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远水能解近渴
    岳文好不好说话,杜**不知道,可是不到一周,准确地说,三天半时间,杜**就知道了,霍达不好说话。

    当天下午,区管委主任办公会紧急召开,霍达、蒋胜等在家的管委主任出席,专门研究全区金矿两清事宜,总结工作,部署下一步工作。

    霍达黑着脸把琅琊街道一通数落,杜**想解释,可是解释一句,却召来霍达更猛烈的炮火,他只有低着头不断在本子上记着,写着,可是到底写了什么记了什么只有他自己看得明白。

    岳文作为电筹办主任,接到管委办公室通知,也列席了这次会议。

    在他印象中,自打霍达进入开发区工作以来,对工委的要求一向是不折不扣地落实,霍达并没有提出自己的思路,当有人提到管委应该有个工作思路的时候,立马让霍达揪住劈头盖脸地训了一顿。

    “我与廖书记在交城搭班子就是这样,市委的思路就是市政府的思路,工委的思路就是管委的思路……”

    当过一把手的人这样没有个性?岳文是不信的,大伪似真,大奸似忠,王莽没有篡汉之前谁不说他是五好青年?

    对这次紧急召开的会议,廖湘汀依旧没有任何表态。

    岳文看着霍达打着手势慷慨激昂地讲着,再看看出席会议的朱弘毅,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

    “嗯,清理来清理去,清理到最后死了两个人,嗯,要不是中华黄金集团打报告给省里、给市里,郑市长亲自给我打电话,我还蒙在鼓里,廖书记还蒙在鼓里,……琅琊街道还有公安局,你们想干什么?”霍达一拍桌子,脸上皱纹纵横,气势汹涌,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十八户死了两个人,他不可能不知道,机关里不泛打小报告的人,领导连谁家里跟老婆打架了都知道,何况这种事。

    这种事就象皇帝的新衣,没人去戳破。

    霍达一扬手里的文件,“这是中华黄金打给省里的报告,《关于盗采分子非法进入我公司十八户探矿权区域进行非法开采的报告》,”霍达念道,“2005年1月至2005年9月这半年多的时间里,超过1.6万吨黄金矿石被非法开采……。”

    岳文心里一惊,他数学不好,但拿笔在笔记本上一算,结果还是让他震惊。

    1.6万吨黄金矿石意味着什么?一般黄金矿石的金品位在3.21至49.34之间,简单说,即一吨黄金矿石出金量在3.21克至49.34克之间。如果金品位取平均值,即使是按照当时最保守的300元/克的价格计算,价值就已经过亿。

    特么地,我一个月二千块钱的工资,不敢腐也不想腐,我挣一个亿,得几辈子啊!

    “十八户村一家当地私营金矿企业的工人,同样通过地下巷道,打通了交矿所属的探矿工作面,在地下越界600米进行非法开采……”霍达抬起头,严厉地扫视了一眼会场,“另两家私营金矿为争夺非法开采面,在矿井下大打出手,当场造成两人死亡……

    ……恳请省市区各级政府及相关部门高度重视,采取强硬措施,依法打击非法越界行为……”

    霍达的鼻子又红了,他啪地把中华黄金的报告拍在桌子上,又拿起一份报纸来,“《山海晚报》也跟进了,嗯,这个年轻人是谁,记者采访时叼着烟,这是什么姿态,”他严厉地看看杜**,一拍桌子,“以后我们的干部接受采访要培训,这是什么形象,净给开发区丢脸!”

    晚报岳文已经读过,接受采访的人正是阎挺,估计现在也后悔得很,出这个风头干嘛!

    “公安局、国土局、安监局、……琅琊街道要马上采取行动,切实按照工委的要求,按照廖书记的要求,扎扎实实做好两清工作,琅琊水库和桃花岛周围绝不允许再发生盗挖金矿事件,”霍达布置道,“命案必破,对盗挖金矿的犯罪分子要真正形成高压态势,……”

    会议开到了快下班,等霍达走出会议室,杜**却走到岳文跟前,“岳主任,晚上有事没有,……”

    岳文也亲热地拉着杜**走以了后面,“杜主任,这事我尽力了。”

    “我知道,我知道,阎挺都跟我汇报了,交矿报上去,省里压下来,谁也挡不住,”杜**道,态度异常亲热,“晚上在一块坐坐,多少日子没在一块坐下了。”

    “好,那你安排。”岳文欣然答应。

    ……………………………

    ……………………………

    不得不说,霍达干工作还是雷厉风行的。

    公安局迅速拟定了一个方案报到管委,政法高官周平安签定后,霍达在上面作了批示,大体意思就是要力保桃花岛核电站不受干扰,创造一个良好的营商环境,加大打击盗采金矿的力度……

    文件最后报到廖湘汀那里,廖湘汀只在自己名字上圈了个圈,拉下来写上日子,但岳文仔细瞅了瞅,那笔锋很凌厉,气势也很凌厉,但他想不透廖湘汀现在在想什么。

    当天下午,几乎是文件在批阅的同时,十八户矿下斗殴的两帮人都被抓捕归案。

    大灰狼是从妹妹家被带走的,而二刚则是从骊都直接被押上警车。

    他们进去,最担心的是父母妻儿。

    黑八与郎建萍来到岳文办公室,岳文也没有答应他们,只是给陶沙打了电话,现在陶沙出面是正经的,也比他管用。

    可是,他没想到,胡开岭开着车拉二刚的爹也来工委,七十多岁的人一进办公室就给岳文跪下了。

    知子莫如父,儿子在外面干了什么,当父亲的恐怕不是一无所知。

    “岳书记,”老头仍沿续着在金鸡岭时对岳文的称呼,“二刚当年在金鸡岭的时候,就是你保了他一条命,这次你还得救救他……”老头涕泪横流,让岳文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杀人罪不是说帮就能帮得了的,他实在不忍拒绝,但也无能为力,只能宽慰,“我尽力,我尽力,您快起来,这是在办公室,这样不好……”

    胡开岭也帮着岳文把老头拉起来,看老头流着泪期盼地盯着自己,岳文叹口气拿起手机打给高明,“我,岳文,琅琊街道有个叫二刚的……”高明说了一句话,他立时惊得从座位上站起来,“好,好,我知道了,好,谢谢你啊。”

    放下电话,他努力平抑着自己的情绪,喝了几口水才看着一脸期盼的二刚爹,“老叔,二刚没有事,出来了,你放心吧。”

    “扑通——”

    二刚爹又一下跪倒在地上……

    好不容易把千恩万谢的二刚爹送走,岳文的脸也阴下来,刚才高明说了,二刚有不在现场的证据,就是大灰狼等人没拒绝指认二刚在现场,至于杀人嘛,有一个小混混自愿顶罪!

    特么地,邪了门了!

    很快,黑八也打来电话,照例也是千恩万谢,大灰狼也出来了。

    岳文连问也不用问,肯定也有不在现场的证据。

    大灰狼,那天中午可是当着自己的面儿亲自承认的,那谁在现场,就一帮小喽啰?

    几天前还大打出手你死我活的两帮人,现在转眼间同船共度,共度时艰了?

    我靠!

    电话无声地又亮起来,阮成钢三个字不断在手机上跳动着。

    “兄弟,你太阴了吧,”阮成钢嘴里说着,可是那笑意隔着电话都能听到,“交矿给省里打的报告是你授意的吧?别跟我说你什么没干啊,交矿在金鸡岭上还有金矿……这倒好,朱弘毅和杜**两个傻缺还得感谢你,谢谢啊……”

    阮成钢学着范伟的口气,岳文没乐,他自己先乐了。

    “交矿不上报,区里也不会重视,”岳文心里还有一丝不安,他本是让冯志平给市里报告一下,没想到数额太大,竟报到省里,如果这事传到廖湘汀耳朵里,……“对了,二哥,今天大灰狼与二刚出来了,能把事情做到这一步的人,能量不小……”

    “我听说了,”阮成道道,“我去查,这个人,也是我要查的,杜**就是一街道主任,他没有这么大能量,施忠孝这边不用说了,祝家肯定在上面还有人。”

    “特么地,最有意思的是,现在大灰狼保二刚,二刚也保大灰狼。”岳文骂了句,太特么地匪夷所思了。

    “只要找到背后的人,这些事不难知晓,”阮成钢很遥信心,“听说霍达想在开发区打黑,做了个方案,让公安局报给廖书记,……这是廖书记的意思?”

    “我不知道,”岳文又一惊,开发区的一动一静,阮成钢比他知道得还早,“不过,文件报上来,廖书记没有批示,只是圈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