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无法可依
    “大佬,穿成这样就参加市长办公会?”岳文读懂了林荫脸上的意思,也觉着阮成钢有些出格了,但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还真象雍正。

    “这样怎么了,”果然,阮成钢丝毫不以为意,“穿衣吃饭,我不偷不抢,他们凭什么干涉,也干涉不了!”

    办公室主任看看岳文,暗道,这位怕不知道,现在交城人都知道来了一个个性的的公安局长。

    全公安局开大会时,阮成钢穿着一双拖鞋直接上主席台讲话!他才来几个月,全场公安干警的纪律都到了什么程度,开会时有尿都得憋着,现在全局上下都在说,开阮局的会,就象查体一样,从昨晚十点钟就得不喝水,要不谁也抗不住。

    他们奇怪的是,阮成钢在台上用那种盛罐头的玻璃杯大口喝水,也没见他往厕所跑一趟。

    男人们说着话,蒋晓云在林荫的要求下,陪她到外面走一走。

    时维三月,序数仲春。

    海面上,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海天辽阔,让人忍不住想放声长啸,把酒言欢,不知念夕何夕!

    “别说我,说你的事。”办公室主任在前头小跑着打开包间的门,包间里面很是豪华,陶沙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看看岳文,却不多言。

    岳文笑道,“这事,对我还叫事?”

    “好,我就欣赏兄弟你这个样子,多大的事都不叫事。”阮成钢表扬道,不自主带出局长的架子,他人虽在交城,开发区的事仍是第一时间知晓,就是秦湾警界、政界的事,也比别人提前得知消息。

    “晚上吃什么?”岳文顺手拿起桌上的南瓜子吃了起来。

    “小地方也没有什么好吃的,”阮成钢嘴上谦虚,脸上很倨傲,“家乡菜,海鲜!”

    吃得虽是海鲜,但上菜却全是顶个的肥,光一条鱼就占了半张桌子。

    “我吃素,”岳文吡道,“给我蒸两韭菜包子。”

    “犯贱!”阮成钢起初忍住不想多作评价,可是终究还是没有忍住,“我一个螃蟹一斤多,两指粗的大蛏子……你去吃韭菜包子,寒酸我们交城没好饭是不是,”到底气不过,他又损了两句。

    办公室主任不解,走出包间悄悄问岳文带来的司机,司机原以在公安局,两人天然就有亲近感,“这年轻人是谁?跟阮局说话这么随便?”

    岳文的司机象看外星人一样看看他,那意思你不认识他?“我们工委办督查处主任,区电筹办主任。”

    “噢,我知道了,知道了,”办公室主任的脸上马上笑起来,这个年轻人可是让交城的干部久闻大名,上次,交城老百姓到开发区求访,最后的结果却是霍达亲自到省委党校负荆请罪,背后据说就是他的手笔。

    他笑得更灿烂,腿上也更殷勤,把老板叫过来,马上吩咐蒸包子,“岳主任就好这一口。”

    “没韭菜了。”老板很为难。

    “去买。”

    “这个时候去哪买?”老板也想象不到,什么样的领导放着这么多这么大的海鲜不吃,非要吃韭菜包子。

    “我不管,你看着办。”办公室主任撂下一句话,在这些用得着他的

    人面前,他也很强势。

    岳文却想不到自己一句话,引来从老板到后厨一阵痛骂,他摸着自己有些发热的耳朵,听着阮成钢边抽烟斗边摆活。

    “兄弟,现在是廖掌柜的的关键期,也是你的关键期,”站在包间里,能清楚地看到林荫与蒋晓云漫步在海边,这是一处别墅式的庄园,海滩却圈了进来,等于大海就是自己家的游泳池,“你不能掉以轻心,这一步上去了,你以前前途无可限量,到省里都不是不可能。”

    “记者忙得都差不多了,这块我不担心,”这是真为自己好,为自己考虑,岳文笑着说出自己的计谋,“但那个博客,我还真没好好研究。”

    “这招玩得好,”陶沙表扬道,“以后那个记者有把柄在你手里,这块没问题,搞定了,刀子举起来比落下更震撼人心。”

    “那个博客,叫海狼环保公社,这个人,我通过话,本想好好给他解释,但他不吃我这套。”岳文自嘲道,“这个博客已经引发众多大v的关注,传统媒体跟进,如果源头不解决的话,网络的上的话题会一直在渲染,这才是重中之重,老大,有没有法律管网络舆论这块?”

    陶沙道,“没有,没有这方面的法律,是不是成钢?在法律上目前这一块还是空白。”

    岳文把一把瓜子皮扔进垃圾桶,“我可是在杨部长跟前立了军令状,三天搞定,今天是第一天,我还有两天时间,两位哥哥帮我想想办法。”

    阮成钢吐出一口烟来,接着又把排风打开,他知道女士不抽烟,在林荫面前他还是很注意的,“我们国家的立法向来与时代脱节,跟不上时代发展的节奏,要不,把他的号给他封喽?”

    “封号?”岳文笑了,“他几分钟就可以再注册新号,粉丝还能再拉过去,有可能更加变本加厉。”

    “这个人不是我们秦湾人吗,要不要派人盯一下他?”

    阮成钢道。

    陶沙一听立即摇头,“成钢,你这是滥用职权,他是犯罪嫌疑人吗?如果不是,你这么做就是滥用职权!”

    这一点,岳文同意陶沙的意风,必须在法律的框架内解决问题,这是廖湘汀对他的影响。

    “那你们说怎么办?现在是无法律可依,无办法可依,”

    阮成钢看看窗外,林荫与蒋晓云正往回走,“吃饭,吃饭,佛说,看破放下自在,让我们陪着美女处长自在一会儿,行吗?”

    …………………………………

    …………………………………

    一顿饭,众人都酣畅淋漓,都很自在。

    等从交城回到开发区,把林荫送回家,岳文看看高明与蒋晓云,“我那里在新行政楼上,还得往芙蓉街道再跑一趟,我们到刑警队。”

    物是人非,原来的刑警队,在他的印象中,还是阮成钢时代,还有蒋晓云的色彩,可是现在二人已经远离。

    打开高明办公桌上的电脑,岳文仔细看起这个海狼环保公社的博客来。

    “我看博客是了解情况,这不是滥用职权吧?”

    高明笑道,“陶哥是律师,什么事都按照法律来,可是,对那些罪犯,跟他们**律行吗?他也不听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