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秦湾群众
    一大早,刚上班,秦湾开发区工委管委新的行政大楼里,人来人往,机关干部互相打着招呼,走进电梯。

    刚刚搬进两个月,许多办公室里有的放置洋葱,有的放置木炭,吸取新家俱上的甲醛。

    杨部长下了车,慢步走进办公楼,正巧碰上副部长秦高峰气喘吁吁从上面下来。

    “杨部长,我现在就出去去秦湾,您还有什么指示?”

    昨晚岳文忙了一晚,这是杨部长知道的,按理说,杨部长昨晚把搞定海狼环保公社的的任务布置给秦高峰,秦高峰今天上午出发,也说得过去,可是,跟人家岳文的敬业精神比起来,宣传部可就差着一大截了。

    秦高峰是副职,但杨部长是常委,两人之间虽然不涉及到班子团结问题,可是杨部长还要给秦高峰留面子。

    “去吧,争取一个理想的结果。”杨部长道,领导说话总是这么云山雾罩。

    可是,当他刚刚在办公室坐下,开始翻阅今天的《舆情快报》以及工委办、管委办送来的参阅资料,这是每个常委每天案头必备资料,看完这样,他才批阅文件,浏览报纸。

    “杨部长,”门是虚掩着的,突然从外面推开了,他一抬头,秦高峰又走了进来,“那个海狼环保公社消失了,电话也打不通,网上也搜不到博客了。”

    杨部长惊异地张开了嘴,“怎么会这样?”

    按照常委部门分工,宣传部是负责引导社会舆论的部门,那日,蔡永进回来以后,他却忘了打声招呼,惹得蔡永进很不满意——你宣传部的活儿让我们工委办的人干?但这廖湘汀的意见,岳文在短信中也汇报了,他也只能对杨部长有意见。

    让秦高峰去处理博客的事情,就是他以为最为棘手的记者已被岳文拿下,秦高峰多年担任领导,对付一个普通的博主还不是手到擒来,还有一层,他也不想让工委办看笑话,宣传部的事还得央求工委办的人出面。

    “一直在联系,可是就是联系不上,我们也没有办法。”秦高峰道,话里话外透着把责任往外推的意思。

    杨部长正在踌躇,宣传部外宣办的小伙子又走进来,“部长,”小伙子也看看秦高峰,“网上又出来一个海狼环保部落,发的文章与以前那个海狼环何公社一模一样。”

    杨部长与秦高峰立马都来了精神,两人趴在桌上一研究,马上下了结论——这恐怕就是一人!

    “不管是不是同一个人,那看能不能联系上这个人,我给周平安打个电话,请公安局协助吧。”杨部长是铁定了心要在工委办面前扳回一局,“岳文现在干什么?”

    ………………………………

    ………………………………

    秦湾,一栋破旧的写字楼上。

    沿着脏兮兮的楼梯拾级而上,到了七楼,推开两扇刷着黄漆的木门,恒信创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背景墙赫然出现在眼前。

    里面分成许多格子间,一个年轻人正在电脑前戴着耳机聚精会神地打字。

    “张长弓,电话。”旁边一个胖小伙子用力推推他,“这么卖命啊,连电话也听不见?”

    “攒钱交首付,你没有丈母娘,不知道房价贵,”那个叫张长弓的小伙子笑道,“我们这活,多干多得,少干少得,不干不得,喂——”

    “张长弓经理在吗?”对

    方是一位女性,嗓音中间没有一丝一毫女性的温柔气。

    “在,对,我在办公室,想在网上删贴?没问题,你到秦湾打听一下,我们这里价格最优,服务也最优,好来,我在办公室等你。”他放下电话,看看胖小伙,“好了,这一笔,又能为家里挣几块瓷砖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张长弓不时看看电脑上的时间,已是十点多钟,可是要等的客户还不露面。

    下意识,他感觉有些不对,一转头,那个胖同事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正一脸哆嗦地说着什么。

    他再一扭头,几个身着警服人的站在他跟前。

    胖同事一指他,几个警察就走了过来,其中一个亮了一下警官证说道,“我们是秦湾秦南区公安局的,关于你博客中发布的情况,请你协助做个调查。”

    张长弓笑着站起来,“在这里还是到你们那里?”他的眼光停留在一个女警察身上,那位女警脸若寒霜,不苟言笑,正上下打量着他。

    “跟我们回局里。”对方并不客气。

    “我去做个笔录,完成一个程序,小周,你跟老板说一声,我很快回来。”张长弓笑着对其他人笑笑,“中午吃炒年糕,谁去谁报名啊!”

    那个警察作了个请的手势,张长弓笑着往外走,他并不害怕,相反,还有些沾沾自喜。

    当他经过一个年轻人的身边时,才感觉有些异样,那年轻人正盯着墙上的优秀员工看着,当然,他里面有他的照片。

    “这就是那个海狼环保公社,”蒋晓云笑道,“还让人以为是一群人呢,其实就是这么一个人。”蒋晓云的意思岳文听懂了,这海狼真是其貌不扬,属于那种扔到人堆里找不出来那种。

    “这个倒霉孩子,”岳文笑道,“炒年糕恐怕要在里面吃了。”蒋晓云看看秦南区的同行,屋里七八个年轻人都已站了起来,这些人连同那个张长弓都要带回局里调查的。

    “他的这些行为能定罪吗?”蒋晓云不敢确定。

    “他散布这些谣言,如果造成严重后果,当然可以定罪,寻衅滋事罪。”岳文道,“但如果效果不严重,教育为主吧。唉,他只是个马前卒,看他一脸无所谓,还不知这事有多严重呢!”

    “那个不破不立,本名曲大伟,没有到公司上班,”一年轻干警走过来,“蒋所,是否采取行动,我们队长让我们听您指挥。”

    “先吃饭,”岳文越俎代庖道,“上午辛苦了,中午好好犒劳一下秦南区的兄弟们,我有个兄弟在区委办,让他请客,姜主任,呵呵,不错,还能听出兄弟来,到了你的地界了,中午也没有饭吃……”

    姜正明,在秦南区就象岳文在开发区一样,那年轻干警立马瞪大了眼睛。

    中午一点钟,秦南区一小区内。

    一个三十多岁的人走进小区大门,他喝了酒,脸色通红。

    这是一个有点前卫的人,嘴唇上面的胡子剃得溜光,下巴上的胡子留得长,就象电视剧《孝庄秘史》中那个多尔衮一样。

    “这小子挺潇洒!”岳文瞪大了眼睛,几个年轻的干警也笑了起来,一顿饭功夫,他们大致也了解了眼前这个大秘,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大秘亲自上阵,但对大秘不装逼的合群性格深感佩服。

    蒋晓云却别过脸去,因为这个人旁边是一个浓装艳抹的女人,踩着恨天高,跟在他后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