导!”

    岳文诧异地抬起头来,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儿,当着外面这么多机关干部的面儿,这人丝毫不给街道委员副主任面子,这,是什么什么人?

    庞金光看看杜**,杜**也站起来走出会议室,“明亮,还不到中午头,你在这耍酒疯是不是,走,到我办公室去……”

    一句话,似乎与这个叫明亮的有交集,有交往,但也有责怪的意思,最后一句却是给了这人面子,邀请他到街道二把手的办公室。

    这杜**,说话有一套,这是在基层与各色人物打交道炼成的,不愧是街道办事处主任。

    岳文正心里想着,可是这个叫明亮的丝毫不给杜**面子,“**主任,你们凭什么强制性断电,扣押零克和三相电表,我这一天的损失谁来赔?”

    “祝明亮!”外面,杜**的脸上挂不住了,厉声喊了起来。

    祝明亮?祝明星的哥哥?亲二哥?岳文慢慢站了起来。

    “你特么地不就是‘**’吗,这里是**的天下,哪凉快哪里待着去!”那个叫祝明亮的大声揶揄道。

    庞金光一下站了起来,再不出去,恐怕琅琊街道的脸都让这祝明亮打碎了,他边往外走边接起电话,电话上闪烁的名字让他有些愣神,这个电话,已经一年没有联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