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 行下春风就有秋雨
    小伙子的目光在林荫脸上停留片刻,又在轮椅上一扫而过,脸色慢慢和蔼起来,“噢,为桃花岛核电站吧?你们的项目意见书已经收到,……嗯,材料你们带了吗?”

    岳文赶紧过去把材料放到桌上,小伙子却看看他们,“你们是?”

    “我们是开发区的,秦湾开发区。”岳文笑着替刘永刚介绍道。

    “省里的同志留下,其他人出去等候,”小伙子对待林荫一个态度,对待他们又是一个态度,国家部委的小伙子,

    可能刚刚参加工作,但却在高官、厅长跟前谈工作,那是常有的事。

    李启迪笑道,“处长,我们就在这里,有什么问题也好及时跟您汇报。”

    小伙子看看她,“我不是处长,你们,出去等着吧。”说完,就不再搭理他们。

    李启迪无奈地看看刘永刚,刘永刚也很无奈,进了人家的门只能听人家的话,李启迪刚挪动脚步,却发现,一转眼的功夫,推着轮椅的岳文不见了。

    可是,他们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脸笑呵呵的岳文提着两个垃圾筐回来了,原来是倒垃圾去了。

    他使个眼色,又走进办公室,扫地,抹桌子,倒水……象是个自来熟,又象个小跑堂。

    小伙子看看他,这种行为在争取项目时已经司空见惯,并不阻止。

    走廊里,刘永刚看着又有别的省份进门,自己站在走廊上,他一急躁声音就大起来,李启迪慌忙提醒他,刘永刚想了想又推门又进去了,小伙子低头看材料,再也没有说话。

    “林处,这里不对,……这里缺材料……”

    小伙子粗略地翻看着手里的材料,又抬头看看一脸为难的林荫,“程序就是这样,我们也没有办法!”

    “是秦湾的材料吗?”小伙子对座突然多了一个人,岳文正收拾着茶几上的卫生,一听到声音马上抬起头来。

    “贾处?”

    小伙子对面的也是一个小伙子,不过年岁略大一点,他惊异地看着岳文,“岳文?”

    “苍天大地,感谢你还能记得我!”岳文拿着抹布,直接上去抓住这个小伙子的手就摇起来。

    贾政平,是去年参加开发区研讨会时认识的,岳文把国家部委这些人的电话与qq都留下了,常联系,常拜访,不时寄点海产品过来,这“感情”就从没断过。

    “岳文”,贾政平很热情,“什么时候到的?快坐,把抹布放下!”

    刘永刚、李启迪、李志海都直愣愣地看着岳文与贾政平,沙发上坐着的其他省的同志也赶紧站起来,给岳文腾地方。

    岳文手中的抹布立马成了争抢对象,许多人的眼睛盯上了这块抹布,“刘主任,给!”

    刘永刚一愣,看看其它省的同志,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快速接了过来。

    他,可能有几十年没有擦过桌子了!

    “我来,刘主任。”李志海想抢着把抹布抢过去,可是那个小伙子又发话了,“地、县的的同志请到外面等候。”

    刘永刚看看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水的岳文,推开了李志海的手,他不想到走廊上,宁愿留在这间办公室里。

    岳文忙笑着介绍道,“这是我们市发改委的刘主任。”

    刘永刚忙灿烂地笑起来,抹布已从右手转到左手,就等着握手了,可是贾政平只是看看他,又把目光转回到岳文身上,“哪里都有老同志,经验丰富……”

    他坐着纹丝没动,刘永刚只好讪讪地收回了手,得,继续抹桌子吧。

    经验丰富的老同志打扫卫生,小年轻却坐在沙发上唠嗑,林荫与李启迪互相看看,都没有说话。

    “这一年多没见了吧,我对你印象很深,对了,你不是服务领导吗,怎么过来跑核电项目了?”

    “区里成立电筹办,我主持工作,但两头忙,还在工委办侍候领导。”岳文笑道,似乎很羞涩,很不好意思被提拔。

    贾政平感叹道,“地方到底是比部委提拔得快,秦湾是副部级城市吧,你们开发区是正厅,……”他没有再往下说,“平时到京城来你还知道过来看看我,怎么到了发改委了连个招呼也不打?”

    “知道你忙,我本来想办完事再去看你!”岳文笑得很腼腆,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这表情,林荫没看见过,李启迪没看见过,这人,还会这样笑?!

    刘永刚瞪着他,手上用力擦着茶几,却不小心碰翻了一摞材料,小伙子马上看向这里,慌得刘永刚红着脸从地上捡着材料。

    “碰到你就好了,材料,你看看,”岳文不避讳,避讳什么?工作不都是这么做下来的吗?“该补就补,该重新回炉我们就拿回去!”

    他看看对面那个小伙子,小伙子也看着他,脸色却比刚才好多了,至少能看到笑模笑样了,“这是正常程序……”

    贾政平却打断他,笑着站起来,岳文也站起来,跟在他后面往外走去,“这里你不需担心,现在全国其它省份都是力争进入国家的大盘子,你们已经走在前面,我会尽快把意见书报给处长。”

    “那太感谢了,相请不如偶遇,晚上……”

    “这阵子太忙,等你走的时候,我给你送行。”贾政平笑道。

    岳文明白,他的意思是等事情完事,再一起放松。

    ………………………………

    ………………………………

    “真没想到,今天这样顺利,”林荫刚出了发改委大楼,就高兴道,“贾政平,我与他打过几次交道,很认真的一个人,今天,不容易。”

    李启迪笑道,“小岳今天,厉害了,你不知道,多少人到了这个办公室,能进去说话就不错了,还想有个座?你天比厅长都厉害!”

    李志海看看沉着脸的刘永刚,只是朝岳文笑笑,没有说话。

    “我也没想到今天就遇到熟人了,他以前不在这个司,”岳文笑道,“可能是今年刚调整的吧,我也不好意思啊,外省那么多领导都站着,我一人坐着,我屁股都快点着了!”

    “这也是缘份!嗯,今年发改委的秘书长调整了,各司都有调整,……”李启迪笑着接过话去。

    “缘份哪!”岳文学着范伟的腔调说道,林荫也笑了,可是她马上止住笑,“刘主任,下面就到了处长这一层了,”林荫笑道,“卫绍远,在发改委也是很特殊的一个人,至今还骑着自行车上下班呢。”

    刘永刚的脸上终于看到了笑容,“我也听说过,项目经过他的手都得扒层皮,没办法,”他有意无意看看岳文,“一步一步往下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