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还是借刀
    “许多案子你不知道,别看你现在侍候廖书记……”阮成钢喝了点酒,笑得很“纯真”,他笑着脱掉了泳裤,摘掉泳帽和泳镜,露出一身精肉,“扑通”一声,直接跳进水里,他在水里扑腾了两下,又从水里抬起头来,“俺也逆游一把纯真年代!”

    “哎,老阮,不错啊,干了半年局长,六块腹肌一块没少,”岳文同样也脱得赤条条的,自豪地拍拍腹部,又转过身去,夸张地做了几个健美动作,“扑通”一声,游泳池里又掀起了浪花。

    阮成钢气恼地一抹脸上的水珠,顺手撩了一把水摔了过去,岳文却吡笑着张开了双臂,“来,学邱吉尔与罗斯福,我们也拥抱一下,大英帝国的首相对你这个美国总统是毫无保留啊!不,我说错了,你不是总统,你是老二!”

    空旷的游泳馆里,响起岳文肆意的大笑。

    “你才是老二!我在交城都听说了,现在开发区都叫你二掌柜!”阮成钢反驳道。

    “特么地,这是哪个彪子背后不盼着我好!”岳文骂道,旋即又笑了,“霍达才是老二,霍老二,你才是老二,阮老二。”他吡笑看看阮成钢下面,一个猛子扎进水里,象鱼一样游了个来回,又回到阮成钢身旁。

    这并不是一个好称呼,语言是可以杀人的,无形之中杀人。

    “二掌柜的怎么了,从另一方面,说明大家认可你,也说明廖掌柜的看中你……刚才高明打电话了,持枪的人你猜是哪里的?”阮成钢正色道,一说案子他就兴奋。

    “不是我们开发区的吧,听口音不象。”岳文笑道,“旁边那个人我认识,就是金鸡岭的二刚,以前是村里的屠户。”

    “以前杀猪,现在开矿,他现在跟着祝家兄弟混,祝明阳过年的时候不是进去了吗,现在还没出来,祝家老二祝明亮现在挑大梁。”阮成钢在水中轻轻轻舒展着手臂,“金鸡岭出来的人与施忠孝都是血仇,祝明亮现在与施忠孝斗得厉害。”

    “噢?”

    一听到施忠孝,岳文马上竖起了耳朵,当年这个在芙蓉街道、在开发区不可一世的人物,是他与阮成钢亲自送进监狱的。

    “祝家以前在琅琊街上就是老大,整个姑娘岭的金矿全是他们在经营,腊月二十八一场事故,把矿洞都给他们封死了,”阮成钢好象在述说着并不遥远的事情,“现在姑娘岭上不能挖了,他们都一股脑地跑到交城了。”

    “他们该怎么挖还是怎么挖,”岳文不屑道,“不过不如以前明目张胆了,开两个矿洞还是有的。”

    “施忠孝保外就医,就算出狱吧,……他从金鸡岭到了交城,现在祝明亮也想到交城,再加上琅琊街道除了桃花岛和琅琊水库外围的金矿,两人争得厉害!”

    “这都是真金白银,”从金鸡岭走出来,岳文很理解这些人,“一天挣得比有的人一辈子挣得还多!”

    阮成钢看看他,“现在两人都想当老大,都想一统江湖,千秋万代……”

    岳文一下笑了,“我靠,他们以为他们是东方不败吗?那我就是令狐冲!专干东方不败!”

    阮成钢也笑了,今晚的枪击案真是太及时了!让岳文看到了这些人的猖獗,“你就是令狐冲!孙健一不是说过吗?”阮成钢一拍水面,溅起一团水花。

    “在我印象里,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好鸟,施忠孝估计弄死我的心都有,祝明亮,我赏过他一巴掌,”岳文吡笑道,“这些渣子就不应该留在开发区。”

    “你什么意思?”阮成钢不乐意了,“交城也不是藏污纳垢的地方。”

    “嘿,我忘了,忘了谁是交城公安局长了,”岳文笑道,“你说,他们俩,将来谁能弄死谁?”看殡的不怕殡大,岳文大有坐山观虎斗的意思。

    “祝家兄弟在姑娘岭上经营多年,你要说背后没有人,鬼都不相信!”阮成钢道,“施忠孝,据说跟温……走得很近。”温,虽然阮成钢不明说,岳文也知道是指温起武。

    阮成钢一眼不眨地盯着岳文,任身体在水里浮浮沉沉,“祝家兄弟在上面也有人!”

    “是庞金光?”岳文笑道。

    “不是,是杜**。”

    “怎么可能,祝明亮指着杜**鼻子骂。”这一幕是在琅琊街道开现场会时岳文亲眼所见,还有,龙王庙村民包围了中核电专家的车,扣下了设备,祝明亮仍然不给杜**面子。

    “这里面有猫腻,杜**与庞金光关系并不好,这是作戏。”阮成钢似乎喝得很多,趴在了池子边上,“晓云这半年没少下功夫。”

    岳文一凛,拳头砸在水面上,溅起无数水花……

    他猛地想起以前在沈南时陈江平也说过类似的话。

    ——“杜**,不象看到的那样!”

    ——“琊街道桃花岛成为几方博弈的地方,但第一枪怕是在这里打响。”

    “二哥,就一个杜**罩着他们,姑娘岭上的金矿也不可能做到这个程度。”岳文猛地又想起陈江平的话,让他瞅空找祝明星谈谈,可是他一直没倒出空来,也早抛到脑后了,但以祝明星的能力,根本罩不到琅琊街道。

    他酒喝了不少,可是脑子仍然好用,阮成钢已是交城的公安局长,他对自己说这话,是闲聊吗?

    蒋晓云到了琅琊街道任派出所长,高明任刑警队长,……对了,去年两人还在芙蓉街道的时候,就往琅琊街道跑得厉害,现在,……他疑惑地看看阮成钢。

    阮成钢点燃烟斗,“杜**的能力多大,我清楚,祝家老三祝明星,我对他印象不错,他也能力有限。”

    阮成钢的意思很明显了,祝家上面除了杜**以外还有人。

    阮成钢象猜透了岳文的心思,“不瞒你说,这半年晓云没有闲着,一直在调查,她现在虽然是派出所长,但仍然是正科级侦查员。”

    “龙王庙核电专家被围,谁往省里打的电话?姑娘岭腊月二十八的事故谁报的案?那个大傻到底是谁?你那场车祸真凶在哪里……这后面有黑手。”阮成钢看看岳文,“还不只一只!!!”

    岳文沉默了,立秋了,池子里的水很凉,他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

    这样兄弟式谈话,在阮成钢没有去交城之前,几乎每周都有,当车子从游泳馆开出来,把岳文送回宿舍,坐在车上的阮成钢突然清醒了,他一改刚才岳文面前懒散的坐姿,挺胸抬头,双眼如矩。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跟他谈了?”电话很快接通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谈了,廖书记很正派,小岳为人也很正派,我们以前在金鸡岭合作过,廖书记现在也很看重他的意见,影响到桃花岛核电,廖书记不会坐视不管。”

    “这个案子已经到了省政法委和省高检,中央政法委和最高检也很关注,”对方道,“把你调到交城就是想把这个案子彻底查清,把黑恶势力一次扫清,……要争取廖湘汀支持,从开发区打开缺口……”

    阮成钢默默把电话挂了,从警二十多年,他第一次感觉到如此沉重。

    交城就象一张大网,网住了他,也困住了他的手脚。

    他要——借刀,把这钢网铁幕砍开一个缺口,就象当年在金鸡岭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